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小镇惨案

云阳子带着李治快到安谷镇时,已经是下午了。

“师傅,你看那是什么?”李治指着前边飘着的烟,那股不安感越发明显,犹豫的问道。

云阳子看着飘在空中的白烟,眉头紧锁,他早就发现那里的情况,只是没与李治说而已。

空中传来法力波动的痕迹,还有一直飘着的白烟,都让他感到不安,只能加快飞行的速度。

......

安谷镇,一座历史悠久的小镇,小镇内出过好几位名臣,所以镇内之人一般自称为安谷古镇,显示小镇的有文化底蕴。

但奇怪的是今天小镇上竟然没有人,连往常来往的行脚商人,都消失不见。

“啊,求你放过我,我,我,我不想死。”一个满头披发的白衣儒士倒在地上,对着一个手拿大刀的人求饶着。

前边,一个拿着大刀的汉子面无表情,提起大刀。

“噗。”一颗大好的头颅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白衣儒士身体慢慢倒了下来,一滩鲜血从他的颈部流出来,流到地上,顺着门边的小洞,往外流去。不一会这一小摊血液流到街上,合到路口的染成红色道路上,让它的颜色越来越深。

在靠近些看,这哪是染成红色的道路,分明是一条血路,路上全是血液,就是不清楚是人的还是其他动物留下。

在一座们口挂着‘李府’二字的府邸内,一个手持狼牙棒的壮汉手里抓着一个快要干枯的人,看着他手里的‘干尸’身上一股股红色液体流进手中红色小瓶内,闪过喜色。没过多久,壮汉把手里的‘干尸’扔到地上,“啪”的一声,这具尸体就摔碎了,对,就是碎了。壮汉看着一个红色小瓶,又瞅了一眼地上的干尸,脸上全是满意之色。忽然,壮汉眉头一皱,往天边看去。

“哼,青云门的人,来这送死了。”姜老大刚刚杀完李府的人,手中拿着一个红色小瓶,小瓶装着不知什么也体,很是红艳,随着姜老大的手的摇动,在阳光的照射下,小瓶更显妖艳感。

看见出现的三个道人,寒声说道。

“魔教妖人,受死。”萧逸才看着眼前的血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形成这样一条血路,这群人怎么能下得了这个手,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看到这,忍不住心头的火气,愤怒的喊道。

在他身后,胡长老身前不知什么时候早已飞出一把青色的飞剑,剑身上流光倒转,他的表情很是平静,但他紧握的手,可以看出这一位的心不如他的表情一样冷静,眼中的冷光早已盯在前边一个黑脸男子身上。

田不易的赤色飞剑上的火气早已点燃,朝着一处还在肆意虐杀的人身上。

“大哥,我来帮你。”姜老二把手里的扇子合在一起,放开手里一具尸体,看着空中出现的三人。

也有几个魔教妖人发现不对劲,停了下来,朝着姜老大的方向赶来。

还有一些人还在陷入屠杀的快感,还在杀人。

“萧师侄,你去对付那些人。”田不易指着还在屠杀的那些人,又对着胡长老说道:“胡长老,我们一起解决这些人。”

胡长老冷着脸点点头,冷眼看着这群为围过来的魔教妖人,如果眼神能杀人,这群魔教妖人早被他的眼神杀死了。

“二弟,这个胖子。”姜老大指着还在天空中的穿着绿袍的胖子,心中一惊,悄声对着旁边的姜老二说道。

姜老二也想到了,点点头,说道:“应该就是师傅口中那个伤了三弟的人,青云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一字一句喊出田不易的名字,满是警惕之色。

不小心不行,在他师傅口中,这人好像不弱与他,现在别看他们人多,是对方的十多倍,但双方的境界不在一个层面上,对方一人他们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是对手。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有了退意,反正吸血老祖让他们收集的血液,已经收集好了,现在回去,就算这些人都死光了,只要把这小瓶要带回去,老祖也不会惩罚他们。

萧逸才看见还在杀人的魔教妖人,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手中的七星剑早已朝着还在屠杀的人飞去。

“爹爹,你醒醒,别睡,小刚好怕,别吓我好不好。”一个身材瘦弱的小男孩,摇着身边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一边喊着,一边哭着。

小男孩的前边,一个手里拿着倒勾武器的历笑的胖子男子,笑意盈盈的看着小男孩,手中还晃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头部出,挂着一个血色倒勾,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脖子上的伤口,就是这件武器留下。看着无助的小男孩,这胖子忍不住把头往前探,诡异的笑着。

“嘿嘿嘿...”胖子发着笑声,手里的绳子还发出‘嚯嚯’声,混杂小男孩的哭声,旁边还有其他的人的求救声、祈祷声,让此地愈显凄凉。

胖子手一抖,绳子上的倒勾就往小男孩飞去,小男孩好像什么都没发现,还在趴在中年男子尸体上哭着。

近了,近了,近了,倒勾理小男孩的脑袋越来越近了,就快要飞到小男孩的头上。

胖子还在嘿嘿的笑着,想着小男孩的惨状,更让他兴奋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结果。

“叮......”

倒勾快要勾到小男孩的头上时,一把长剑挡住了倒勾,‘叮’的一声响,把倒勾击飞出去。

胖子看到倒勾被击飞,脸上的笑容还没消散,就僵在那,往飞剑飞来的方向看去,满是疯狂之色。

萧逸才冷哼一声,怒视着那胖子,手中的飞剑也不留情,朝着那胖子飞去。

小男孩却还埋头在中年人的尸体上痛哭。

看着飞过来的飞剑,那个拿着倒勾武器的胖子反应过来,越来越近的飞剑,让他瞳孔紧缩。慌忙这收回倒勾,想要用它来挡住飞剑,躲过这次的致命一击。

然而还是太迟了,这名胖子反应过来时,飞剑已经在眼前,而倒勾却被打飞,离他很远,虽然有绳子连着,但回来的速度比不上飞剑的速度。

无奈下,胖子身体向后跃去,企图能躲过一劫。

不过这好像没什么用,萧逸才早已猜到这胖子的动作,飞剑在空中一顿,往胖子那飞去。

“噗。”的一声,飞剑从胖子的胸口穿过,缓缓倒下,眼中满是不甘,手中还在拉着绳子,想要活命。嘴里还在说着什么,伴随着血沫冒个不停,一动一动的,过声音太小,别人都听不清。

萧逸才冷笑一声,又朝着另一个还在屠杀妇孺处飞去。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收藏、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