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魔剑谷,独孤九剑!

两年后,逍遥派经过两年的建设终于完全建好。占地面积虽然不如皇宫,可是里面的装饰等却要比皇宫更加的华丽、典雅,因为司徒情最无法忍受那些低俗的东西了。

在着两年里,司徒情将平日里除了教导无情等人,每天也都会去演武场考察三代弟子的武功。三代弟子每天早上会在书房学习各种杂学,下午在演武场学习武功,晚上各自回房练习内功。可以说逍遥派的三代弟子这两年的生活是非常充实的,平日里与师父们的谈话,让他们对那个只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太师傅无比的崇敬。

不过无情的生活跟他们有些不同,司徒情既以四大神捕的名为为他们四人命名,那么所教导他们的也是跟四大名捕有关的武功。每天早上,他们会在逍遥派前的竹林联系司徒情教他们的武功,下午修练内力,晚上司徒情亲自教他们各种杂学。

司徒情根据以前书上记得无情最厉害是暗器,所以司徒情让那些工匠给无情打造了各种不同的暗器,甚至还教了他擒龙功。当然无情本来还有一顶铁轿子,但是现在的无情是司徒情的侍卫,同时无情也没有断腿,所以司徒情总不好也给他打造一顶铁轿子吧!

铁手的绝技是:赤手凶拳。当然这些武功在金庸世界是不会出现的,所以司徒情只能结合自己所看过的所有拳法,还有自己来自未来的武学见识,创出了一套拳法,教给铁手。

追命擅长腿法,曾被称为“神腿追命”,追踪术一流。而且追命还有一手以酒为暗器的功夫,但是司徒情可不像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去练习喝酒,所以一套鞭法。

冷血则是四人中最好教的了,因为四大名捕中,冷血的绝技是:四十九路无名剑。司徒情是不知道四十九路无名剑是什么了,但是他本身也是用剑的,而且司徒情可以说自己现在的剑法不一定就比独孤九剑差。所以叫冷血剑法,自然就不用再去自创什么的了。

当然,在轻功上,司徒情还是让逍遥派的所有的人又好好的下了些功夫,那些保命的东西。而司徒情抢来那么多的秘籍,轻功自然有很多了。其中还有一本神偷门的秘籍,里面易容,轻功等都有。若是单说轻功,神偷门的轻功在江湖上绝对是超一流的。而易容术也是很使用的,虽然司徒情不屑去易容,但是自己门下弟子若是去查探什么事情时,难免要易容的。

这一日,早上司徒情正在竹林看无情等人练功。傲匆匆从竹林外走来,来到司徒情身边后,将手中的竹筒递给司徒情,说道:“师父,这时山下刚刚传来的。”

这两年司徒情在各地开了很多的酒楼、客栈等,为的是能尽快的了解江湖的动向,每天都有不同的消息从山下传上来。而且这些酒楼、客栈当是可是花了司徒情很多金钱、时间的,不过跟回报比起来也是很值得的。现在逍遥派的所有花销都是靠这些酒楼客栈来支撑着,当然还有的剩。

司徒情从竹筒中抽出一张纸条,看了后笑道:“呵呵——快要开始了吗?我也要快些准备了。傲,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大约半个月就会回来。我离开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的督促其他人练功,我回来后可是会考察他们的。”说完后,司徒情一声长啸,接着从后山飞来了一只仙鹤。庐山也曾被称为“鹤的王国”,而这只仙鹤是在一年多前被司徒情的琴声吸引来的。从那之后,不管是司徒情弹琴还是吹xiao,它都会来,慢慢的,它成为了司徒情的坐骑。

骑着仙鹤,司徒情来到了襄阳,寻找剑魔谷。有仙鹤的帮助,司徒情自然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剑冢。“剑魔独孤求败即无敌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剑魔——独孤求败——不知道若我早生几年,你还会不会在此留下这些呢?

司徒情抓起剑冢上的石头,将它们移到一旁,多时就露出并列着的三柄宝剑,还有刻字的四块石片。司徒情对那三柄宝剑没有什么兴趣,他逍遥派门人自己的剑绝不比这三柄宝剑差,而且他们的剑都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最对都是最适合自己的剑。而这里真正让司徒情感兴趣的是那四块石片。

司徒情一直觉得独孤求败不可能不留下什么剑谱,那么最后可能藏秘籍的地方就是剑冢还有独孤求败的坟墓。司徒情对挖人坟墓没什么兴趣,所以首先来到剑冢。

在那四块石片的每一个角落都敲了一边,司徒情微微一笑,说道:“果然,这个剑冢真正埋葬的不是宝剑,而是独孤九剑。”

拿出匕首,司徒情将四块石片从中劈开。原来那石片中竟有夹层,四块石片中共有四块兽皮。司徒情将那兽皮拼在一起,就是那独孤九剑的剑谱。司徒情将独孤九剑的剑谱放入玉指环中,将剑冢恢复曾原样,便骑着仙鹤离开了。而剑冢还是原来的剑冢,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剑冢埋葬的以不是原来的东西了。

司徒情骑着仙鹤又来到了终南山,虽然古墓中的“九阴真经”是残缺的,但是对这称霸“射雕”的武功司徒情还是很有兴趣的。“九阴真经”在古墓那里,只要看过神雕的人都知道,所以司徒情很容易的就得到了。不过对于古墓中那个“美若天仙”的小龙女,司徒情却没有去看看。但司徒情知道来到神雕时,他就决定了,不会去招惹小龙女。小龙女太冷,而且司徒情知道,自己是不会陪小龙女留在那个冰冷的古墓的,而离开古墓、改变了性情的小龙女就不是小龙女了。漂亮的女人多了,在以前司徒情有过多个情妇,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而小龙女不适合他,还是留给杨过吧!

对于杨过,司徒情还是蛮喜欢的。司徒情一直觉得杨过跟他的以前小时候的遭遇很像,这让司徒情很想帮助他。

坐在仙鹤背上,司徒情忽然看到全真教,邪邪的一笑,司徒情催促着仙鹤落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