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救人!司徒情首次“战斗”

在教司徒傲“九阳神功”时,司徒情自然也将这“九阳神功”从头到位研究了一遍。不过这几日他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九阳神功”到底是佛家的武功还是道家的武功啊!一直以来,因为“九阳神功”是在少林得到的,所以司徒情一直以为那是佛家的武功。后来司徒情抵挡不了逍遥派武功的诱惑,最终选择了逍遥派的武功。本以为就此与“九阳神功”无缘了,因为他可不想像鸠摩智一样,道家佛家一起练,最后走火入魔。没想到这次细细研究起来,发现“九阳神功”更像道家的武功。算了,还是最后确定了再练吧!

在随后的日子里,司徒情一边教导司徒傲,一边教导他其他的知识,他可不想自己逍遥派的弟子是只会斗狠的莽夫。

而日子在两人的努力学习下,过得也很快。现在司徒情已经五岁了,而司徒傲也六岁了。两人也因为习武的关系,比一般的小孩搞一些,健康一些。在这两年里,司徒情的“北溟神功”跟小无相功都已近大成,不过却也都遇到了瓶颈。如果能够突破这层瓶颈,司徒情的两样神功便可大成,无法突破的话,那他就只能停在这一步了。司徒傲的“九阳神功”也练到了第三卷。

同时在这两年里,司徒情还让他老爹请人来教导他琴棋书画、茶道、星象等各类杂学。原来逍遥派的弟子可都是全才,看看苏星河手下的那八个弟子就知道,不过他们资质有限,学到了师父的那些杂学,却没有学好逍遥派的武功。司徒情可曾立志要全面振兴逍遥派,所以这些杂学也还是要学的,他也不求自己样样精通,只要样样都会就可以了。不过这些司徒傲并没有跟他学,司徒情是像等司徒傲武功大成或也像他遇到瓶颈时再教他。若他遇到了瓶颈,司徒情正好可以用这些来分散他的注意力,免得他强行突破,弄不好会丢了小命的。对此司徒情可是很看得开,反正他们都还小,就算没有什么机遇,只要他们一直坚持不懈的修炼,也是能够突破瓶颈的。

这日,司徒情带着司徒傲,正在街上闲逛,不过后面还跟着两个镖师。他的父母对他这个儿子可是宝贝的不得了,加上司徒情有很争气,小小年纪琴棋书画刚刚精通,这可就跟不得了了。只要司徒情一出门,不管去哪,后面都有镖师跟着。

这几日因为武功遇到了瓶颈,司徒情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其他的地方,他可知道如果不能静下心来,可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所以除了每天规定的打坐之外,司徒情没事就来街上走走,帮那些穷人看看病什么的。毕竟他学了那么久的医术,还没有实习过呢!不过没有十足把握,司徒情也是不会给别人看病的,毕竟那可是一条人命。不过就算如此,司徒情这几日在这个镇上也是大大的出名了。现在大家都知道司徒镖局的小少爷是个大大的好人,而且还是个神童,小小年纪医术就很高明,还常常帮助那些没钱看病的穷人。不过不知道如果让这些人知道司徒情只是在实习会怎么样。

司徒情本想在街上逛逛,看看还有没有病人让他看病。不过随后他便被前面的一群人给吸引了,以司徒情现在的功力,随他那群人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还是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最好还是老实点,老子给了你们钱了,你们就应该跟着老子走。老子对你们那个病鬼老爹可没有兴趣。”

接着就听到两个小女孩哭哭啼啼的说道:“我们之前就说了,我们卖给你为奴,你给我们钱,让我们带我爹爹看病的。”

“谁管你那病鬼老爹啊!我钱也给了你们了,你们以后就跟着我。这么漂亮的两个小女孩,长大了绝对是个大美人,谁舍得让你们为奴啊!等你们长大以后给老子做个小妾也不错,这么漂亮、又长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还真是少见。”

听到这里如果司徒情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那他就算是白活了,真没想到古代也有萝莉控。走到人群中,只见一个背着大刀的大汉,正拉着两个大约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向外走。不过不得不说这两个小女孩长的真的很漂亮,而且一模一样。在他们身后的墙角那有个老头倒在地上,想来就是那对双胞胎的爹爹了。

