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临安!夜入王府

路总有走完的时候,所以司徒情等人还是到达了临安。临安怎么说也是现在大宋的首都,繁华不是别的地方能比的。但是在临安逛了几天后,司徒情也就没有那个心情再逛了。便找了个酒楼,吃点东西后,就回客栈。司徒傲跟雅馨、雅诺都是唯司徒情之命是从,所以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而且他们,还有司徒情那些弟子,跟了司徒情那么多年,性子都变得有些飘逸、逍遥,且也有些狂妄嚣张,自不会像一般女子那样喜欢逛街。

随后几人随便找了个酒店,点了些吃的。能在临安开酒楼的,都有这自己一定的特色,不然也不会有人来的。司徒情等人所选的这家酒楼,装潢非常的豪华,不过太过金碧辉煌,却使得它变得有些低俗了。

司徒情等人刚进酒楼,就听到从酒楼内传来一阵琴音。临安的很多酒楼都有唱曲的,毕竟临安有很多的达官贵人,这里的人比别的地方的人跟会享受。

司徒情等人,一边吃的饭菜,一边听着小曲,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不过,好像天不从人愿,楼上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接着一群人从楼上下来,带头的是一个锦衣少年。

那少年从楼上下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色迷迷的盯着那两个唱曲的少女。那两个女子容貌只能称得上清秀,比起雅馨、雅诺那可是差远了。但雅馨、雅诺现在年龄太小,自也不会引起他人的兴趣,也给司徒情省了不少的麻烦。

那少年低头跟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厮说了几句话,就见那小厮带了几个大汉,将那两个女子拖到了那少年的身边。那少年嘿嘿一笑,将其中一个女子搂在怀中,神色极其恶心。这种事情司徒情在以前就见惯了,毕竟黑社会老大,什么事没见过啊!所以司徒情也没什么反应,傲见司徒情没反应,也便像是没看到一般。但是雅馨、雅诺可就不这样了,看着那个少年将那唱曲的女子搂在怀中不停的调笑着,气的两人浑身发抖。但是司徒情不发话,她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虽然生气,但是她们绝对不会给司徒情找任何麻烦。

司徒情看着雅馨、雅诺那焦急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害死他们,就老老实实的看着。”见雅馨、雅诺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司徒情解释道:“你们自然可以教训那个少年,但是刚刚你听他们的话也知道,那少年是小王爷,你们教训了他后可以离开,但是你们认为他会就此放过你们吗?他找不到你们,自然回来到这些人麻烦,以他小王爷的什么,在临安杀几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听到司徒情的话后,雅馨、雅诺虽然还是很生气,但也冷静了下来。

司徒情依旧悠闲的吃着饭,酒楼内的其他人,对那小王爷的做法好像也见惯了一般,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

司徒情吃完饭后,就带着司徒傲等人离开了。来到酒楼门外,司徒情对司徒傲说道:“傲你留下,跟着那个小王爷,查处他的住址。回来告诉我,我们先回客栈等你。”

司徒情等人回到了客栈,大约半个时辰后,司徒傲就回来的。任务自然也是圆满完成了。

当天夜里,司徒情换上了一身白衣,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的眼罩。偷偷的前往白天在酒楼遇到的那个小王爷的府上。虽然在白天司徒情没打算管那小王爷的事情,毕竟这些司徒情在以前见多了。但是那个小王爷错就错在不该惹怒了雅馨、雅诺。司徒情是没打算取他的性命,这对司徒情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不过他怎么说也是小王爷,相信他老爹跟他应该有不少的宝贝吧?

司徒情很轻松的就进入了王府,不过这王爷将他那些宝贝藏在什么地方,可难道了司徒情了。无奈之下,司徒情决定找个人“问问路”。终于让司徒情找到了一个落单的小厮,悄悄的来到那小厮身后,点了他的穴道后,将他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在那小厮惊恐的眼神中,司徒情拔出匕首,抵着那小厮的脖子,问道:“说——你们王府的钱财都放在那里?”

那小厮可快要哭出来了,他怎么那么倒霉啊!他只是奉命给王妃送燕窝过去,怎么回来就碰到这种事了。这个气质高贵、优雅,比小王爷还像小王爷的家伙,一听他说话就知道是来偷东西的。要是自己告诉了他金库在那,让他从金库内偷走东西,那王爷还不活剥了自己的皮,王爷很是很吝啬的,虽然他有很多的钱。

司徒情见那小厮不肯合作,说道:“哎呀,这匕首还真重呢!我的手都酸了,你说我要是一不小心这手怎么一抖,会怎么样呢?你的脑袋会不会跟你的脖子分家啊?不过你放心,在我得到我想知道的消息之前,我是不会杀了你的。”说完,司徒情微微一下,轻轻的拿起那小厮的手,手中的匕首从那小厮的脖子移到了他的手上,说道:“人家都说十指连心,你说我如果将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斩下来,你会怎么样呢?要不要我们来试试看,看我将你的手指斩下几根时你会晕过去。然后我继续斩下去,看看你会不会在疼的醒过来。我们来试一下吧!”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太——太可怕了,虽然王爷生起气来很可怕,可是我情愿面对生气的王爷,也不要面对这个一脸微笑的家伙。

问出金库的所在,那小厮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不过看他刚刚的样子挺好玩的,司徒情便留他一命。将那小厮敲晕过去后,司徒情便像金库去了。以司徒情的武功,自然是轻轻松松的就进入金库了。在进入金库后,司徒情不得不再次感叹,宋朝果然最不缺的就是“贪官”。

看着那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司徒情冷笑道:“不错——很好,哼——”决定了,这里的只要是我看的上眼的,就都是我的了。反正有玉指环在,绝对拿的走。

就在司徒情“大拿特拿”的时候,外面传来一生惊呼。

“刺客——有刺客——保护王爷——快来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