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郭靖签下的借据!

司徒傲对黄蓉是很不喜欢,黄蓉刚刚跟洪七公说的话,司徒傲等人也都听见了,司徒傲冷哼一声,说道:“黄帮主,我们若是要对付你们,根本不用用什么手段,难道你认为你们走的出我们的阵法吗?你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阵法,只是我们庐山八十一个小阵中的第一个阵法,后面还有八十个阵法在等着你们,有了这些,你觉得我们还需要有别的手段来对付你们吗?师父说会给你们五年的时间,就一定会给你们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里,只要你们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是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同时我想要告诉黄帮主,只有你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不要认为别人只会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这些手段,我们逍遥派根本不需要,或者说以你们的实力来说,根本还不配让我们用这些手段。呵呵——既然你们害怕这个盒子里的东西,不敢动,那么就由我来跟你们说明一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司徒傲将那个小册子从木盒中取出,随便的翻看着,说道:“大家应该都知道浮云酒楼吧?”浮云酒楼现在在民间可是很有名的,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不过当司徒傲提起这个名字时,洪七公也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浮云酒楼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虽然他常常去人家的厨房偷东西吃,但是他自信别人不会知道。

看到自己已经提起了所有人的兴趣,司徒傲继续说道:“浮云酒楼的幕后老板跟家事是至交好友,前些日子曾来过我们逍遥派,跟家师说起过一件很让他头痛的事情。哎——洪老帮主喜欢吃,对浮云酒楼的食物情有独钟,这让所有浮云酒楼的人都很高兴,可是让他们头疼的是,说年来洪老帮主在浮云酒楼吃了不少东西了,可是这饭钱却一直没有——”说道这里,司徒傲停了下来,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出司徒傲话里的意思。那就是洪七公吃东西不给钱,人家来要账了,虽然大家还没有想到洪七公偷东西吃,但是这样的效果让司徒傲等人更加高兴,偷吃跟赖账,他们更加希望后者出现。

现在的洪七公脸色是瞬间三变,他喜欢吃,也常常去偷东西吃,曾经他还拉这郭靖黄蓉去皇宫里偷东西吃。这些事情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说,因为有些事情知道跟说出来有明显不同的两种结果。

看到这样的情况,司徒傲冷冷一笑,他是不可能就此放过洪七公的。“这本小册子上记载的就是洪老帮主这些年在浮云酒楼吃过的东西,花了多少钱在上面都有记载。洪老帮主若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好好的查看一下上面的记录是否正确。”说完,司徒傲将那些小册子扔给了洪七公。

这次洪七公很痛快的就借助了那本小册子,不管司徒傲刚刚说过的那些话,司徒傲刚刚将那本小册子拿在手中那么长的时间都没事就表示那本小册子没有问题。拿过小册子后,洪七公随便翻了翻,可是他越翻越心惊。他一直觉得自己偷吃的都很隐秘,可是这小册子上的东西让他觉得后背发麻。

其实说起这个来也不是很难,除了洪七公司徒情相信没有人敢到浮云酒楼偷吃,而且还能不让人发现。所以只要厨房发现这样的情况,就全都算到洪七公头上,而且洪七公偷吃了这多就了,他那里记得自己都吃过些什么啊!

“在小册子的最后,记着最后的总金额,如果你们对这个金额有所怀疑的话,可以自己算一下,黄帮主的算术不是很厉害吗!”黄蓉刚刚的话,已经严重的得罪了司徒傲了,在司徒傲跟逍遥派的所有人心目中,司徒情就是上帝,黄蓉如此的怀疑她,又怎么会不得罪人呢!

洪七公只是丐帮的一个前任帮主,一个老叫花子,他真么会那么多钱来支付这些饭前呢?而且洪七公每次去吃的可都是浮云酒楼最好的菜,尤其是满汉全席,每次浮云酒楼做满汉全席时洪七公都会去偷吃,为此司徒情只能下令让人在准备材料时准备两份。

郭靖黄蓉都是洪七公的弟子,对洪七公就像是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洪七公的事情他们自然会管。可是当他们看到小册子上的金额时两人都犯难了,他们桃花岛是还有些钱,可是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带那多钱。

司徒情之所以会离开,就是为了这件事,再此之前司徒情可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先是让人好好调查了桃花岛的产业,他们手里所有的钱加起来在除去洪七公欠的饭钱,就不剩多少了,可以说现在的司徒情比黄蓉还要了解他们桃花岛的产业。

看着他们那样子,司徒傲说道:“你们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关系,我们逍遥派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们可以写个欠条,我们对你们还是很放心的,虽然你们丐帮的先祖做过很多卑鄙无耻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司徒情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情,所以早在以前就跟司徒傲说好了,尽最大的努力打击丐帮。所以在黄蓉拿出了一颗夜明珠要求用这颗珠子抵账时背司徒傲拒绝了,这次司徒傲是只认金银,不认珠宝。不过司徒傲到时很会说话,说什么这颗珠子要比那些饭钱值钱的多,逍遥派不会占人便宜,让在场的人好好的将他夸奖了一番。

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由郭靖写下了一张借据,不过这次司徒傲可是将洪七公气的不轻,从头到尾这个老乞丐的脸就没有一个正常的颜色。

在郭靖签下了借据后,司徒傲让书恨带他们下山,这次所有的人都很聪明,没有人反对都乖乖的在书恨的带领下下山去了。所有的人都不担心书恨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只要在庐山,在逍遥派的阵法中,就是一个江湖三流实力的人都能安全的从这些人手中逃离,更不要说是书恨了。

在书恨的带领下,所有人都离开了,不过在半路他们遇到了在他们之前离开的全真教。现在的全真教可没有了先前的气势了,所有的人都狼狈的很,而且他们中少了很多人,大家都知道这些人很可能都死在了逍遥派的那些阵法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