本来司徒情还以为又是那个富家子在欺负老百姓的,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个江湖中人。眼珠子一转,司徒情有了一个想法。微微一笑,司徒情来到那个大汉的身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那人回到看到司徒情,觉得很意外,却也很不耐,说道:“小鬼,滚远一点,小心老子杀了你。”

听到那人的话,司徒情心中一怒,不过他很快就忍了下来,就连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还装出了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不过司徒傲跟那两个镖师,还有那些围观的百姓都很生气,还有很多人在那叫嚷着要那大汉跟司徒情道歉。毕竟司徒情现在在当地也是很有善名的。

司徒情装做很害怕,唯唯诺诺的说道:“那边有个人找你,让我来告诉你。”

因为司徒情说的太小声了,那大汉没有挺清楚,虽然对这些百姓他不放在心上,但是还是不像惹麻烦。无奈的放下那两个小女孩,弯下腰来,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边。”

司徒情等的就是现在,微微一笑,不过他现在的笑容有些阴险、残忍,在以前他还是黑社会老大时,只有在他杀人时他才会这么笑。走进那个大汉,说道:“我刚刚说,你可以去死了。”说完,捉住那大汉的手,那大汉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被手上传来的吸力吸走,吓得他想要大叫却叫不出来。

现在司徒情的“北溟神功”都以练成,不管身体什么地方都可吸人内力。虽然刚一见面司徒情就知道那大汉在江湖也不过是个二流人物,但练功这么久以来,司徒情还没有吸过人的内力,所以便想要那他做个试验。想那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而且说出的那些话,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杀了他也就杀了。

在吸光那人的内力后,司徒情有穿过一丝的内力,将那人的所有经脉震碎。那大汉倒在地上,就这么死了。而司徒情立刻运起“北溟神功”将那内力同化,原本的瓶颈也有了一丝松动,但是那人的内力太少,对司徒情还是没有什么很大的帮助。

众人见那大汉倒地不起,有很奇怪,两个小女孩也被吓得躲在了他们爹爹身旁。这时有些胆大的人来到那个大汉身边,想要看他怎么了。这一看不要紧,既然发现那人死了,吓得那些人都大叫了起来。这一有人大叫“死人了”,一时间围观的人更多了。这让司徒情很是无奈,本以为大家见到死人了都会躲得远远地,那曾想过会像现在这样人越来越多啊!

司徒情刚想要给那两个小女孩的父亲诊治,就见一群人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司徒情见那群人所穿的衣服就只是捕快来了,而带头之人司徒情也曾见过,姓刑,是个捕头,大家都叫他邢捕头,到是跟“武林外传”中的邢捕头同一称呼。不过一见这些人来,司徒情刚刚的好心情全部被他们给破坏了。没办法,谁让他在未穿越前是黑社会的老大呢!

邢捕头一来这里就开始打官腔,说道:“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另一边立刻就有捕快开始像围观的百姓问话。不一会儿,就有人回到了邢捕头身边,告诉了他怎么回事。

这邢捕头一听就立刻头疼了起来,心里想到:“怎么这事跟司徒家的小少爷扯上关系了。”这司徒情家可都是武林人士,平日里高来高去的,连县令都不敢招惹他们。这可如何是好啊?不过,他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例行的问话还是要有的。想到这里邢捕头来到司徒情身边,问道:“死者临死前只有你跟他有所接触,那时都发生了什么事?”

对这事司徒情自然早就想好了办法,只见他双眼含泪,小声说道:“我——我——我不知道。”说完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那边邢捕头可就愣了,立刻就开始哄。又是小祖宗,又是小少爷的叫着。那个邢捕头虽然平时里开着人模人样的,不过却胆小的很。见司徒情不哭了,立刻带着人抬着尸体就走了。至于那个大汉的死因,随便编一个就好了,江湖仇杀,或是突然病发都可以,他可不敢为了一个死人得罪司徒家。

见该走的人都走了以后,司徒情来到那两个小女孩的父亲身边,先是给他把了把脉,见他没有什么大病,也就发下心来了。做了几天的大夫,到时让他这个黑社会老大有了一丝的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了。给他扎了几针后,那人也醒了过来了。在听了那两个小女孩的话后,那人就像要给司徒情磕头,不过却被司徒情拦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