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乞丐可能没见过有钱人家,所以一路上都很拘束。回到房内后,司徒情见那小乞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样子,笑了出来。那小乞丐见司徒情那样子,就更尴尬了。司徒情假装咳了几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狗剩。”那小乞丐回答的也很干脆。

“你愿不愿意以后都跟着我。”毕竟他长的太像傲了,司徒情可不想他回去继续乞讨,受别人的欺负。

“你愿意让我留下来。”那小乞丐显然很不相信司徒情的话。

“那是自然,只要你愿意就留下来跟着我。不过你要听我的话才可以。”司徒情虽然因为他的样子想要将他留下,但是也不像给自己找麻烦。

“好,我愿意,我愿意听你的话,以后都会听你的话。不过,你会给我吃的吗?”

“呵呵——自然,你以后跟着我,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还有,你的名字也不怎么样,还是换一个的好。你姓什么?”狗剩这个名字,司徒情可是叫不出口。

“我不知道,妈妈一直都叫我狗剩的。”

“你以后跟着我,那就跟我姓司徒好了。我给你改个名字,嗯——今后你就叫司徒傲!”

随后就有两个小人给司徒情从来了两桶热水,让司徒傲沐浴。而司徒情则让人将司徒傲的那些脏衣服扔了,找来一套自己的衣服给他换。司徒傲也就两三岁的样子,跟司徒情身材差不多,随意穿他的衣服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待司徒傲换好衣服出来后,众人全都眼前一亮。没想到刚刚那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换了身衣服,竟然变翩翩美少年了。

想当初司徒情在前世孤儿院时,就是因为他跟傲两人长的漂亮,讨人喜欢,才会被其他人欺负的,由此自然可是想想两人的容貌了。这世司徒傲长的跟傲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司徒傲的头发要长一些。

而司徒情跟前世长的却不一样,虽然如此,但司徒情的容貌也是极好的。这一世司徒情的父母的长相都很好,而司徒情更是继承了两人的优点,虽然这世容貌改变了,不过却比前一世更加俊美了。

两人用过餐后,司徒情便带着司徒傲去见他的父母了。父母也都是善良之人,见司徒傲长的俊秀可爱,很是喜欢,便让人他留了下来,跟在司徒情身边也可以跟他做个伴。说起自己的孩子,两人心里一阵欢喜一阵忧愁。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聪明,小时候也从来不哭,也不笑,从不玩耍,一点也不像个小孩子。

司徒烈见自己儿子有了个玩伴高兴不已,立刻命人将司徒情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给司徒傲住。不过却让司徒情拒绝了,让人在自己的房间内加了张床,以后司徒傲就跟自己住一间房。司徒烈原本觉得不妥,毕竟这时只有在房内伺候的丫头才能住在主人房内,方便服侍,司徒傲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不过见司徒情坚持也不忍拒绝他的要求,也就答应了。

随后的几天,给司徒傲的新做的床也送来了,而前几天他则是跟司徒情睡同一张床的。

从现在起司徒傲也算真是的成为司徒府上的人了,虽说大家是让他跟着司徒情负责照顾他,不过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大家也没有指望他能做什么,只是想他给司徒情做个玩伴。不过虽然有了司徒傲的加入,不过司徒情的生活却一点也没有改变,第二天一早还是来到了药铺学习医术。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现在司徒情不管走到那里,后面都有是个司徒傲跟着,就算司徒情上厕所时也是一样。本来司徒情很不习惯,想要说些什么不然他再那么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的,但是见司徒傲在这里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熟悉,而且见到其他人也还有些害怕,也就算了,只能让继续跟着了。

在司徒情学完医书后,便不再去药铺了,自己在家里研究起了那本医书,过得几日将里面的内容都弄明白了以后,便开始学习起了“易经”。

而前几日司徒情见自己在学习医术时,司徒傲自己一个人无聊,便开始叫他认字。司徒傲虽然是个三岁小孩,但是也是很聪明的,学起来也算挺快的。因为司徒情亲自教他,所以也学的很认字。司徒傲对自己这个小主人也是忠心无比,而且对他也很依赖。同时司徒情是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救了他,后来有对他那么好,连自己的床也让自己睡,这一切都让司徒傲感动的不得了。而且司徒情在平日里偶尔会带出一丝的威压,让司徒傲从内心深处生出了意思敬畏,而这丝敬畏更陪伴了司徒傲一生。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半年。在这半年里,司徒情的北溟神功跟小无相功都已小城,而且司徒情也开始修炼“凌波微步”了。同时他也将那医书跟阵法都研究清楚了,现在就算是碰到黄老邪跟他拼阵法司徒情也不怕了。毕竟逍遥派留下来的都是最好的,全部都是精华啊!黄老邪虽然厉害,但是他基本都是自己研究的,自然比不上司徒情这个踩着先人步法。

而自从司徒情开始学习“凌波微步“后,就跟司徒烈要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平日里只有自己跟司徒傲两人居住。当然在跟自己老爹说时,却是说要研习医术,怕人打扰。司徒烈本来很担心儿子自己一个人住会不方便,但是司徒情一直坚持,也只好随他去了。反正还是在家又不是出去住,随时过去看看也就可以了。

司徒情在院内一边一边的练习着“凌波微步”,司徒情虽小,但长的粉嫩嫩的很是可爱,加上他一身白衣,走起着“凌波微步”也非常的潇洒。司徒傲在一旁看的也是羡慕不已,司徒情练功从来都不避讳他,可司徒傲三岁小孩,你就是让他看,他也学不会,什么都不懂,只是知道司徒情走起来很好看。

司徒情又走完一边“凌波微步”,回头看到司徒傲羡慕的眼神。对此他一早就知道了,近几日里他也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现在见司徒傲如此神情,好像心里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带着司徒傲回到房里,司徒情坐定后,一脸严肃的问道:“傲,你想学武功吗?”

司徒傲想都没想的回答道:“想!”对司徒情他可是从来不说假话,心中想学就回答:想!

“那你跪下拜师吧!明日起我来教你武功。”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司徒情这句话一定以为这小孩有毛病。哪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收徒的,这说出去谁信啊!不过司徒傲对司徒情那可是近乎盲目的崇拜、信任,就算是司徒情说太阳是方的,他也一定会相信太阳是方的。所以在司徒情说要收他为徒时,他立刻行了拜师礼。

说起收徒,司徒情可是绝对继承了逍遥派的收徒规矩。收的徒弟必须要长的好,资质也必须要好,必须要很聪明,还有就是必须要忠心,人品必须要好。最后这两点都是司徒情自己加上的,毕竟丁春秋跟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的背叛给他的心里留下一丝阴影,让他在日后收徒时严格了许多,而且这个规矩也一直流传了下去,自此以后逍遥派从未再出过一个叛徒。

随后就是司徒情给他讲了逍遥派的门规。原本在虚竹的信里可是没有逍遥派门规的,这些都是后来司徒情自己编的门规。其实无非就是什么尊师,师父的话永远都是对的,就是错了也要认为师父是对,在没有师父的允许下永远不可将自己武功交给其他人等等!

随后经过一夜的思考,司徒情决定教给司徒傲“九阳神功”。毕竟他得到着“九阳神功”也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却因为要修炼“北溟神功”跟“小无相功”一直没有修炼过。这可也是一等一的神功,总这么留着太浪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