第41节 居然有人要我作师傅

“你……你……”失去太刀的武士也看到了我,指着我“你~”了半天就是没有下文……

瞧见武士激动地通红的脸孔,我身边的帽子武士直接就“唰!”一声抽出了太刀,架到了我的脖子上,“师兄,到底怎么回事?”

“你……你……”武士又结巴了好半天,才终于接上话来,“你这个小鬼,快把川刀还给我……”

他说的不会是上次被我抢走的太刀吧,原来是叫作‘川刀’啊,还真是不怎么好听的说……

“什么?”帽子武士的刀锋几乎碰到我的喉咙了,“就是这小鬼抢走了师兄的川刀?”

也不管脖子上的太刀如何接近,我拿出那把所谓的‘川刀’来,直接就扔到了地上,“是这东西吗?拿去快点离开!”

武士慌忙把太刀从地上捡了起来,“呼……终于拿回你了……”,那感觉就跟拾到了金子差不多……

我有点不明白了,虽然那把太刀是蛮锋利没错,可也不用紧张成这个样子吧,还专程跑来要回去,真是小气……

“小鬼,竟敢盗窃我们流派的镇派之宝,你去死吧……”帽子武士的双手使劲一握,作势就要把我的脑袋砍下来……

等等,什么叫盗窃啊,我可是真刀真枪夺过来滴,你说我是小偷简直就是侮辱我,怎么也要说成强盗啊……(作者:反正都不是好人,你就凑呼一下吧。)

“住手!”一声大喝传来,豁然是得回川刀,正爱不释手着的武士。

“哈?”正准备有所行动的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声救我,只见他走了过来,拉开他师弟的手臂,“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川枫一刀流应该算是尊师重道的流派,那帽子武士虽然不是很情愿,眼神中也充满了怀疑,但还是乖乖的把太刀放了下来,顿时我脖子上是一片轻松……

“高人,求求你收我为徒吧!”武士忽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完全没有一点师兄和大哥的形象,惊得帽子武士和那些黑社会们都手足无措起来。

“师兄,你……你……”帽子武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最最尊敬的师兄,居然会跪在一个小鬼面前。

这是演的哪一出啊,这个武士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啊……

不过他刚才叫我高人呢,听起来蛮爽滴,嘿嘿……

原来武士和他师弟分别是川枫一刀流的第一,二弟子,不过这个流派好象没落到只剩他们两个了,他们现在无时无刻都是在以复兴流派为己任……

原来是只有两个人的流派,难怪我听都没听过,根本就有等于无嘛……

他们俩的师傅在嗝屁的时候,只留下了两把武士刀给他们,他们两人拿着这两把刀,照着流派的秘籍一直修炼,但由于没有师傅的正确指点,所以资质平庸的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大的进展……

“等一下下,你们复兴流派,跟拜我为师有什么关系啊?”虽然我很想得到那本剑术要决,但是我对剑术的认识不外呼就是那一招拷贝来的绝技,就是连‘封印之书’上的剑术还看得是一知半解,我可不明白自己能教他们些什么……

再说那个绝技两人本来就会嘛,只是火候和熟练不行,这个可是要经年累月的去练滴,我可教不来……

“师傅,你一定要收下我,洗衣,烧饭,能挑能抗,我可是样样都在行的……”说出了流派的血泪史,那武士竟然动容的哭了起来,看他的样子这么粗矿,还真不像感情这么丰富滴人啊……

“嗯……还是算了吧……我对剑术真的是一窍不通啊……”我实话实说,不然真让他缠上了我,对我的形象真的是有影响的说……

试想一下,一个英俊潇洒帅气拉风的少年,后面跟一个粗矿线条,赤身露体,还满身刀疤的通缉犯造型的武士,那会是什么感觉……

不用说,一定是把我看成恐怖分子,这要放到现实世界肯定被警察抓去盘问了……

“如果师傅不答应的话,我就长跪不起!”武士看到我坚定的态度之后,更加坚定的跪着。

汗,长跪不起似乎成为拜师不成的人,必杀的武器了,不过这招会对我管用吗?

“呵呵,你慢慢跪啊,我继续睡觉去了……”说完也不管众人异常的眼光,径直回楼上的房间去了。

我一走,帽子武士就赶忙过去想要搀起他的师兄,可是那个武士就是死跪在地上,三四个人也拉不起他,真是够倔滴……

哈,真是作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想拜我这个小鬼为师,被人当成高人的感觉真的蛮爽滴,要不是那武士长滴太丑……(作者:汗,你这是以貌取人,你是选徒弟还是选美啊!)

楼上的房间是小樱住着的,女孩子的房间果然是味道很好,竟然会有淡淡的香气传来,真是让人一进来就不想再出去。

正想从窗户看看外面,那些人走了没有,房间门就“咚!”“咚!”得响了起来,“宇智波先生,请把门开一下!”

听声音是属于帽子武士的,“什么事?”

“请您老人家收我们师兄弟为徒!”我彻底的眩晕了,一个师兄不够,又来了一个师弟,拜师还拜地这么有阵容……

真不知道这个看似还很精明的师弟,怎么这么快就加入他师兄的队伍了,我一把将门推开,门口豁然站着帽子武士。

见到我出来,帽子武士也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傅如果不答应,我就不会起身!”

“天啊,你们两师兄弟作什么啊?继续你们高利贷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不好吗?我实在是教不了你们啊……”我完全是苦笑不得,这两个家伙怎么都来这招……

“高利贷是很有前途没错,可是我们的老板心太黑了,压榨劳工,偷税漏税,杀人放火,诱拐80岁的老太太,这种事情他都整天逼着我们去干……”帽子武士也是说哭就哭,这两师兄弟不去作演员真是浪费人才了……

“师傅啊,我们真的受不了啦,您老人家就收下我们吧!”楼下的师兄大概听到了楼上的声音,也迎合的呼喊道……

“停……停!再喊下去你们就该把狼招来了……”这两人的喊叫把早晨清爽的感觉破坏得一干二净,“说了半天,你们的老板到底是谁啊?”

“那个家伙在这一带很出名……”觉得我言语中似乎有松动的意味,帽子武士连老板都不叫了,“他的名字叫卡多……”

卡多?那个要干掉达兹纳的家伙不就是叫卡多吗?似乎是什么走私军火,贩卖毒品,勾引妇女的坏蛋……

我说这两个武士这么眼熟,这不就是卡多手下那两个总喜欢拿刀砍人的武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