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逍遥星君?逍遥派!

傲冷冷的看着李莫愁等人,说道:“我们师父有令,命你等赶快离开这里。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怨,离开这里后,你们想要怎么解决,我们都不会过问。”

李莫愁没想到只是几个孩子而已,竟然如此猖狂,但是李莫愁看的出,那几个孩子都不好对付,自己竟然看不出他们的深陷。还是等等看吧!

武三通听到傲的话后可不乐意了,柯镇恶也是一样。两人上来就要跟傲理论,不过还好被武三娘跟陆立鼎拦住了。司徒傲可不怕他们,司徒情本来就对那个柯镇恶没有什么好感,司徒傲自然知道,同样的也讨厌起了这个柯镇恶。柯镇恶若是敢来找麻烦,司徒傲是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了。

武三娘跟陆立鼎虽然拦住了武三通跟柯镇恶,却忘了还有一个郭芙,也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郭芙。

郭芙自小就被黄蓉宠的不像样了,而其他人在知道她是郭靖黄蓉的女儿后,也都处处让着她。这样以来,她就更加的无法无天了。而现在书恨竟然那么跟她说话,而后傲又命令她,平日刁蛮惯了的郭芙怎么能忍受呢?“你们是谁,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我爹爹可是郭靖郭大侠,我妈妈是丐帮帮主,你们得罪我,我爹爹妈妈不会放过你们的。”

武三娘跟陆立鼎可吓坏了,心想你爹爹妈妈来之前,他们杀你一百遍都够了,自己的命都没了,你爹爹妈妈来了又有什么用,郭大侠跟黄帮主怎么有这样一个草包女儿。

傲听到郭芙的话后,冷笑道:“丐帮帮主吗?不错,不错!”平日里没事时司徒情曾跟他们逍遥派的弟子讲过天龙八部的故事,他们自然也都知道萧峰被丐帮的人逼走的事情。而自己所学的降龙十八掌跟打狗棒法都是源自萧峰。司徒傲等人一直都认为,若是萧峰没有被逼走,司徒情学了萧峰的功夫,那么这个丐帮帮主的位子就应该是司徒情的。而且丐帮的人卑鄙无耻,用了那么下流的手段逼走萧峰,尤其是那个白石镜,自己跟康敏那个贱人通奸却不敢承认,诬陷萧峰杀了马大元。渐渐的,受司徒情的影响,逍遥派的人对丐帮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还有些仇视他们。现在郭芙既然那丐帮来威胁司徒傲他们,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哼——怕了吧!怕了就赶快给我道歉,不然我爹爹妈妈来了你们就惨了!”

“哈哈——道歉,逍遥派人的一生中没有道歉这两个字。不过你竟然敢威胁我,敢于威胁我们逍遥派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不过你的运气比较好,我师父最是无法忍受肮脏的东西,尤其是肮脏的血,暂时留你一条命,下次见你时再取你小命。但是,教训还是要有的,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是你永远都无法得罪的。”傲说完后就听“啪——啪——”两声,郭芙的一张小脸立刻肿了起来,两个腮上多了两个手掌印。

柯镇恶本来在郭芙的旁边,可是却根本就拦不住傲,傲的速度太快了,在场人根本都没有看到他动。

柯镇恶见到郭芙被打,自然不会就那么算了,而且他本来就是个白痴,最拿手的就是不自量力。“哼——你们是谁,你的如此猖狂。”说着举起拐杖,大有司徒傲不老实回答就要打过来的意思。

李莫愁看着他们,心中冷笑,心想:自己不管得罪郭靖黄蓉,可是这个老瞎子却总是找我麻烦,现在他们打起来更好,让那个小子解决那么老瞎子。

司徒傲看着柯镇恶,眼中充满了不屑,但口中却说道:“真是抱歉,我们忘了自我介绍了。”

这时书恨、书仇、志允、遗裳来到傲的身边,四个男子一手背后,另一支手画了个圈后放在小腹上,微微弯腰;遗裳微微屈膝,两手轻提裙摆,五人行的竟是欧洲贵族的礼仪。同时五人说道:“逍遥派掌门——逍遥星君座下五大弟子,傲(书恨、书仇、志允、遗裳)”

雅馨、雅诺也上前来,与遗裳一般行礼,说道:“逍遥派掌门——逍遥星君侍女雅馨(雅诺)。”

无情等人与傲等人不同,他们行的竟是骑士礼,同时说道:“逍遥派掌门——逍遥星君座下侍卫,无情(铁手,追命,冷血)。”

这些自然都是司徒情教他们的,为了让他们每个人都拥有高贵的气质,成为比那些皇子公主更加闪亮的人。司徒情曾经开过一家模特公司,对模特步还有礼仪什么的都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也就教了他们一些。司徒情很骄傲,他要求他逍遥派的人要比临安龙椅上的那位更加的高贵,气质更加的优雅。

在场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行的是什么礼仪,但是他们做出来都是那么的漂亮,而且显得他们更加的高贵,也便不在意了。因为他们的注意力被别的地方吸引了,那就是——逍遥派掌门,逍遥星君。这位是最近江湖上的新秀,与昨夜那位花无缺齐名,不过他却比花无缺跟可怕。花无缺偷东西,但是从不伤人,而这位可是亦正亦邪,杀了不少的人。对江湖中人来说,遇到逍遥魔星可以说是他们悲哀,悲哀——多么感伤的一个词啊!这便是逍遥星君,逍遥派!

李莫愁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她并不知道逍遥派的人来此做什么。逍遥星君做事极为古怪,没人猜得到他在想什么,李莫愁很担心,若是逍遥星君要阻止自己报仇,那么自己今天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不要说那个神秘的逍遥星君了,就是在这里的这十一个少年少女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笛声,但是曲子却是很悲伤的那一种。司徒傲等人听到笛声后,全部单膝跪地。随后天边没来一只仙鹤,仙鹤上站着一个黑衣少年,便是他在吹笛子。仙鹤很快就飞来,落在地上,那曲子也在同时结束了。

郭芙被傲打了两耳光,虽然心中害怕,但现在见那仙鹤,心中羡慕不已,心想:等我爹爹妈妈来了一定要你们好看,到时让爹爹将那仙鹤抓来给我。

那少年微笑的看着众人,将手背到身后,待他再次将手拿出来时,手上的笛子已经变成了一把黑色折扇。少年轻摇折扇,慢慢的从仙鹤背上走下来,拍了拍仙鹤,那仙鹤在少年身上蹭了蹭后飞走了。

“师父!”“少爷!”“主人!”

少年看了看单膝跪地的傲等人,微微一笑,将他们扶起。待看到杨过后,少年摇了摇头,心想:已经让雅馨、雅诺注意了,怎么还是中了冰魄银针的毒。难道这就是主角的定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