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那人就给司徒情等人讲了一个极其老套的故事。那男的名叫:冯若文,是个读书人,本想在家中苦读诗书,日后考取功名。但不想有日一对蒙古兵来到他们的小村庄,见人就杀。他们家中本有一个小密室,本来是用来储藏食物的,没想到这次他们父女三人却是靠着这个密室活了下来。不过那是那两人小女孩的母亲却因有事外出,在回来的路上,被蒙古兵杀死了。

当他们从密室中出来后,发现家里被翻乱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村里的人也都被杀死了,就只剩下他们这三个活人了。他们知道这个村子是再也待不下去了,找到那两个小女孩母亲的尸体将其埋葬后,就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还好那男的身上还有些钱,三人一路上省吃俭用的来到这里投靠他人。却没想亲戚早就不在了,那男的一路上要照顾女儿,又思念妻子,他本是读书人,那里做过重活,终于在这里病倒了。身上的钱早就用的差不多了,这一看病,就把剩下的钱都用光了,可他的病却没有好。后来他一连昏迷了好几天,他的两个女儿也极为孝顺,见父亲如此就想要卖身为奴,给父亲看病,结果就发生了刚刚司徒情等人看到的事情。

司徒情听到他们的话,也觉得这对父女极为可怜,而且这对双胞胎也很是孝顺。当下便带着他们回到家中,开了一张药方,让下人煎药去了,自己则带着司徒傲去父母那里。

毕竟突然带了三个人回来,怎么也要跟自己的老爹打个招呼啊!最后司徒情将他们安排在自己的小院里,嘿嘿——这可是司徒情早就计划好了的。早就知道这些古人最重义气、恩情什么的,司徒情见那个冯若文一脸的正气,就知此人必是极重恩情、义气之人。现在司徒情毕竟还小,很多事情他都不好出面去做,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可是信任的人,而这时正好让他遇到了冯若文。

让人收拾了两个房间,让冯若文跟他的两个女儿住下。这时司徒情也知道了那两个小女孩的名字,姐姐叫做冯雅欣,妹妹叫做冯雅诺,今年五岁。让司徒傲陪着他们熟悉一下环境,司徒情自己则回房间去了。

今日在街上,司徒情吸了那人的内力后,感觉到原来的瓶颈竟然有了一些松动。所以他回到家中,将所有事情安排好后就立刻回到房内练功。

可惜虽然早上在街上的时候感觉到瓶颈有些松动,但是回来后,不管司徒情如果修炼都无法突破瓶颈。他遇到这瓶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开始是他也没有在意,只想自己现在还小,以后有的是时间可是突破,而且现在距离神雕开启的日子还有好几年,所以开始时也不着急。可没曾想这几日司徒情越来越烦躁,有时更时无法静下心来练功。司徒情知道如果再无法突破这层瓶颈很有可能就会因此而生出心魔,到那时走火入魔,就算侥幸不死也会终身残废的。思来想去,司徒情终于决定,修炼“九阳神功”。

这两年来,司徒情一直不敢修练这“九阳神功”,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确定这“九阳神功”到底是佛家的武功,还是道家的武功。

当年张三丰以部分“九阳神功”创出武当九阳功,建立起了武当派。而少林也有少林九阳功,这可将司徒情给搞晕了。“难道这九阳神功既是道家的,也是佛家的?”晕了,不管了,管它道家还是佛家,就算佛家又能怎样,老子现在心魔都快有了,到最后一样会走火入魔,早入魔晚入魔都一样,我还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当下司徒情回忆起了整篇“九阳神功”,便从第一卷开始练起。

其实司徒情本不需要在意这些,他体内有北溟真气,北溟真气可以同化世间一切真气,这九阳真气自然也不在话下。北溟神功可吸他人内力为己用,如果北溟真气没有着同化的作用,你只要吸了他人的内力,多种内力在你体内乱闯,一会就让你爆体而亡了。就想当年段誉一般,只学会了如何吸人内力,却不知要将他们同化。

司徒情已修练三年的“北溟神功”跟“小无相功”,他本就是以一口先天之气修练,加上他资质极好,修练的有时天下一等一的神功。所以他现在虽然只有五岁,但一身内力已经相当的深厚,所以练起就“九阳神功”来也很是容易。不到半刻钟,第一卷就练成了。后来司徒情也停顿继续练起了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直到司徒情觉得无法再有突破了才停了下来。

“九阳神功”本就四卷,没想到司徒情竟然一口气练到了第四卷,还差一点司徒情的“九阳神功”就能大成了。而司徒情原有的那层瓶颈也都已经突破了,对此司徒情自然很是高兴。可他一睁开眼睛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只见自己老爹、母亲、傲、冯若文、还有冯家的那两个小丫头都在自己的房内。母亲见自己睁开了眼睛,立刻抱住自己,哭道:“我的儿啊,你可吓死娘了!”

而后才从老爹那里知道自己已经入定三天了。这下可惨了,自己会武功的事情一定被揭穿了。随后自然就是“审问”了,不过司徒情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了。说某天晚上,有个老头突然闯进了自己的小院,自己见他身受重伤很是可怜,就带他回自己的房间,帮他治伤,又将他藏在自己房内,直到伤全部养好了,后来他感激自己,就给了自己一本秘籍,教自己武功,不过秘籍在自己记住了以后,就给毁了。老爹听了之后自然也就相信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也是有的。

“傲这孩子确实不错,你入定的这三天他一直没有合眼陪在你身边,不然任何人靠近你,对你可是很忠心啊!那冯若文也是不错,是个好人。你曾救过他,就让他跟着你吧,你那小院平日里就你跟傲两个孩子,你母亲也很不放心。”

嘿嘿——正和我意!

随后父子二人有谈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不过也就是司徒烈在一直嘱咐司徒情练武的事情,说什么不懂来来问他。司徒烈虽然现在的武功可是不如司徒情,但是经验可是比司徒情丰富太多了。司徒情从练武开始都是自己一个人,就算后来有了司徒傲陪着他,也一直都是他一人在研究。

司徒情自突破了瓶颈之后,“北溟神功”、“小无相功”、“九阳神功”都近乎大成。但是武功的招式去没有练过,但是来自未来的司徒情自然知道根基的重要行。所以从两年前,自己身体好些之后就一直拉着傲跟自己一起站马步,每天早上跟晚上各站一个时辰,就是下雨、下雪,他也跟傲在房间里面站,从来没有间断过。这给两人日后习武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而前段时间,司徒情将“凌波微步”稍作修改,交给了司徒傲。毕竟“凌波微步”在走是会产生真气,司徒情担心会跟司徒傲原来的“九阳真气”有所冲突,所以才稍作修改交给了他,不过即使修改了,这套步法在江湖上也还是一等一的轻功步法。

这日司徒情终于突破了原来的瓶颈,心情大好,见司徒傲在联系修改后的“凌波微步”。见他已经将这套步法练熟了,想来他原来的那个计划可以开始实行了。

回到房内,花了一幅图交给雅馨、雅诺,两个小丫头虽然才五岁,但是针线活还是会的,让两人将画上的东西在天黑之前做出来,随后他便去做其他的准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