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顺利的将琅嬛玉洞的秘籍兵器搬回了,虽然琅嬛玉洞的藏书之多让司徒情很惊讶,不过司徒情却还是没有打算放过慕容家的还施水阁。

从那些秘籍中挑了几本剑谱,司徒情早就选择了剑作为自己的武器,同时傲这几年进步也很大,而傲也选择了剑为自己的兵器。司徒情如此练武也是想要等自己学会了好教傲,毕竟他是师父,如果师父不会怎么教徒弟啊!司徒情可不像随便那几本秘籍朝自己徒儿面前一扔了事,那样太不负责了,同时司徒情也觉得太没面子了,徒弟会的师父怎么能不会呢!其实司徒情这人还是极好面子的,毕竟前世的他所代表的不只是自己一人,而这一世他所代表的则是整个逍遥派。

整整一夜,司徒情都抱着那几本剑谱在研究。哎——没人教就是麻烦,什么都要自己来。

第二天一早,司徒情那二十六个弟子还有冯家三人就看到司徒情在院内舞剑。司徒情的剑早在半年前就跟打造好了,其实一把剑本不用那么久的,只是那些铁匠闲来无事,将此剑不断的锤炼改进,而司徒情自己无事时也常将一些以前记得的关于冷兵器的知识告诉那些铁匠,让他们帮忙改进此剑,现在这把剑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剑”也不为过。对于冷兵器,司徒情在以前可是很有研究了。这都是受他那个干爹的影响,他干爹就很喜爱冷兵器,不过干爹收集却都是“盔甲”,不管国内国外,也不管是那个朝代,只要是盔甲他都爱,就算是网络游戏中的盔甲,只要他看上眼了,变回让人按照那盔甲的样式,在现实生活中给他做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就算是现在想起司徒情还有些头痛,他那个干爹,迷恋盔甲的程度,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了,自从将老大的位置扔给司徒情后,就满天下的找盔甲去了。有时在拍卖会上为了一个盔甲给别人抢,抢不到就回来拉着司徒情带着众小弟到人家家里打劫去。

不过说道“盔甲”,我是不是也要打造一套盔甲呢?呵呵——

司徒情所选的剑法,除了威力大之外,全部都是非常飘逸潇洒的。再配上司徒情的长相,还有那异常华丽的剑,往往能让人误以为是天下的仙人下凡。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呆了。

司徒情自然是看到他们来了,收起长剑,微微一笑,说道:“傲从今日起跟我学剑,其他人继续练功,什么时候达到了我的要求后,便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兵器,我会叫你们其他的武功。”

一日的教授就这样结束了,司徒情越来越确定自己的原来的的决定多么的正确。教导聪明人感觉就是好啊!真是同情郭靖的那几个师父,教导了他那么多年。

当晚司徒情根据今日白天司徒傲练剑时的一些习惯,还有他的性格等,连夜为他设计了一把只属于他的剑。司徒情早就绝定,逍遥派多有的人的兵器都是特别定做的。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为此,司徒情闭关的这两年,也在收集各种矿石。而且现在他还觉得要给自己还有逍遥派的人,没人在打造一套盔甲。毕竟而后蒙古人打过来后,他们所要面对的就不只是江湖中人了。不过这盔甲到时可是在等等,他们现在才都十岁最有,身体还没有长成。

同时在自己练剑还有教导傲的这段时间里,司徒情也一直没有放弃对燕子坞的寻找。记得在天龙中说,燕子坞里曼陀山庄不远,不过燕子坞外面有一个阵法。不过这阵法对司徒情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经过几天的寻找,终于有人在曼陀山庄旁发现有一片水域与其他地方不同。司徒情可以肯定那一定是燕子坞外的阵法所致,第二天司徒情便一人坐船来到了那片水域,一看之下,发现那片水域果然被人布下了阵法。不过这个阵法到是很容易破。当下司徒情微微一笑,乘着船又回去了。

当天夜里,司徒情独自一人乘船来到了那片水域。这次他没有带任何人来,因天龙的关系,司徒情对慕容家一直没有什么好感。虽然百年过后,慕容家在江湖上已经没有任何名气了,但是谁知道他们家的人还会不会那么神经,整天想着复国啊!还有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慕容家好几代一直都在想法复国,怎么也有些家底,司徒情还是小心些的好。而他的那些徒弟除了司徒傲目前还没有谁能拿的出手的,其他人一直都在努力的练内力。虽然现在大家的内力也有些成绩了,但是却也只是内力深厚而已,在江湖上遇到二流的人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毕竟现在除了内力,他们只有“凌波微步”而已。

轻轻松松的就过了燕子坞外的水阵,毕竟这么多年来,司徒情可一直没有放弃这方面的研究。

嗯——记得天龙中说还施水阁是在什么假山中,还是自己好好的去找吧!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你是慕容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子,慕容家复兴大燕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慕容家乃大燕皇族,祖上有遗训,慕容家子孙后代都必须要习武。为父只有你着一个孩子,你若不努力,我们大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复国?”

司徒情隐藏在附近的一个树上,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发现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教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练剑。听那男子的话,他应该是慕容家这一代的族长,而那小男孩就是他唯一的儿子。而且他们慕容家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复国的想法。哼——真是一群白痴。

话说当年慕容复疯了以后,阿碧将他带回燕子坞。两人成亲后,阿碧生下一个男孩。阿碧不想自己的儿子如慕容复当年一样,一心想着复国,便没有跟他提起这些事。但是经过了多年的修养,慕容复的病情好了很多,偶尔也会清醒过来。慕容复每次清醒过来后,就拉着儿子将他慕容家的历史,让儿子不要忘记自己乃大燕皇族,一定要光复大燕。阿碧自是没有想到这一点,阿碧不想让儿子想他爹爹一样,所以一直没有教他武功,而只是教他图书识字。可是慕容复清醒了后,有时也会教儿子一些武功,但是他毕竟还是有病,就这样父子两人教教停停的,最后慕容复他儿子在江湖上也只是个二流而已。而慕容复因为有病,也忘了告诉他儿子还施水阁的事情了。

就这样慕容世家的名字慢慢的在江湖上消失了,而慕容家的子孙却还一直为复国努力着。不过后来他们大多都是从文,或者经商。希望通过另一条路来光复大燕,但是因为祖训,慕容家的子孙都有习武。只不过这些司徒情都不知道。

司徒情在树上看了一会觉得没意思,毕竟那个男子在江湖上也就是个二流而已,司徒情便有些掉以轻心,从树上偷溜了下来。不过司徒情还是太小看慕容家的人了,在他离开的时候,在暗中有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