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百多年钱,慕容博在少林英雄大会后在少林出家。虽说是出家,但是慕容博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放弃自己多年来的执着呢?虽然最后在少林出家,但是为了能够帮助慕容复,他在少林时曾暗中培养了一队人马。不过后来慕容复疯了,自然无法指挥他们,最后这些人就“落在”了阿碧的受手里。阿碧因为不像让慕容家的后代再有谁像慕容复一样,所以阿碧对他们只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生生世世保护慕容家的人。毕竟那次少林英雄大会对慕容家的影响太大了,慕容家的“历史”被曝光了,慕容博到处杀人的事也被证实了,一下子慕容家多了很多的仇人。而那些人不愧是慕容博选出来的,他们真的世世代代都留在了慕容家,保护慕容家族的人。而他们也只是负责慕容家族的安全,其他事却什么都不做,在慕容家,他们的地位也十分的崇高,就是慕容家族的族长也无法命令他们。

司徒情开始时见那中年男子武功平平,便有些轻敌之心,一不小心,便让人给盯上了。不过司徒情却仍然不知道,在燕子坞内逛了好几圈,还是没有找到还施水阁。

其实这倒不是司徒情无能,早在这百年内,燕子坞早已改建了很多次了。而因为慕容复疯了,所以他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子孙“还施水阁”的事情。而在后来燕子坞改建多次,还施水阁也被人遗忘了。

司徒情躲在燕子坞一个下人住的小院的仓库内,这里都是那些小人存放各种用品的仓库,平日里没有任何人会来这里。司徒情郁闷的坐在仓库的房梁上,他照着天龙里的叙述,将燕子坞所有的假山都找了一边,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机关。不过也还好他这次来时做了“全副武装”,黑纱蒙面,就连手上都带了手套。不过也幸好他怎么做了,所以才没让人知道他的样子,而且他自从在来到苏州后,司徒情就带着了逍遥派的玉指环。

在那仓库休息了一会,司徒情觉得今天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了,天也快亮了,便想要先回去。可不曾想一出仓库的门,司徒情就感情到几股气息,在瞬间就锁定了他。司徒情苦笑了一下,想到:自己本来还没讲燕子坞放在心上,小瞧了人家,可没想到原来自己找就被人家给盯上了。自己的江湖经验还是太少了,而以前在老大时的那些经验,在这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不过司徒情却不是那种会“束手待毙”的人,他习武这么多年以来,还没有跟高手过过招,这次他明显的从那几股气息中感觉到有几人的实力不弱,这个发现让司徒情感到很兴奋。

司徒情慢慢的来到了那小院的中间,悠闲的好像在自家的后花园一般。不过司徒情的这份悠闲却很成功的激怒了暗中的那几人。

他们也感觉出了司徒情已经发现了他们,终于有一人忍不住说道:“阁下是何人,不请自来我参合庄有什么目的?”

司徒情对慕容家本就没有任何好感,见他们过了百多年还想着要复国更家觉得他们自不量力,现在那人对他说话还是那么“嚣张”。随手一道剑气射向那人说话的地方,随后一声惨叫,一人捂着胳膊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下次再问我问题时,记得用敬语。记住,有些人不是你可以得罪的,而我则是你一辈子都只能仰视的人。滚——”司徒情随手一挥,一道真气直接将那人给击飞了。

其他几人见此情形也都忍不住出来了,一人飞身将被司徒情击飞的那人接着,点穴为他止血。其中一个老头,看样子像是他们的头领的人冷冷的看着司徒情。不过司徒情也不是被吓大的,在黑道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又怎会如此不堪。

司徒情慵懒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老头冷冷的瞪着自己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微微一笑,说道:“好了,废话少说,我们是动手吧!这样比较实际些,不是吗?或者,你们怕了,呵呵——也对,百多年来慕容家的人都是只会说不会做的人。”

那老头显然被司徒情气的不轻,不过他毕竟也算老江湖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来领教阁下的武功了。”

