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初见欧阳锋!

现在洪七公真的觉得很矛盾,虽说他从第一天见到司徒情时就对他有看法,但那毕竟是他自己的事情,而且这几年逍遥派救助了不少的孤儿跟难民,同时也杀死了不少的蒙古兵,司徒情所做的这一切江湖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通过这些事情洪七公本来对司徒情的看法改变了不少,其实说起来他们两人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要真的说起来,可能是两人八字反冲,洪七公看司徒情不顺眼罢了。但是今天司徒情突然对可儿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出手,这让洪七公有矛盾了起来。当然了知道现在洪七公还不知道司徒情是为什么对可儿出手的,他到这里时事情早已经开始了,所以洪七公到现在还不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

现在的司徒情可不管这些,既然已经确定洪七公到达华山,那么臧边五丑等人也已经来了,计划了这么久,司徒情等的就是这一天。

第二天司徒情等人上华山时,正下着大雪,白茫茫的一片,甚是好看,不过温度也是极低的。不过以司徒情等人现在的功力,周围环境的冷热对他们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了。所以司徒情等人还是穿着原来的单衣,只不过加了一件披风而已。

不过司徒情他们的披风可也不简单,司徒情身上的披风是一件黑色的,更准确的说是一件由黑色貂皮跟黑色羽毛做成的双面披风。而今天司徒情穿在外面的是黑色羽毛的那一面,一根一根黑色的羽毛非常柔顺的排列着,而这些黑色的羽毛则是来自司徒情庐山上的仙鹤的身上。其他的人传来披风都是雪白色的,不过他们所有的貂皮都是经过特别精选的,毛色光亮且没有一根杂毛。

第一次来到华山,且又有如此美景,司徒情决定要好好的欣赏一下华山的景色,反正现在洪七公跟西毒——欧阳锋都还没有来。

天雪在见到华山的雪景之后好像非常的兴奋,在司徒情怀里一刻也不老实,小脑袋转来转去的到处乱看,最后没有办法,司徒情只好放它自己到处去玩了。

其实天雪是天山雪狐中的一种,司徒情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跑到庐山来,在遇到天雪之后,司徒情曾派人将庐山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不过却再也没有找到第二只天山雪狐。

“师父,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斗。”

“哦——”应该是洪七公跟臧边五丑他们了,如果洪七公已经遇到了欧阳锋的话,不会只弄出这么一点动静。“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慢慢的,司徒情听到那边有人开始说话了,听那人说话的声音,司徒情可以断定那人是洪七公。

因为司徒情的关系,洪七公没有赶在藏边五丑之前来到华山,而且这时杨过还在终南山,洪七公就更加没有有机会睡上个三天三夜了。

“老叫花子,你等着,我们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司徒情正站在里洪七公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之间藏边五丑像串糖葫芦一样串在一起,最前面真是那个与洪七公对话人。

“稀奇、稀奇,你们五人的内功还真有些门道,你们的内力可以相互传接,这门内功很了不起。你们的师傅是谁?”

“我们的师傅是西藏圣僧,蒙古第一护国大法师,金轮法王坐下第二弟子——达尔巴!”

“金轮法王?达尔巴?没有听说过,不过西藏有个和尚,叫做什么灵智上人,倒是见过,不过他的武功虽然强过你们,但是所学却不是什么上乘武功。你们学的武功很好,恩——大有道理。你们回去叫你们的祖师爷来跟我比划比划。”

“哼——我们祖师爷乃是西藏的圣僧,蒙古第一国师,神通广大,天下无敌,怎么——”那人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己的同伴捂住了嘴巴。原来是那人见洪七公有意放过他们,怕他说出什么话得罪了洪七公,所以才捂住他的嘴巴。随后那人,说道:“我们一定会回去找我们祖师爷来的,您老放心——”

不过这是,不知那里传来锋、锋、锋几声响声,山角后转出一个人来。这人身子颠倒,双手各持一块石块,司徒情见到这人大喜,因为他知道这人就是欧阳锋,是他们来华山的最终目的。

欧阳锋跃到藏边五丑的身后,伸出右脚抵在臧边五丑的背上。一股大力通过五人的身体一路传将过去。洪七公见到欧阳锋突然出现也是大吃一惊,对于这个多年的死对头的实力洪七公可是很了解的,知觉的手上一沉,对方的内力涌了过来。洪七公急忙加劲反击,不过这样一来藏边五丑可就倒霉了,他们五人最后的下场自然是五脏六腑均受了伤,筋酥骨软,成了废人。

欧阳锋刚刚听到藏边五丑说他们的祖师爷“金轮法王”武功高强,天下第一,便想要去找他比试。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老叫花子——洪七公武功也非常的不错,依稀相识,便想要先跟他较量较量。见藏边五丑滚蛋了,欧阳锋说道“喂,你武功很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洪七公一听,又见欧阳锋脸上神色迷茫,知道他十余年前发疯之后,始终没有痊愈,于是说道:“我叫欧阳锋,你叫什么名字啊?”

而这时司徒情让无情、铁手前去追赶刚刚离开的藏边五丑,取回他们的首级,自己等人来到山坡下,像洪七公跟欧阳锋所在的地方走去。不过如果现在有人看到司徒情等人,一定会吓一大跳,他们虽然看起来还是在走路,但是他们每走一步都跨越几十米,犹如传说中的缩地成寸。

司徒情在听到洪七公的话后,也已来到他们身边,“哈哈”大笑道:“洪七公,你什么时候改了名字了,我怎么不知道啊!还有啊,你怎么连姓氏都改了,这可是件大事,需不需要我帮你到江湖上宣传宣传,这样大家在下次见到你时才不会叫错你的名字。”

其实原来司徒情对洪七公还是挺敬佩的,但是在司徒情第一次见到洪七公是,洪七公就将他逼到了敌对的位置上,而且还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不过虽然司徒情先前非常的讨厌丐帮,但是最近几年司徒情对丐帮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洪七公想要找司徒情的麻烦显然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同时洪七公在言语上非常的不客气,这彻底的激怒了司徒情,毕竟这是有关面子问题,大家在江湖上混,拼的不就是面子吗?现在司徒情对待洪七公的态度就是:原来不想找你们麻烦那是给我大师傅面子,暂时放你们一马,不是怕了你洪七公,现在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了,那我自然会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