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情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刚开始时开始老老实实的看了几天的佛经。后来觉得差不多了,才找来内藏九阳神功。司徒情没有想过要将九阳神功抄录下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发现自己多了一项特殊功能——过目不忘。而且像这样的神功如果抄录下来的话,太危险了,还是记在自己的脑子内让人毕竟放下。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将九阳神功全部记在脑子内,在确保没有任何问题后,司徒情的藏经阁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司徒情担心会因为自己的到了,让其他的人也发现了九阳神功的秘密,所以在离开是故意将九阳神功给刮画了,让人看不出原来的字样。其实这个不能怪司徒情,毕竟在这样一个乱世之中,想要生存就要不择手段。不过为了弥补其他人的损失,司徒情觉得以后一定要找到张君宝,自己收他为徒,传他全套的九阳神功不就可以了。郭襄吗?自己来了,就不会让她出家当道姑的,而且她的那个徒孙灭绝师太,我可是十分的讨厌的。

随后的几天因为老爸一直在跟方丈大师请教武功,我不便待在一旁。所以这几日来我一人没事时就在寺内或是后山闲逛。倒不是他不像尽快开始练功,一是在少林寺内他不敢,二是他不知道要怎么练,我根本就不懂什么经脉、穴道。

不过这几日在后山闲逛时,让我发现了一只很有趣,很有灵性的小猴子。

这日司徒情于往常一样,带着一个苹果到后山去找那只小猴子。来到约好的地点后,就看到那只小猴子蹲在一棵树上冲着司徒情“吱——吱——”的叫。司徒情将苹果抛给小猴子,可今天这猴子竟然一改常态,又将那苹果丢了回来。还在司徒情疑惑不解之时,那小猴子来到司徒情身边,拉着司徒情的衣服,让他跟着自己走。

司徒情见小猴子如此模样觉得有趣,有很好奇它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所以也就这个它去了。小猴子带着司徒情在后山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山谷。而在这山谷的深处有着一间小木屋,不过木屋内到处都是土,显然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

小猴子又拉着司徒情来到小木屋后的一个树林内,在进入树林的哪一刻,司徒情突然见到整个树林内烟雾弥漫,后退了一步在离开树林后,所有的烟雾都不见了。

“奇门遁甲?哇塞,真有怎么厉害。”虽然司徒情对奇门遁甲什么的都不熟悉,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出来,布这个阵的那位前辈很厉害。

小猴子见司徒情不动了,又去拉他的衣服,让他进树林。司徒情拍了拍小猴子的头说道:“小家伙,你是要带我去见那个布阵的前辈吗?”

小猴子好像听的洞司徒情的话,点了点头,用小爪子指了指树林。就拉着司徒情向树林走去。司徒情怕迷失在这树林内,所以紧紧的跟在小猴子后面。

在这树林内转了半天,司徒情跟着小猴子来到了一个山洞外。司徒情看了看山洞,里面黑乎乎的,好像挺深的。“难道那前辈就住在这山洞内?”

小猴子拉了拉司徒情的衣服,指了指山洞,又指了指树林,好像是在告诉司徒情布阵的人就在山洞内。

司徒情恭恭敬敬的说道:“晚辈司徒情拜见前辈。”

司徒情等了会不见有人回话,又恭恭敬敬的说了一边。这倒不是他不想进洞,而是他根本不敢。他现在只是个两岁小孩,虽然不知道洞内的前辈武功如何,就算人家武功不怎么样,杀他这样的小猴子绝对没有问题。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在这里等着吧!

小猴子见司徒情老老实实待在洞口,有些不解。拉了拉司徒情的衣服,指了指山洞,就向内走去了。司徒情见小猴子让他进洞也就跟了进去,管他的,反正是小猴子让我进的。

在进到山洞最里面,司徒情才发现,原来山洞内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人,只有一口石棺而已。小猴子对这石棺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树林。司徒情见状问道:“石棺内的就是那位布阵的前辈吗?”

小猴子点了点头,从石棺下拿出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司徒情。司徒情接过木盒子问道:“这个是要给我的吗?”