说完就攻了过来,也不讲什么江湖道义,一上来就下了狠手。司徒情运起凌波微步,轻轻松松的躲过了那老者的攻击,时不时的还出言讽刺。险些将那老头气到吐血,那老头因为司徒情的攻击无法出言反击,不过其他的几人却在一旁叫骂开了。不过司徒情以前是做什么的,黑社会的老大,手脚几千小弟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多都在社会最底层混了多年,骂人的功夫可都是一等一的。而且,在司徒情看来,骂人也是一种艺术,不带一个脏字,却能将人气到吐血,那才叫厉害。

司徒情这在这边悠闲的“玩耍”,却没有发现在他背后一人的眼中散发出来杀气。

那人显然没有那么好的“修养”,被司徒情气的全身发抖,见司徒情跟那老者斗在一起,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便找准了一个时机,从背后偷袭。

司徒情的经验还是太差,在别人的地盘上跟人家打斗,却不留神注意防备其他人。司徒情显然没有想到慕容家的人被如此卑鄙的偷袭,被那人一击击中,不过幸好司徒情这么多年来练功,根基不错。司徒情挡下那老头的一掌,闪身到附近的一颗树上,说道:“慕容家人,果然卑鄙无耻,这一掌我记下了。来日绝对百倍奉还,今日先告辞了。哈哈——哈哈——”

司徒情大笑着消失在树林,其他人想要追赶,却连他的身影都找不到了。那老头见状也有些着急,毕竟谁也不像被那么强大的敌人惦记着。“快——快派人守住所有离岛的通道,绝对不能让他离开。”

而现在司徒情也不好受,那一掌是在他完全没有防备时打中的。当时司徒情全力将伤势压制住,不过在离开他们的视线后,司徒情再也控制不住了,摘下面纱,一口血吐了出来。用手擦了擦留在嘴角的血迹,司徒情狠狠的想到:慕容世家,我司徒情绝对不会怎么结束的,慕容博害死我大师傅萧峰的母亲,还有那么多的族人;慕容复又险些害死我三师傅段誉,还害死了我三师傅段誉的母亲,虽然我也很不喜欢段誉,但是他还是我师父,这些我一定会百倍的还给你们的,你们等着,这一天很快就会来了。

司徒情还在那里狠狠的想着,却突然发现他手上玉指环发生了一些变幻,变得非常的炽热。摘下手套司徒情发现刚刚他擦拭嘴角的血迹时,有一些血占到了玉指环上。而那些血正在慢慢的消失,就好像玉指环在吸收那些血一般,随着血的消失,玉指环变得越来越热,颜色也在慢慢的转变,有原来的翠绿变成血红。

司徒情看着这一变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血怎么能让玉指环变颜色,而且玉指环怎么会的这么烫。

可就在玉指环将司徒情血全部吸收后,司徒情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握在手里一样,好痛,啊——心好痛!就在司徒情快要无法忍受后,玉指环传来一丝的清凉,让司徒情的心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同时司徒情的脑中出现了一些讯息。

如果司徒情现在不是在燕子坞,他一定会大笑出来。老天,你真是太眷顾我了,空间戒指,逍遥派的掌门玉指环竟然是一枚空间戒指。如果今天不是被那个卑鄙的家伙打伤,让玉指环占到了我的血,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这玉指环竟然还是一枚空间戒指。

那突然出现在司徒情脑中的讯息便是告知司徒情这空间戒指的来历。那讯息中说,逍遥派的开山祖师逍遥子,以武入道,在年轻时曾遇一仙人,那仙人也是以武入道,见逍遥子资质绝佳,且聪慧,又有毅力,便送他那枚空间戒指。

以武入道,练逍遥派的武功能以武入道成仙吗?管他的,反正本少爷没打算成仙。成了仙,少爷我也只是个刚成仙的菜鸟,不管怎么样上面还有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什么的人管着,西边还有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什么的,少爷我还是在人间当我大少爷好,少爷自信没有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本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