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两绝之斗!

所以后来在庐山时司徒情挑明了他们逍遥派跟丐帮、少林的关系,且这两次见到洪七公司徒情都没有给他面子,而且还总是忍不住讽刺他几句。

欧阳锋是疯了,但是他却不是傻子,他自然能从司徒情的话中听出那个老叫花子叫洪七公而不是欧阳锋。同时欧阳锋虽然疯了,但是多年来他跟洪七公之间的恩怨使得他现在每次见到洪七公还是会感觉非常的气愤。

虽然心中非常的气愤,但是欧阳锋还是能控制自己,现在他只想知道自己是谁。“你知道这老头是谁,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天下无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

“西毒?欧阳锋?欧阳锋?”说道这里,欧阳锋无意中看向司徒情的方向,却发现了一直站在司徒情身边的司徒傲。突然神色变得非常诡异,跃到司徒傲的身边,大叫道:“克儿,克儿——”

听到欧阳锋的话,司徒情明白欧阳锋一定是将司徒傲当时自己的儿子“欧阳克”了。其实说起来欧阳锋会认错司徒傲也是很正常的,首先司徒傲跟欧阳克一样,总是一身白衣如雪,而且两人都长得十分俊秀,但是欧阳克的容貌却比不上司徒傲。欧阳克每次出门,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大量的美姬,这里虽然没有美姬,但是却有雅馨、雅诺。欧阳锋脑子不清楚,虽然没有到见到谁都叫儿子的地步,但是在面对与欧阳克如此相似的司徒傲是,他还是认错了,毕竟有杨过这样一个先例在,司徒情等人也都很理解他。

但是紧接着欧阳锋突然脸色一变,说道:“克儿,你在旁边等着,爸爸现在就去教训一下那个老叫花子,一会就回来陪你,你乖乖的在旁边等着。”

洪七公听到欧阳锋的话觉得很奇怪,欧阳克是欧阳锋的侄子,这是全江湖的人都知道的,这是洪七公突然听到欧阳锋自称为欧阳克父亲,自然会觉得很奇怪,不过后来想想可能是欧阳锋疯了,搞错了,不过在场的,也只有司徒情才知道欧阳锋是疯了之后,说出了实情。

洪七公先前戏耍欧阳锋被司徒情讽刺,心里觉得十分的尴尬,司徒情身份特殊,洪七公在对待司徒情的问题上一直都很矛盾。不过欧阳锋可不知道这些,同时也他不会管这些,现在他只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洪七公。就算现在欧阳锋疯了,但是他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想要做天下第一。

司徒情长这么大,可还没有见过天下无绝动过手,他们可都是代表这现今武林的顶峰,能有机会见识一下他们的武功,司徒情自然不会放过。司徒情的武功大多都是学自萧峰跟虚竹等人,还有的就是根据琅嬛玉洞跟还施水阁中的武功秘籍自创的,可以说司徒情根本就没有学过这个时代的武功,当然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不算。司徒情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武功很高强,不要说是他了,就是他逍遥派门下的弟子,武功在江湖上都死数的上的,但是司徒情一直以来却不知道自己在江湖上的定位是什么,因为他很少在江湖上动手,而那些跟他动过手的人都已经死了,那时司徒情根本就没有用过全力,所以他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全力出手的话,江湖上有几人能够接住。所以说现在,江湖上顶尖的存在的无绝,成了司徒情勘察自己实力的对照品。

“好好的看着,这两个人都是现今江湖上顶尖的高手,这样精彩的节目可是不多见的。”

虽说司徒情很少与人动手,但是这不代表司徒情没什么武学见识,相反的,司徒情的武学见识学子王语嫣,虽说王语嫣不会任何武功,可是当时江湖上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的武学见识比王语嫣强,单论武学见识王语嫣绝对可以称之为江湖第一人。

刚开始时司徒情还是很认真的在看洪七公跟欧阳锋的战斗,但是慢慢的司徒情对他们之间的战斗失去了兴趣。虽说欧阳锋的“蛤蟆功”是自创的,但是很多原理都是跟其他的武功相通的,所以在司徒情见识了“蛤蟆功”后,也便对这“蛤蟆功”失去了兴趣了。

洪七公跟欧阳锋都是江湖上成名的前辈,两人武功高强,可毕竟也都上了年纪,终于在两人对了一掌,各滑出几米后,对峙了起来。

而这时司徒情对他们的打斗也失去了兴趣,见两人对峙了起来,变想要借此机会让两人停手,司徒情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他们在这大雪天里耗着。“两位,现在已过正午,两位何不休息一下,用些餐食,稍后在行比斗。”

想要让洪七公罢手,只能用吃的来对付他,所以司徒情才会如此说,不过这个办法对洪七公却真的很管用。

看到洪七公慢慢的退出了战斗圈,司徒情微微一笑,而就在这时,前去解决藏边五丑的无情跟铁手也都回来了。司徒情偷偷的给其他人打了个颜色,虽说众人的关系是师徒或主仆,但却都是从下一起长大的,自然明白司徒情的意思。所以其他人都慢慢的有意无意的挡在洪七公跟欧阳锋之间,而司徒情则悄悄的来到了欧阳锋的身后,出其不意的点了他的昏睡穴。

其实本来欧阳锋会倒转筋脉,司徒情是不可能点了他的穴道的,但是欧阳锋误认司徒傲是欧阳克,在跟洪七公比斗结束后,一颗心都放在了司徒傲身上了,所以没有注意到司徒情,而司徒情在误饮了闪雷的血厚内功变得非常的奇特,现在司徒情的内功融合了“小无相功”“北冥神功”“九阳神功”的特性,出其不意才成功的点了欧阳锋的穴道。

不过随后洪七公也发现了司徒情的举动,虽然洪七公跟欧阳锋之间有不少的过节,但是两人毕竟认识多年,情分还是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