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可惜。怎么没有天山折梅手、白虹掌跟八荒六合为我独尊功啊!八荒六合为我独尊功虽然有些小小的副作用,自己不练可以给别人练啊!练好了那可是一个超级打手啊!

嗯——算了,自己现在身上的神功够多的了,做人还是要知足。

对这石棺拜了九拜,这乃是逍遥派的拜师礼。

“师父、师娘,你们放心吧!弟子一定会重振逍遥派昔日雄风的,并重建灵鹫宫。”

然后带着小木盒跟着小猴子回到了少林寺,而这时他老爹也正在到处找他。见到司徒情回来,肯定少不了一番询问,还好路上司徒情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立刻装出一副害怕、委屈的样子,恭恭敬敬的说自己在后山跟小猴子玩的忘了时间了。

司徒烈见自己儿子那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吩咐他好好吃饭,然后回去休息。心想自己儿子虽然聪慧、懂事,但毕竟还只是个两岁的孩子,贪玩也是正常的。想到原来在家时,情儿从来都不玩,对此自己跟妻子还担心了好久呢!现在儿子知道玩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

这时司徒情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回到房间去了。将房门窗子全部关好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那木盒子。取出那几本秘籍,不过说本有些不准确,因为除了生死符的解药做法是用纸张记载的,还有那两本书,其他的都是用布、丝绸记载的。

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记了下来,本来司徒情也想将它们毁去,可是又有些舍不得。毕竟九阳不是自己的,不能带走所以才毁了的,可是这些可都是自己的了。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取来针线将它们缝在了自己的衣服内侧,等回到家后再将它们拆下来藏好。

随后几天,司徒烈还是每日像方丈大师请教武功。可司徒情在去后山找小猴子时就再也找不到它了,这可让司徒情郁闷了好些天。不过既然找不到小猴子,司徒情就在他们每天见面的那个树下研究逍遥派的那本医书。现在无法练功就只能研究别的了,阵法倒还可以晚几日在看,先研究一下医书吧!俗话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想当初,薛慕华只是学了逍遥派一些粗浅的医学就能如此的厉害,这逍遥派的医学有多厉害可想而知了。

司徒情只有了一天的时间就将整本医书都记住了,可里面还有很多的东西并不了解。没办法,他以前可从没有接触过医学。只能在老方丈没事时去请教他,不过老方丈对医学也不是很了解,只能请来达摩堂的首座来教导司徒情。

父子两人又在少林寺内待了几日就回去了,毕竟两人也出来一个月了。对于自己这辈子的母亲,司徒情还是很有感情的,上辈子没有体验到的亲情都在这一辈子补上了。对此,司徒情还是很感激老天爷的。

终于离开了少林寺了,现在司徒情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一半是因为可以回家了,代表他可以吃肉了,二自然是因为他终于可以练武了,身怀多门武学秘籍可是却不能练,这可是对司徒情最大的折磨。

在回家路上的这几天,司徒情总是有意无意的请教自己老爹一些武学问题。如果老爹问起,自然是说在少林寺内无意间听到那些和尚说起了,所以好奇问问,司徒烈倒也没有什么怀疑。

就这样一路上偷偷摸摸的也让司徒情学会很多东西。现在司徒情已经开始修炼“北溟神功”了。

回到家中,司徒情便提出要学医的要求了。毕竟这可是以后行走江湖的资本,而且现在司徒情也对医学有了一些兴趣了。而且更让司徒情兴奋的是,那医书的后半部竟然是毒经,讲的全部都是如何用毒的,毒这可是好东西啊!司徒情想要学医,有一半就是因为这毒。

他老爹对自己可是疼爱的很,见自己想要学医,自然也是答应。但是却有说自己现在太小,等过几日大些时再学。其实说简单了就是怕自己小学不会,自信心受到打击。

对此司徒情虽然很感激自己的老爹如此为自己着想,但是担心却有些多余。虽然在前世时司徒情是混黑社会的,但是现在黑社会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想当年,干爹送自己跟傲去国外读书,自己可是获得了三个硕士学位,两个博士学位!平时休息时,还学过调酒、还有很多的乐器,不过那些都是用来追女孩子的。

