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拜师焚香

李治擦干脸上的水痕,抬头望着初生不久的旭日,微红而又迷人,倒掉一旁的洗脸水,走进院内。

无聊的在亭子里坐着,无聊的看着‘药堂’,嘴里还咬着一颗淡黄色的梨。

“不知道云阳子道长什么时候才会出关,不对,他不是在炼丹吗?怎么整天都在屋内,昨天也没见他出来,难道他已经达到传说中的辟谷了。”李治坐着亭子中,随意的想着,又抬头看向外边,刺眼的阳光,不禁摇摇头。

看到时间差不多到中午了,云阳子还没有出门的意向,站了起来,又坐下来,不知道是不是该去与云阳子道长说一番,他可是肉体凡胎,没有仙家辟谷之术,可以长时间不食人间烟火。

“小治儿,你在吗?”在李治犹豫不定的时候,屋外响起一道娇呼。

李治一听,脸上的眼睛情不自禁的眯起来,赶紧起身,跑向屋外。

“刘姐姐,是你吗?我在这。”一边向外边跑着,一边挥着手喊道,异常兴奋。

“小馋鬼,是不是饿了?”看见李治到处找她的身影,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刘丝儿嘴角却不自主的上扬。

把一个食盒放在身前,笑意盈盈的看向李治,目的不言而喻。

李治心下感动,没想到昨天与刘姐姐提了一下,她竟然会记在心中,现在还带来食物,不过心下虽然感动,但是却没有眼睛红红的看向她,而是表现一副欣喜的样子,笑着看着刘丝儿。

“刘姐姐,你吃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吃。”语气很是冷静,带着几分欣喜,问道。

看到李治伸过来的小手,刘丝儿把食盒往后一拉,藏在身后,说道:“小治儿,姐姐可不是带给你,是要等会吃的。”沉着脸,不悦的指着身前的小手。

头一转,偷偷地笑了下,把手放在食盒的盖子上。

李治虽然知道这位刘姐姐口是心非,也没去揭破,不好意思的看着刘丝儿,说道:“哦,是小弟的错了,小弟还以为姐姐是专门来给小弟带吃的呢!”把手放在肚子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这是他肚子还干好‘咕噜’的响了一声,又把头低下,眼中划过一道狡黠的笑意。

刘丝儿果然上当了,赶紧把食盒的盖子打开,把里面的米饭和菜拿出来,就要放在地上,让李治在这吃。“对不起呀!小治儿,姐姐不知道你这么饿,还跟你开玩笑。”带着歉意,与李治说道。

李治伸出手,阻止刘丝儿的动作,说道:“刘姐姐,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带给我的,谢谢姐姐,不过姐姐地上脏,到里面的亭子里吃,那比较干净。”

“合着我还被你这小家伙给骗了。”刘丝儿听到李治的话,笑着轻拍李治一下,看到李治坚持的眼神,也没反对,她也不喜欢在地上吃,一坐下,全身都带着土,她虽然没有洁癖,但也不喜欢在这,听到李治的话,拿着食盒与李治走进屋。

其实刘丝儿听到李治肚子发出声时,就很是过意不去,明明知道他一早上没吃东西,还逗他玩,不过听到李治后面的话,故意岔开话题,心下微暖,便随他意,走进院子内。

“师侄刘丝儿,见过上官师叔。”刘丝儿刚到院内,就对着‘药堂’的门口行李说道。

李治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问,心下暗想:这位云阳子道长可是好几天都没出门,应该在闭关,怎么会理别人呢!

果不其然,刘丝儿等了一会,也没听到里面有声音,这才慢慢的直起身子,再次拜了拜,这才与李治走到院子中央的亭子中。

厅内的桌子上,刘丝儿把带来的菜,一样样的摆好。

李治看得直流口水,看得刘丝儿递过来的碗,先礼貌性的问了句‘刘姐姐可否吃了。’看她点头,,也没客气,就在一旁吃着。

“好吃,谢谢刘姐姐。”把食盒里的东西都吃完,再次对着刘丝儿感谢。

“你呀!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刘丝儿用怀里拿出的丝巾,擦去李治嘴上残留的米粒。

李治一愣,没想到刘丝儿会这样做,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傻傻的笑着。“谢谢姐姐。”

不禁暗自感叹,有人关心的感觉就是好。

刘丝儿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对着李治说道:“小治儿,明天姐姐在来看你。”又从怀里拿出一包糕点,交给李治。“晚上姐姐来不了,就给你这个来充饥。”

李治接过这个包装精美的糕点,笑着对着刘丝儿说道:“刘姐姐,你这样会让我以后挑食怎么办?你给的这些太好吃了。”深深的闻了一口手上的糕点,一股香气从上面飘出。

“你呀!以后就让你饿着,看你还挑食不。”刘丝儿没好气看着他,忽然想到什么主意,伸出一根白玉粉指,点在李治的头上,说道,就是想让李治饿着试试,不过想起刚才李治的模样,有点不忍心。“好了,姐姐要走了,你就在这好好的待着就行。”眉头一挑,对着李治说道,眯着眼,看着他。

“恩,我一定会好好的待在这。”李治看到这个眼神,深深的看了眼,这才回答到。

李治知道,刘丝儿是要他好好的表现,可以留在焚香谷,只是刘丝儿也看到这位上官师叔,一直就待在屋内,连别人来了也不理,就告诫李治要耐住烦躁的心。

......

四天后,黄昏时刻,‘药堂’门口前。

李治在亭子中,写着字,这是刘丝儿带过来,给他解闷用,同时也看天天在院子中,没事做,这才给他。

亭子中,桌上,棕色的毛笔还在动着,在一张白纸上书写。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最后一个‘随’字还在写着。

李治聚精会神的看着纸张,手上压着毛笔,不让最后一个字太过轻细,影响这幅字的美感和劲度。

云阳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李治的旁边,看着聚精会神的李治,暗自满意。

看到李治最后一笔,忍不住说道:“好,最后更是一笔苍劲有力,让这幅字更显活力。不错,不错。”

李治听后吓了一跳,差点就要放开拿着的毛笔,不过还好李治养气的功夫还是不错,手才一抖,就紧紧的抓着了,对着一旁的云阳子施了一礼。“见过云阳子道长。”

云阳子看后,更是满意,点点头,说道:“小子,你可愿拜我为师?”

ps:新人新书需要大家的多多支持,各种收藏、推荐和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