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飞刀,花无缺!

李莫愁也不是白痴,很快就认出了柯镇恶的身份。李莫愁对柯镇恶这么个二三流的角色自然是不怕的,但是她担心在伤了柯镇恶后郭靖黄蓉回来找场子,因此便对柯镇恶处处留情。

李莫愁拂尘一扬,向柯镇恶当胸刺去,柯镇恶“听到”李莫愁攻了过来,而这招自己根本挡不下来,便借势向后跃去。哪知李莫愁去势不减,竟刺向一旁的武三娘。原来李莫愁早就算好柯镇恶会向后跃,李莫愁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武三娘。

武三娘大吃一惊,急挥左掌想李莫愁额头拍去。李莫愁腰肢轻摆,早已避开了,左掌一拍,击中了陆二娘的小腹。陆立鼎见妻子受伤,心中大怒,右手一挥,将刀想李莫愁抛去,跟着展开双臂想李莫愁扑去,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李莫愁见陆立鼎向自己扑来,心中恼恨,毕竟就算是以前的陆展元也从未碰过李莫愁一下。李莫愁转过拂尘将单刀打落,拂尘借势挥出,眼看就要击中陆立鼎的天灵盖上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武三娘跟跟柯镇恶想要上前相救,但是却根本来不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立鼎被李莫愁打死。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在李莫愁的拂尘就要击中陆立鼎时被一柄飞刀击落。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飞刀吓了一跳,李莫愁更是如此。她做事一向小心谨慎,刚刚虽然与他人斗在一起,但是她还是很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一切。不然也不会在柯镇恶刚刚到来时就发现了他。但是射着飞刀的人李莫愁竟然没有发现,而且这飞刀的力道之大竟将她的右手震得发麻。

众人想四周望去,只见在陆家庄大厅的房顶之上站着一个白衣少年。那少年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眼罩,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容貌,而且在他的四周有飘荡着各色花瓣,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梦幻,就像精灵一般。

武三娘见此情景,惊讶道:“盗帅——花无缺。”

在场的都是江湖中人,对现在江湖中风头最劲的两大新秀之一的“盗帅——花无缺”自然都是知道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花无缺会出现在这里,花无缺的神秘不下去逍遥派,只要他不像出现,任何人都无法找到他。

李莫愁自然也认出花无缺了,只是一直以来她只当花无缺现在能有此名声是因为他那出神入化的轻功,没想到他竟还有此飞刀绝技。心中对他有所顾忌,怕他坏了自己的好事,毕竟自己等这一天等了十年了。想了想,李莫愁对着花无缺微微一笑,那笑容是那么的甜美、温柔,让谁讲了都无法将她跟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联系在一起,说道:“没想到花少侠竟也来此,我于这陆家庄有些私仇,还让花少侠不要插手,事后莫愁定有厚报。”为了能够报仇,李莫愁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服软又怎么样,只要能报仇就可以。花无缺——事后有的是时间可以找他麻烦,何必要急于一时呢?

花无缺,也可以说司徒情,看都没有看李莫愁一眼,轻轻的从房顶上飘了下来。这时陆立鼎、柯镇恶还有武三娘都聚到了陆二娘的身边。陆二娘被李莫愁打了一掌,受了极重的内伤,虽然武三娘给她喂了伤药,但是却没有什么起色。

花无缺来到陆二娘身边,取出了一颗“九转熊蛇丸”丢给了陆立鼎。陆立鼎接住药丸,立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清香味,在场的人都被那浓郁的药香味吓了一跳。毕竟在场的人都是走江湖的,伤药都见过不少,但是如此伤药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柯镇恶在桃花岛住了那么多年,他可是不止一次见过黄蓉炼制那九花玉露丸,就算是黄老邪那引以为豪的九花玉露丸也没有这么浓郁的药香。柯镇恶对这个花无缺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好感的,他跟全真教的关系可是很不错的。但是三年前花无缺盗空了全真教的藏经阁,以柯镇恶跟丘处机的关系,他怎么能不恨花无缺呢?

“九转熊蛇丸”可是逍遥派的疗伤圣药,只要你还有一口起,它就能将你救活!

陆二娘服用了花无缺的药后,苍白的脸色变得有些红润了。李莫愁见花无缺竟然不理她,还给陆二娘治伤,心中恼怒。想到十年前后天龙寺高僧阻止自己报仇,自己好不容易等了十年,现在又来了一个花无缺。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跟自己作对,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苦呢?何沅君,这一切都要怪何沅君,本来自己跟陆郎是很幸福的,是何沅君抢走了自己的陆郎。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源自何沅君,是他们陆家对不起自己,他么都该死。想到这里,李莫愁不管什么花无缺了,她现在只想杀了陆家的人,捡起地上的拂尘,就攻了过去。

司徒情早知道李莫愁不会放弃报仇的,所以一直都在注意着她。见李莫愁攻了过来,又取出了一柄飞刀,想李莫愁射了过去。司徒情自从小时候用过一次飞刀后,这么多年来,只有在变身花无缺时才会用飞刀。

在司徒情取出飞刀时,李莫愁就看见了。李莫愁现在虽然心中气恼,但是却没有失去理智。她对花无缺的飞刀还是有所顾忌的,自己虽然无法硬接花无缺的飞刀,但是躲过还是可以的,到时看他花无缺能有几柄飞刀。

但是就是那么一瞬间,李莫愁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了。在花无缺射出那柄飞刀的时候,李莫愁就知道这次自己输了,这次连命也输在了这里。刚刚花无缺射出飞刀时,李莫愁既然发现自己无法躲过那柄飞刀,她们古墓的轻功可以说天下无敌的,但是在面对花无缺飞刀时,却是显得那么的无力。

本要闭目等死的李莫愁惊奇的发现那飞刀尽在自己的面前停住了,刀尖还抵着自己的眉心。虽然李莫愁不知道花无缺是怎么让刀停下来的,但是自己的命暂时保住了,同时那飞刀是一种警告,也是提示,提醒自己跟他之间实力的差距。

花无缺只是轻轻的一挥手,停在李莫愁面前的飞刀,还有一开始打落李莫愁拂尘的那柄飞刀竟然飞回了花无缺的面前。“你走吧!”

李莫愁虽然很想报仇,但是她还没有疯狂到为了报仇搭上自己性命的地步。但是就这样走的话,她的自尊是绝不允许的,狠狠的看着花无缺,李莫愁说道:“我还会回来的,我在陆家庄印了九个血手印就一定会杀他们九人,虽然陆展元跟那个贱人已经死了,但是还差4人,我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不死不休,哈哈哈——不死不休!”李莫愁狂笑着消失在黑夜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