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回庐山,四大神捕!

午后,司徒情等人便离开了临安,毕竟这里也没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了。并且司徒情等人离开庐山也有一段时间,想想也是该回去了。

司徒情是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想到这里,自然就带着司徒傲等人回去了。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司徒情等人到时走的极慢。倒不是因为司徒情不像快些回去,这次则是为了司徒傲。

司徒情在离开庐山时就跟其他的几个弟子说好,让他们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找些符合逍遥派收徒标准的孤儿,准备在自己回去后,全力培养逍遥派的第三代。可是司徒傲这段时间一直都跟着自己,自然没有时间去找弟子了,所以司徒情便想在回去的路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四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还真的找到了十几个小孩。现在天下大乱,孤儿跟遍地都是,虽然司徒情定的规矩有些苛刻,但是想要找几个弟子,还是可以的。

这日司徒情等人正在赶路会庐山,中午时跟在一个小村庄休息,可不像正遇上蒙古兵来袭。蒙古兵的凶残司徒情是早就知道的,他们从未将汉人的性命当回事。司徒情等人真的那村庄唯一的一家客栈休息,忽听外面传来阵阵喊叫声,接着一人一边跑一边大叫着“蒙古兵来了,大家快跑啊!蒙古兵来了。”

司徒情听到后,便知道肯定是蒙古兵又来打秋风了。司徒情带着众人开到了客栈门口,那十几个小孩子听到蒙古兵来了,早就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跟着司徒情来到客栈门口后,见到那些蒙古兵到处杀人,一个个都吓得哭了起来。

司徒情最讨厌的就是哭了,看着那几个小孩子哭了起来,心中有些不喜。司徒情本想叫他们别哭了,可是他回头看到有四个小孩既然没有哭,这让司徒情有些意外,在随后的日子里,便更加注意那四个孩子。

让雅馨、雅诺保护好那些孩子,司徒情跟司徒傲开始收割起那些蒙古兵的生命。这些没有武功的蒙古兵,对司徒情跟司徒傲来说,杀他们就跟撕开一张纸一般容易,所以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虽然司徒情让司徒傲将那些蒙古兵抢来的财物分给那些没死的村民,让他们各自逃命去了。

虽然众人继续起程,前往庐山。但因带着那么多的小孩,众人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大约半个月后才回到了庐山。而司徒情也结束了他为期半年的江湖旅程。

半年后,司徒情再次回到庐山时,庐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司徒情所选那块地上的树木早已被人移植到了别的地方,但是逍遥派却只建了最里面的两层。当时按照司徒情设计,整个逍遥派以正中间的灵鹫宫为准,一圈一圈的向外延伸,用八曾。最里面的灵鹫宫是司徒情住的,还有一些别的建筑,如会议室等。向外延伸一层,是逍遥派二代弟子住的,再向外一层,便是三代弟子,一次类推。但是最外面一层确实那些下人住的,如那些工匠、马夫等。

因司徒情对任何事物的要求都很高,近乎是完美主义者。大家为了达到他的要求,所以施工速度便慢了下来。而且在灵鹫宫下面还有一个密室,这个密室,可比他在苏州的司徒山庄的密室要复杂好几倍。为了这个密室,大家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

司徒情在重建的“灵鹫宫”转了几圈,对此还算满意,毕竟在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时代,司徒情也不能要求太高了。回到了大厅,让人将冯若文找来,司徒情想到:灵鹫宫已经建起来了,逍遥派也在建设中。二师父,我当年承诺的事情也做到一半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会将逍遥派发扬光大的,我是不会走你的后路的。

“少爷!”

“若文叔,你来了,做吧!”

“谢谢少爷。”

“若文叔,你速去苏州,将我爹爹、娘亲等人接来。以前我带来的那些掌柜,他们的品行若文叔应该也都考察了,挑选一完全信得过的人,让他管理在苏州的珠宝店。那些掌柜的中,如果有心怀不轨之人,杀了。这些人以后都是我们在江湖上的耳目,所以他们的忠诚是非常重要的。”

“知道了,我明天就去苏州接老爷夫人回来。那些掌柜的,这半年来我一直在观察他们。他们的品行都很不错,绝对没有问题。”

“很好,那么在路上,你可以传那人些武功。苏州的那些产业,除了那个珠宝店,其他的都买了吧!就这些事,你下去吧!”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司徒情便将自己那些弟子找来的三代弟子人选全部叫到了大厅。

仔细看看这些孩子,每个都不错,天资都很好,共有两百三十六人。当然司徒情将他在小村庄注意的那四个孩子排除在外了。经过司徒情一路上观察,他对这四个孩子还是很有兴趣的,并不准备让他们成为逍遥派的第四代弟子。

“这些孩子都不错,都过关了。”

不过在行拜师礼时,司徒情突然想到一问题。在神雕里,全真教号称天下玄门正宗,天下第一教。但是门内却分为几脉,平日里各脉之间争斗不断,到了倚天里却只有华山一派还有些本事。司徒情可不像自己的逍遥派也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绝定——

“我逍遥派武功与别派不同,男女之间所学内功各不相同。若你们各自拜师,男女之间学起武功则多有不便。这样吧!傲、书恨、书仇、志允你们四人带着自己的师弟教导所有男孩。雅馨、雅诺你们帮助遗裳带着所以师妹教导女弟子。所有二代弟子都三代弟子的师父。”

司徒情那二十六个弟子中,只有十二个女弟子,所以司徒情才让雅馨、雅诺帮忙教导女弟子。司徒情的那些弟子也一直都当雅馨、雅诺是自己的师姐或师妹。

那四人见司徒情让其他的小孩都行了拜师礼却独留自己四人,心中有些着急。司徒情见他们四人面露焦急之色,笑了笑,将他们叫到自己身边,说道:“你们可原留在我的身边,我亲自教导你们武功。”

那四个小孩听候,都有些惊讶,他们对司徒情的崇拜可是直追司徒傲还有那些二代弟子,毕竟在小村庄杀蒙古兵的场景让他们的影响太深刻了。本来只要能拜在司徒情的门下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现在司徒情竟说要亲自教导他们,这怎能让他们不惊讶呢!

“但是有些事情我要先跟你说清楚,我已经不再收徒了,现在自然也不会收你们为徒,但是武功我还是会教你的。你们可愿学好武功后做我的侍卫吗?”

四个小孩想也没想便回答道:“愿意!”

司徒情见此情景,现实微微一愣,随后便笑了。说道:“从今以后,你四人分别以无情、铁手、追命、冷血为名,以年龄来分,无情为兄长。我各自传你们不同的武功,你们定要好好用功学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