见小猴子点了点头,司徒情也就不客气的将木盒之打开了。不过盒子内的东西却让他大吃一惊,不——不是吃惊,而是震惊。

小木盒最上面放着的是一封信,信是没有什么的了,最主要的是那个写信的人。这封信原来是虚竹留下的,而石棺内的人就是虚竹跟西夏公主。

司徒情这个来自未来的人自然知道虚竹是谁了。这个可是“天龙八部”中运气超好的人,他的运气甚至超过了段誉。随随便便放了个棋子就得到了无崖子七十年的功力,后来随便救了个人就是天山童姥。在西夏皇宫逃命时竟然还能学的高明的武功,后来还找了个漂亮老婆,最后竟然还吸了天山童姥跟李秋水两人的功力,成为灵鹫宫的尊主。不得不说虚竹的运气太好了。

不过他信上说,自萧峰跳崖后,他就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后来他带着西夏公主回到了灵鹫宫,后来两人有了一个儿子,一家三口生活的非常幸福。可不想后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那些家伙无耻之极,没有了生死符的约束后,他们又贪图灵鹫宫的武功跟财宝,在虚竹带着西夏公主回西夏探亲时围攻灵鹫宫。当虚竹跟西夏公主回来后,在天山脚下遇到拼命护着他们儿子逃出来的梅剑。原来在最后,灵鹫宫众人不低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兰、竹。菊三件炸毁了灵鹫宫的所有通道跟敌人同归于尽了,由梅剑护着少主人逃走去找虚竹。可惜在梅剑下山时,遇到了很多敌人阻击,不敌身受重伤,而虚竹的儿子也受了很重的内伤,最后两人都不知身亡了。虚竹在悲伤之下走火入魔,狂性大发,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些留守的人全部都杀过了。后来在西夏公主跟薛慕华的帮助下才清醒了过来,想到发生的一切,对这个江湖心灰意冷。本想带着西夏公主去大理找段誉的,可没想段誉竟然死了。两人后来就来到了少林隐居在此,而薛慕华等人因武功低微,不敢自称逍遥中人,怕辱没了师门。所以好好的一个逍遥派就这样消失在江湖之中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以前看射雕、神雕都找不到一个逍遥派的人。原来都死光了,哎——好好的一个逍遥派灵鹫宫竟然因为内乱而消失了。不对,还有一个李沧海啊!不过李沧海并不是逍遥派的人,而且逍遥子只是教了她一些最基础的武功而已。”

再看木盒内的其他东西,差点让司徒情高兴的晕过去。只见那木盒内放着的竟是北溟神功、小无相功、凌波微步、天山六阳掌、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六脉神剑、生死符解药的制造方法、跟逍遥派的一个医书,一本阵法的书、还有逍遥派的掌门指环。

本来木盒内只有虚竹留下的小无相功、凌波微步、天山六阳掌、那两本书跟逍遥派掌门指环而已。其他的东西则是西夏公主放进去的。虚竹虽对江湖心灰意冷,隐居在此,但是他还是希望有人能有继承逍遥派,随意才会留下这些东西。

在虚竹走火入魔后,虽然清醒了过来,但是还是留下了极重的内伤。只因他内力极为深厚,又有薛慕华的药物帮助才会没事,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内伤也越来越重,最后压制不住,内伤复发而亡。

虚竹死后,西夏公主也紧跟着殉情死了。不过在他临时之前将降龙十八掌等武功秘籍也放到了那个木盒之内。他知道自己的丈夫这些年来,常常自责,灵鹫宫跟逍遥派都毁在了自己得到手中。西夏公主留下这些武功只是希望日后有人找到这些东西,重建逍遥派灵鹫宫。毕竟武功越高希望才越大。

北溟神功、凌波微步、六脉神剑都是段誉留下的。段誉、虚竹两人是想要毁了北溟神功,两人都认为此功有伤天和。但都来又想这北溟神功乃先人所创,这样做对先人有些不敬,所以最后才留下了它。两人均想只要以后不再让其他人习得此功不就可以了。没想到现在却便宜了司徒情。

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乃是在少林英雄大会后萧峰留给虚竹的。在少林英雄大会后,萧峰本想立刻会大辽去,毕竟他的身份不适合留在这里。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本都是丐帮之物,萧峰不便在中原就留,便想要让虚竹在日后将这两门武功转交给丐帮的新帮主。

生死符的解药自然是西夏公主留给他的了。虚竹跟西夏公主成亲后,两人恩爱无比,虚竹对西夏公主可是从不隐瞒任何事情。所以那些武功放在那里她自然也都知道。在虚竹死后,西夏公主将那些武功也都放到了小木盒中后,就殉情,陪着虚竹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