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家和魔教

站在云阳子的背后,看着脚下的飞速掠过的风景,李治不禁感叹修士的强大。

凭借一把飞剑,就能带人在天空中飞行,还是那种随时就可以起飞的飞行。看着旁边火红色的光罩,还能挡住空着的气流,不让极速飞行产生的气流吹在他的身上。

云阳子为了李治的安全,就在剑上施了一个法术,不让风吹进来。要不一不小心,让李治从剑上被风吹下来,还不得再去救他,这样岂不很麻烦,所以才用了个法术。隔绝气流的流动法术的名字很威武,叫火云罩,本是用来防御的法术,现在用来挡风。

好吧,不止云阳子郁闷用这样的法术来保护他的徒弟,李治也很郁闷,本以为飞天后,可以感受疾风吹过的感觉,但现在看着外边这一层红色光罩,有点失落,不过更多的是飞行的快感。

李治不是没坐过飞机,但那感觉不是一样的,想坐飞机不说买票,就光等飞机的时间,就要一、两个小时,坐在飞机上后,起飞时,那种失重的感受,让人难受,起飞后,还得在云层之上,除了看云还是看云,没什么有趣的事。

而现在的飞剑就不一样了,先说起飞的感受,就像坐车一样,很是平稳,只是速度有些快的车,往下看,一座座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山下的屋子的轮廓还能辨认一二,还有田间农作的人,都能见到,飞剑虽然速度快,但没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就是没能感受到清风吹来的感觉,让他郁闷。

不过想到修炼到‘少阳’四层后,就能实现这一目标,让他激动不已。

“师傅,还有多久能到。”李治也不清楚安谷镇在哪?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除了这次出来外。因为年龄太小,还没外出过,现在在天上,也不知道哪才是安谷镇。还好王清月和小如意与他说过小镇的一些情况,才不会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看着脚下陌生的地方,忍不住问道。

“莫急,最多半日后,就能到了。”云阳子出门的时候,身体与衣物已经清理了一番,这倒不是他很在意外形,只是怕被李治的父母当成骗子、乞丐,这才换了身衣物。红色外袍,头戴玉冠,脚穿黑色革靴,背后还有个空着的剑鞘,外加一张带着几分威严的脸,一副仙家道人的形象。

李治看着下面变换的场景,一开始还感觉有趣,但长时间站着,脚上传来的发酸感,让他怀念起在飞机上时,可以坐着,还可以睡觉,不像现在一直抓着云阳子的衣物,不敢放手,害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跺脚都怕掉下去。

云阳子感觉到李治的样子,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眯在一起。

这个徒弟,云阳子还以为飞在天上,会让他害怕,甚至会哭出来,没想到他会很兴奋的站在云阳子的身后,在后边东看看,西瞧瞧,一副开心模样。这让云阳子有几分郁闷,没想到这位徒弟胆子还挺大,一点都不怕。

现在看他这份站不住的样子,让他好笑,等了半天,这位徒弟才开口问:“多久才能到安谷镇。”云阳子还以为李治会让他停一会,在地上休息一番,这让他吃惊,也暗自点头。

看着李治难受的样子,不禁说道:“气流丹田,运气于心,脚下流过,返回至胸。”

李治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运转体内的‘气劲’,让其在腿上流过,没过多久,腿上发酸感慢慢消失,胸中的烦闷也消失,然而心中还有几分不安感,一直萦绕于心,久久不散。李治不知道这是从哪传来的感觉,从早上眼皮就一直跳,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多谢师傅。”李治本想把手拿回来道谢,但一看脚下的场景,不敢放开,只能恭谨的说道。

“无妨,在坚持一会,就会到了。”云阳子看到李治恢复一些,这才脚下红色气劲运行,速度比刚才快几分。

其实不止李治感觉不安,云阳子也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这才加速飞行,尽可能的早点到达目的地。

李治看到云阳子加速,松了口气,摇头扫去那丝不安感,想着王清月和家中亲人的面孔,眼中划过喜意,有点迫不及待,希望早日能回到家中。

透过红色的光罩,怔怔的看向远方。

......

安谷镇,一个平常的小镇,若非要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那就是人多了吧!

镇内修有官道,是通往两旁的城镇必经之路,寻常之时,镇内人流不止,其中大部分都是行脚的商人居多,赚取两地之间的差价,其中利益还不少,故而镇内流动的商人很多。

只是今日,小镇上好像多了一群不速之客。

“黑鼠,这就是安谷镇吗?”一个手提狼牙棒的壮汉斜着眼,看向一旁畏畏缩缩的黑脸男子,喝问道。

“大爷,没错,小的在这呆了二十多年了,可以拿脑袋担保,除了这,就没有其他叫‘安谷’的镇子了。”被称作黑鼠的黑脸男子讨好的看着眼前拿着狼牙棒壮汉,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时一个身穿青色锦衣的儒雅青年走上前,‘啪’的一声,一把扇子在他手中打开。“大哥,应该就是这了,杀了在说,错了我们再找就是。”青年看似儒雅,但话语中却一副不拿人命当回事,很难想象这样话会从这位看起来就是一个书生的人口中说出。

“二弟,还是让黑鼠打探一番再说。现在圣教都比较低调,我们还是别节外生枝了。”壮汉看似鲁莽,但心思却很细,吩咐一旁黑脸男子。“黑鼠,你前去打探一下,看看这几天,是不是出现过圣教之人,特别是会吸血之人。”

“是,属下遵命。”黑鼠说完,一团黑气冒出来,就消失了。

儒雅青年走到‘大爷’身边,说道:“大哥,有必要这样麻烦吗?”又看向黑鼠离去的方向,说道:“哼,这黑鼠的鼠行功又快了几分,不过也就那样。”声音中带有不屑。

‘大爷’看向这位儒雅青年,劝说道:“二弟你忘了,如果青云门的那位还在,我们此行不是去送死吗?让黑鼠打探一番,又花不了多长时间,何必急于一时。”

壮汉话音一转。“不过这黑鼠看来是‘鼠行功’增长了不少,竟然越来越放肆了。”

被称作黑鼠的黑脸男子看到这两位爷时,只是看在吸血老祖的份上,才装出一副畏缩的模样,不过离去时,竟然不向两人行礼就走了。

儒雅青年看到后,就有点不爽。

‘大爷’也清楚怎么回事,魔道中人,弱肉强食,相信的是强者为尊。

那名黑鼠之人,看在吸血老祖的份上,才对两人比较恭敬。

当然知道是一回事,心里不爽又是一回事。

ps:新人新书,求收藏、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