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花样美男,完美无缺!

“靠——我不会怎么倒霉吧!偏偏跟刺客同一天来王府。”不过司徒情不知道,外面正在找的刺客其实就是他自己。

原来他敲晕的那个小厮刚刚被人找到了,将那小厮救醒后,那小厮怕那里吝啬的王爷知道自己的将金库的所在告诉了别人,所以就说有人来行刺王爷,逼问自己王爷的下落,自己不肯说,就被人给打晕了,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王爷听那小厮的话后,信以为真,将那小厮好好的夸奖了一番后,就派人四处寻找那刺客的下落。

司徒情自然不会在意那些小小护卫,将金库内所有看的上眼的东西全部放入玉指环中,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金库。外面到此都是在搜查刺客的护卫,司徒情一身白衣,大摇大摆的,自然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

这一切自然都是司徒情故意的了,如果司徒情想要离开,自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倒也不是司徒情自己故意找麻烦,而是司徒情想,自己跟那个不知名的刺客都在今天夜入王府,也算是有缘,所以才大摇大摆的出来,吸引护卫的注意力,便想要帮帮那人。可是司徒情怎么也想不到,那人就是他自己。

司徒情坐在王府的屋顶上,见一队护卫向自己这边来了。司徒情自是没有将那些护卫方在心上,依然悠闲的坐在屋顶之上,待那些人都到齐后,一头领模样的人看着司徒情问道:“阁下是何人,为何夜闯王府?”

司徒情听到那人问话,翻了翻白眼想道:无聊,为什么每个古人问话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他们都不会换换的吗?

对于这些武林的问题,司徒情自然没有什么心思去回答的。而这时,又有一个护卫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在问话的那人耳边说了会话,就见那人一瞬间脸色变了三变,看司徒情的眼神都变了。

司徒情看那人的脸色跟他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盗了金库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不过司徒情却不担心,他本来就想让人知道。

“阁下可否将王府东西归还,在下可以保证阁下安全的离开。”

司徒情听到那人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司徒情说道:“到了我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再还给别人的道理。你还是带着你的人离开吧!你们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够我热身的,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杀人,所以你们还是快走吧!”

那人自然是看的出司徒情武功极高,自己这些人在人家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自己是王府的侍卫头领,若是就这么放他离开,自己没法跟王爷交代啊!狠狠心,说道:“在下虽然不才,但是还是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说着,跳上房顶,就向司徒情攻了过去。

司徒情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但是说完,司徒情眼中精光一闪,躲开那人的攻击后,一掌就将那人打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园中的一片花田之中,压倒了好大一片花,各色的花瓣都飘到了空中。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阁下可否告知姓名。”

司徒情想了想,邪邪的笑了笑,说道:“花样美男,完美无缺。”嘿嘿——古龙大大,抱歉了,借你们家花无缺用一下。少爷我可不想天天被官府的人追,很烦的!

说完,司徒情面对这他们,轻轻向后一跳,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但王府的那些护卫还傻傻的愣在那里,毕竟刚才的司徒情太美了。没错,就是美。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在黑夜之中司徒情就好像会发光一般;各色的花瓣飘荡在他的四周,给他增加了一丝梦幻的美感。“花样美男,完美无缺。”他确实可以称之为完美无缺吧!

司徒情现在可不管这么多,只是想到自己刚刚的话,一下子让自己从“神雕”到了“绝代双骄”了。想到这里,司徒情就忍不住想笑。

第二天一早,整个临安到处都是官兵。虽然明的是说搜查防贼,但是却到处抢东西。一时间,临安街头再无一人,所有的人都躲在家中,但是却也还是没有躲过这次的劫难。

司徒情还在客栈内补眠,没办法,谁让人家昨天夜里“加班”去了呢!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阵很急促的敲门声,还有人在那里大喊大叫的:“开门,开门,快给老子开门,听到了没有,快开门!”

司徒情一直都是有“起床气”的,如果谁在敢打扰他睡觉,在他还有睡够时就叫他起床,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司徒情听到外面的吵闹声,觉得烦闷不已,但自己才刚刚睡下,外面是怎么回事他也清楚。不就是那个什么王爷派人来抓自己,反正有傲他们在,自会将事情处理好。

接着就听到“啪——啪——”的声音,原来傲听到他们在外面吵闹,怕他们打扰司徒情休息,出来有一人给了他们两巴掌。接着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谁准许你们在这里吵闹的,若是打扰到我们少爷休息,你们担当的起吗?还不快给我滚!”

那些官兵突然被司徒傲一人打了两巴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听到司徒傲的话后,见司徒傲衣着华丽,气质高贵,敢那么跟他们说话肯定是很有身份之人。那么他的少爷肯定跟厉害了,想到刚刚那样,一个个吓得都险些跪倒了地上。

这倒不是司徒傲故意为之,而是司徒傲跟随司徒情多年,对他那可是极其尊重,盲目的崇拜。见那些人敢来打扰司徒情的休息,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如果这里不是客栈,司徒傲早就杀了他们了。在司徒傲的心中,自然没有什么官府,他可以完全继承了司徒情的狂妄与嚣张。而且司徒情前世就是黑社会老大,杀了不少的人,现在重生在古代这个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地方,自然不会心慈手软了,当然这一切也被他身边的人给继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