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位于江西省的北部,气候温适,夏天凉爽,冬天也不太冷。对于这一点,司徒情非常的满意。还有庐山外县内秀,是具有河流、湖泊、坡地、山峰等多种地貌。森林的覆盖面积更是高达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司徒情正好可以利用这些树木,在逍遥派的四周摆下四个大阵,以防止其他人乱闯。

第二天一早,司徒情就带人来到府衙,在司徒情大把银子的攻势下,他们很轻松的就见到了县令。那县令是一个非常富态的中年男子,其实说富态那还是好听的,在司徒情第一眼看到他后,立刻便想到了“猪八戒”。

司徒情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身边的人那个不相貌出众之人,每天看着那么多俊美美女,司徒情的眼光早在这几年内养刁了,现在他最无法忍受的,便是丑陋的事物了。强忍下一掌拍死那个县令的冲动,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一一说明。

现在宋朝正处动荡之年,蒙古对宋朝的侵略从未间断过,朝廷找就没有时间去管这些江湖上的事情了。那县令听到司徒情的来意后,眼珠子转了几转,立刻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不过司徒情前世可是在阴谋诡计中长大的,怎会不了解他那些小心思。无非是见自己年小,而且穿着华丽,气质高雅,想要从自己手里多敲诈些钱财,哼——大宋最盛产的不就是贪官吗?

打了个响指,立刻就有人从外面抬了两个箱子进来,放在大厅正中后就退了出去。司徒情在那县令疑惑的眼光中走到那两个箱子面前,很优雅的将那两个箱子打开。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都变得金光闪闪,那县令看到那两个箱子内竟然是整整两大箱子的金子,急急忙忙跑到了那两个箱子前面。

那两箱金子是司徒情今早刚刚从玉指环中取出的。本来用银票也是可以的,但是司徒情认为,像这样慢慢一箱子金子,被一盒银票更能刺激人的神经。金子跟银票在本质上,被人的震撼完全不同。

没有继续看那个县令对这那两箱金子流口水,司徒情真怕自己会忍不住过去一掌拍死他了。司徒情回到原来的座位,一边喝着茶,一边等那个“猪八戒”回过神来。大约在一刻钟后,那个肥猪终于回过神来。毕恭毕敬的来到司徒情身边,说道:“不知少侠看中了庐山上的那一座山峰啊?”对于这么一个随随便便就拿出了两大箱金子的人,那县令真的很不想得罪。谁知道这小子背后的势力有多大啊!

“山峰?谁告诉你我只要一座山峰了?我看中的是整座庐山,我司徒情是绝对不会跟他们分享什么的。那两箱金子是前款,如果不够我会再让人送来。明早我会派人来去买地的文件,希望你今晚就能准备好,我这人没什么耐心。”说完,司徒情便起身离开了。不过司徒情在离开房间时,暗中有内力将房内的家具都震碎了。这倒不是司徒情故意耍酷,而是因为司徒情早已看出那个县令不是什么好东西。司徒情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警告他,让他明白我司徒情的钱,不是那么好赚的。走到门口,看着那县令吓得跌坐在地上,浑身不住的发抖。那一身肥肉也抖啊抖的,跟波浪似的,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司徒傲、冷书恨、冷书仇、韩志允四人来到府衙,取回了买地的文书。可能是司徒情昨天临走时的那一手起了作用了,那县令很合作的就将一切办好,将文书交给了司徒傲。

午饭后,司徒情便带着众人前往庐山选址。庐山在在江西北部,江西的气候适合竹子的生长,所以司徒情绝定在自己逍遥派周围种上一大片的竹林。

庐山风景秀丽,有多处瀑布,司徒情虽在后世曾到庐山游玩过,但是在见到这无污染,纯天然,无人工修饰的庐山,还是深深的被它吸引了。

选址很快就结束了,因庐山森林覆盖面积太大,司徒情所选的地方有很多的树木。最后司徒情觉得将这些树木全部移植到别的地方,留这以后布阵用。不过司徒情的这个决定,又花费了他好多钱。

将一切安排好后,司徒情等其他人都到齐了后,宣布他要离开一段时间。而且这次只带司徒傲、雅馨、雅诺离开。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司徒情将玉指环中所有的银票都留给了冯若文跟自己那二十五个弟子。并告诉他们建派所用的材料必须都用最好的,自己不再时,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们负责,半点不可马虎。而逍遥派所建房屋的图纸司徒情早已交给自己从苏州带来的那些工匠了。图纸是司徒情两年前开始画的,为了这个,司徒情甚至每天半夜将苏州所有大户人家跑了个边,了解各种庭院的构造。花了两年的时间才画好的,中间还不停的改了好几次,以求完美。

让冯若文离开后,司徒情又传了他那些弟子“太极”跟慕容家的“斗转星移”“参合指”。让他们在自己离开时好好的修炼。看着他们一个个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司徒情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司徒情在他们最危难的时候救了他们,教他们武功,给他们饭吃。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虽然司徒情跟他们差不多大,但是在他们心里司徒情就像是他们的父亲一样,所以他们对司徒情有着超乎常理的依赖。

“你们现在也算学有所成了,但我们逍遥派总共就我们二十多个人,势力太过单薄了。所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没事时多多留意,看有没有符合条件的孩童,可入我逍遥派的。”

告诉了他们逍遥派收徒的规矩,,让他们好好的留意,待自己回来后帮他们主持拜师礼,不过在自己回来前不可随便教他们武功。同时,那些孩童的年龄最好的五岁左后。

安排好一切后,第二天一早司徒情等人就像临安出发了。

这一路上司徒情等人走的很慢,一是想要好好的积累一些江湖经验,二是在建派前,司徒情想要在江湖上多闯荡一番,打响自己“逍遥派”的名声。

因为司徒情是逍遥派的掌门,所以得到了一个“逍遥星君”的称号。不过后来,因为司徒情他做事全凭喜好,亦正亦邪,且武功高强,出手狠辣,绝不给敌人留下一丁点的后路,在他手下从未有过生还者,狂妄嚣张,比东邪黄药师跟邪三分。所以江湖上又给他起了一个称号,“魔星”——“逍遥魔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