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恨意滔天 上

ps:新人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推荐。

李治与云阳子到安谷镇降落到时,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大街上的血色小路。

“师傅,师傅,这,这不是安谷镇吧!”空气中一股血腥味,让李治感觉难受,捂着嘴巴,看着眼前的血河,让他脸色惨白,呆呆的看着,结结巴巴、机械般的对着身边的穿红衣道人问道。

云阳子眉头紧锁,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这里的情况,不好与李治说。听到李治发问,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治儿,这就是安谷镇,不过李府在里面,应该,应该没事吧!”说着,云阳子语气也不是很确定,突然,云阳子往头顶上看去,一旁的飞剑在他身边转动。。

这时高空中传来一道响声,惊醒下边还在陷入呆滞的李治,李治赶紧抬起头,往声源处看去。

“呔,妖人往哪里逃。”只见声音下落后,一道青光急速飞过。

云阳子拉起李治,跳上飞剑,朝着绿光出飞去。

“妖人,不逃了。”萧逸才对着一个尖嘴猴腮,身材瘦弱的男子说道,那男子停在一间屋子上,不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停住,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把这个小孩摔死。”尖嘴猴腮的男子举起手中的东西,危险道。

“哇......”一阵婴儿哭声让还在不屑的看着的萧逸才脸色大变,射向尖嘴猴腮男子的飞剑停了下来。

萧逸才听到婴儿的哭声,英俊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眼中阴晴不定,很是犹豫。

“你别追,我就放过他。你再追,我就掐死他。”尖嘴猴腮男子看到萧逸才停了下来,暗道:赌对了。身影从房子上跳下来,朝着小镇外边跃去。

萧逸才想要追上去,但一听那人的话,身体僵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那人离去。

云阳子看到这情况,让飞剑把李治放在屋子上,身形一动,就出现在尖嘴猴腮男子旁,手中推出一掌,一条栩栩如生的火龙飞了出来,朝着那人飞去。

那尖嘴猴腮男子看到飞过来的火龙,被吓了一跳,顾不得手中的还在襁褓中小孩子,赶紧腾出手,手一丢,扔向火龙,希望有点用,不过也不知道是火龙有生命,还是使用之人法力高深,能远程操控,火龙很是灵动,越过小孩子,射向那男子,尖嘴猴腮男子试着躲了几次,都没躲过,无法,只能手中一动,一把锤子就在手里,锤向火龙。

锤子上冒着黑色的丝线,越积越多,在火龙快要来到时,已经有一人高大小,尖嘴猴腮男子看到张开嘴的火龙,使尽全力把手中的锤子推出去。

火龙与冒着黑气的锤子接触后,竟然相互僵持在空中。

尖嘴猴腮男子看到,脸色欣喜,然而还没等他笑起来,火龙就把黑色锤子吞了,顺带着,把那男子一起吃了。

火龙过后,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萧逸才想了一会,一跺脚,追了上来,就看到那个尖嘴猴腮男子被火焰吞噬的场景,也是一惊。忽然想起道玄与他提过的焚香谷的功法,里面有一招就是名叫:‘炎龙啸’的法术,现在看来,那时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想来就是这一招了。

恭谨的走上前,施了一礼。“前辈可是焚香高人,在下是青云门通天峰门下弟子萧逸才见过前辈。”把飞剑插在背后的剑鞘里,低下头。

云阳子手中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孩子,瞧了眼萧逸才,点点头。

想起这不是很安全,把李治放在屋子上,怕他有危险,往李治那飞去。

萧逸才没想到这位焚香前辈高人一言不发,就飞走,想了想,还是跟上去。

“师傅,你没事吧!”李治看到云阳子飞过来,欢喜的喊道,看到云阳子手中抱着的小孩子,虽然奇怪,但也没问。

云阳子看到李治没事,眼中的担忧之色散去,慢慢的飞到李治身边,又把瞥了眼李治,伸出手,把手里的小孩子交给他。

李治看到云阳子伸出手,反应过来,接过小孩子,疑惑的看着云阳子。

“这是为师在路上救的人,你抱着。”云阳子解释了一句,就不在说话,在屋顶查看起来。

“嚓...”一个脚踏飞剑的人飞到李治他们所在的屋顶,朝着云阳子施礼。

“萧逸才见过焚香前辈,不知有什么事需要晚辈代劳。”萧逸才看到刚才焚香前辈在屋顶查看起来,询问道。

萧逸才是青云门的大弟子,年龄在在百岁左右,但因为青云门百年前受过重创,山门半隐半开,出青云门的次数不多,特别是出这么远的门,与魔教妖人对战,还是第一次。在门派内的年轻一代,以他为首,为人处世比较圆滑,城府也颇深,现在遇到焚香谷的高人,本来一般弟子拜见一番后,就会退去。萧逸才却想处好与他的关系,看看能不能帮助一、二。

云阳子转过头,看个眼萧逸才,说道:“青云门大弟子萧逸才?你怎么在这。”云阳子不解青云门的人怎么会在这。

“前辈,是这样,大竹峰田师叔发现这有魔教妖人出现,便带着小子与一位通天峰长辈,到这来除魔。刚到这就看见魔教妖人在这大肆杀人,小子法力低微,就在这除掉那些法力低的魔教妖人,田师叔与另一位长辈去追杀其他的魔教妖人。不知前辈?”萧逸才先是解释一番到这的原因,在询问云阳子到这的原因。

云阳子不禁点头,青云门这人先是解释原因,在询问原因,让人容易心生好感,又隐隐点出有长辈在旁边,外加他的略带恭敬的语气,更是让人接受。

手往李治那一指,说道:“贫道焚香谷云阳子,这位是我收的徒弟,前些日子,被门中小辈从魔教妖人手中救出,他担心家中人的安全,我这才带他回家。刚过来,就见到这种情况。”

李治听到田不易和萧逸才的名字后,看向萧逸才的眼中一紧,低下头,赶紧抱紧手中的小孩子。

听到云阳子的话,这才反应过来,直溜溜的看着萧逸才,询问道:“萧逸才师兄,请问你知道小镇内的情况吗?特别是李府的情况,你知道吗?”

萧逸才想来想,摇摇头。“为兄也是刚来小镇,到这后一直杀魔教妖人,不清楚这的情况。”

李治还想再问什么,云阳子手一挥,指着前边。“走吧!去看看再说。”

李治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拉着云阳子的衣服,踏上飞剑,心情很是忐忑不安。

云阳子拍了李治的肩膀一下。

萧逸才想起这位是这的人,心里默哀一下,开解道:“师弟别怕,你家人会没事。”萧逸才进入安谷镇后,见到很多人死在里面,虽然不知道李治的父母在那里,但想来也不会怎么安全。不过他也没说这件事,与其让他担心,还不如让他看看实际情况是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