父子两对峙了一个下午,最后以司徒情的全胜结束了。

第二天司徒烈就找来了一个大夫教导司徒情医术。那老大夫刚来时见司徒情年少,很是生气,觉得一个两岁的小娃娃能懂什么。以为司徒烈故意开他玩笑,如果不是因为司徒烈在当地还有些名望,他早就走了。

司徒情自然看出那老大夫的心思了,心中自然有些不满,想到还要跟他学医术,暂时想不理会他。在随后的交谈中,司徒情有意无意的吐露一些医学中的问题,这些可都是在少林时跟那个达摩堂的首座学的,那老大夫听到司徒情的话,当下大吃一惊,在看司徒情的眼神也变了。再然后收徒的过程可就十分的顺利了。不过老大夫还要给人看病,不能留在司徒家,所以以后每日早上司徒情都要到他的药铺中跟他学习。

对此司徒情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他要跟那个老大夫学习的只是最简单的医术而已,高深的东西逍遥派的医书上都有,根本不需要跟他学。所以司徒情将学医的时间定在三个月。

就这样,司徒情每天早上去药铺学习,下午自己在家中研究那医书跟毒经。晚上就在自己房内练功,现在司徒情可是非常的感谢自己这一世的父母,将他生的天赋极高,刚刚修炼“北溟神功”就有了气感,随后的日子里进度也是极快的。而且他这一世从两岁就开始练武,体内有着一口先天之气,他练化了这口先天之气,对日后的可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现在司徒情开始修炼“小无相功”了。司徒情记得天龙里提起过,无崖子就是两种武功一起练的,所以说司徒情想来应该没有什么事,也便练了起来。而且这小无相功可是能模仿一切真气,这可是好东西啊!而且这小无相功小成后就可以自己在体内不停的自行运转,就好像司徒情在不停的练功一般。

这日一早,司徒情与往常一样,由镖师护送着去药铺学习医术。到今日为止,司徒情已经在药铺学习两个多月了。想要学习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经学会了,所以司徒情绝对在这个星期结束后,他就不再来了。医书、毒经上的内容他也都基本了解了。所以从下个月起,司徒情想要学习“易经”,这可以以后学凌波微步的基本。

从药铺回来时,司徒情还在思考这刚刚在药铺内学到的医理。想当年司徒情考研时都没有这么认真过。走着走着,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打断了司徒情的思路。随意的看了那么一眼,只见一个富家公子在欺负一个小乞丐。本来司徒情是不想管这事的,毕竟一个两岁的小孩之,能有什么用呢?可司徒情无意见看到那个小乞丐的样子,离开愣在了那里。

那个小乞丐竟然长的跟傲一模一样。那个公子还在招呼自己的随从打那个小乞丐,现在司徒情可是忍不住了,就凭那个小乞丐的样貌,也不能让这些人欺负他。

立刻让前来接自己的保镖将那几人拉开,自己将那个小乞丐从地上扶了起来。现在近距离的看他,真的长的跟傲好像啊!一瞬间司徒情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那时候自己跟傲常常让人欺负,每天都被人打的浑身是伤,傲比自己大些,每次都护在自己前面。

那富家公子见有人打扰自己,还无视自己,自然非常的生气。“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管少爷的事?”其实这个镇上,人人都认得司徒情就家的镖师,而这个富家公子平日里都只顾着看美人了,所以才不得司徒情跟他身边的那个镖师。

司徒情也不理会他,拉着那个小乞丐就走。

这下那个富家公子可是完全愤怒了,平日里他仗着自己老爹有钱,在这里可是说是横着走,谁见了他不是点头哈腰的,这个臭小子竟然敢不给自己面子,这让他怎么能够忍受。

“站住,那个臭乞丐弄脏了少爷的衣服,你们就像这么走吗?”

司徒情拿出了一锭银子,随手就后扔去,头也没回继续拉着小乞丐走了。那镖师看了那个富家公子一眼,冷冷一笑,就跟着自己的少爷走了。他们倒也不怕那人报复,毕竟在这跟镇上他们还真没怕过谁,就是县令也要给他们总镖头几分面子,毕竟没人愿意与江湖众人为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半夜跑来给你一刀。

回到家后,不管是下人还是镖师见自己的少爷带了个小乞丐回来,都很是奇怪。司徒情也没解释什么,只是让人通知自己的父母今天中午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了,又让人给自己的房内从来两份饭菜,还从两桶热水来。便带这小乞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