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恨意滔天 下

一座有一只石狮子的府邸前,李治一行人停在那,李治看了几次,才确定这就是记忆中的李府。

李治虽然只出过一次门,但对外边的情况还是有印象,大门旁的两个石狮子,大门上还写着李府两个字,现在这个门匾早已经掉到地上,石狮子也少了一只,地上门匾上面的李字还清晰可见,依稀可以辨认出这就是李府。

李治看到‘李’字后,没打招呼,跑进府内,云阳子担心李治出事,跟着进去。

萧逸才苦笑的看着手中的婴儿,跟着走了进去,刚进府里,印入眼中就是一具具的干尸,散乱的分布在门内。萧逸才看后有些不舒服,手中的七星剑在他身旁飞着,跟在云阳子后面,慢慢的走进院子里面,警惕的看着附件的环境。

李治跑进去,在熟悉的道路上,急切的跑着,希望不要出现什么不好的结局。

没多久,李治就跑到一间写着‘文雪居’的屋子前,在长廊上,慢慢的走进去。

院子中没看到血迹,让李治松了一口气,走到王清月屋子门前,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推开王清月的屋子,希望能看到熟悉的身影。

李治打开房门,左右一看,屋子中好像没动过的痕迹,李治死死的握紧手,大喊道:“母亲,小如意,吉祥,我回来了,治儿回来了,母亲,母亲。”

屋内,李治殷切的声音在回响,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越喊语气越是癫狂。

好久,好久,都没有声音回应李治,他的脸上早已满是泪水漫布,李治绝望喊着王清月、小如意和吉祥的名字。

“对小吉祥。”李治忽然想起他的屋子,赶紧跑出‘文雪居’,朝着他以前居住的屋子跑去。

到了他的房子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还在燃烧着的房子,房子都早已经烧得差不多,只剩下一些还在燃烧着的黑色木棍,躺在空地上烧着。

一眼望去,什么人影都没有,李治无神的看着眼前的火苗。好似就是这团小火苗烧掉他心中最后的念想,把他整个的精气神都全部燃尽,只剩一具躯壳。

云阳子慢慢的走进来,看到李治疯狂的喊着,也没上前劝说,他知道这时候最好让李治发泄一下比较好,只是他没想到,李治看到屋内没人,就往另一个地方跑,看过之后,整个人瘫在那,小孩子的朝气全部消失不见,留下一具失意的躯壳。

“哇哇哇...”一道哭声让云阳子侧目看去。

萧逸才尴尬的瞧了一眼云阳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怀中的婴儿,整个人手足无措。

云阳子看到那婴儿后,阴沉的脸色消了一部分,出言道:“不用看我,我也不知如何带孩子。”

四目相对,不知该怎么说,还好这时襁褓中的婴儿又哭了,这才让两人不再那么尴尬,萧逸才赶紧摇着手中的婴儿,希望他能不在哭,不过看样子好像没什么用。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萧逸才对着云阳子行了一礼,转身往屋外走去,寻找其他活人,在把婴儿交给他们。

云阳子复杂的看着李治,坐在一旁。一方面李治的父母在了,就不会有人阻止他拜入焚香谷,也算是达到此行的目的。但另一方面,小孩子年少受到这种痛苦,以后他的‘心’不会在像以前一样纯净,或许会被仇恨覆盖,毁了他。不过这徒弟已经收了,就没想反悔。

静坐一旁,手中发出一道红光,包围着李府,能起到警戒的作用,闭目盘坐,等李治想通了,在带他会焚香谷。

萧逸才没过多久,就带回来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原先他手中的婴儿这时已经到了那小男孩手中。

仔细一看,那小男孩分明就是萧逸才刚到安谷镇时,救的那个趴在锦衣中年男子身上哭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穿锦衣,一看就是什么小少爷的存在,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能止住那襁褓中婴儿的哭声,慢慢的走向云阳子所在地。

云阳子在萧逸才他们来时,就已经察觉,不过感应到萧逸才的气息,就没理会。

“前辈,这一片区域,就只有这两个小孩还活着。”萧逸才对着云阳子恭敬的说道。

云阳子睁开眼,听后眼中一暗,没说话。

“嘎嘎嘎...”一阵婴儿的笑声,引起他的注意

云阳子好奇的看了眼前边抱着婴儿的小男孩,没想到这样一位看着是少爷打扮的小孩还有这本事。

萧逸才也看过去,心想这位小男孩是怎么办到。

婴儿口中,含着一个包子状的东西,那婴儿允吸着,美美的吃着,小男孩把一直手擦去婴儿嘴角剩余的残渣,小手在婴儿眼前一动一动,那婴儿竟然看看笑了,“嘎嘎嘎...”的笑了起来。

小男孩也被这婴儿的笑声感染,脸上那死人爹的表情松了下来,擦拭婴儿的动作更加轻柔。

云阳子和萧逸才也是恍然大悟,没想到小孩就这么好哄,轻轻的一个动作就行。

萧逸才是在遇到小男孩后,才知道怀中的婴儿是饿了,现在想起刚才小男孩怪异的看着他时的眼神,让他异常尴尬。

萧逸才好奇的问时,才知道这位小男孩家中还有一个比他还小的妹妹,他就在母亲旁边,看着她照顾他的妹妹,这才懂一些。

萧逸才也没蠢到在问他家人如何,不用看,就他趴在中年人身上,就可以看出,家中没剩什么人了。

“你可知这些魔教妖人的详细信息。”云阳子听到婴儿的笑声,脸上的冷意也消了一些,又转头看到还在痛苦的李治,怒意上升,寒声问道。

萧逸才与小男孩身体一紧,就连那婴儿也没再笑。

云阳子也反应过来,散去身上的气势。

萧逸才这才慢慢的说道:“云阳子前辈,听田师叔所言,这些就是万毒门下吸血教的人,都是吸血老妖门下的人。上次好像就是他们中的一人在此处,残杀普通人,师叔路过,这才阻止他,只是没想到让他跑了。”

“万毒门,吸血教,吸血妖人。”云阳子念叨了一遍,想起燕虹所说的话,也知道小镇为什么会这样了。

云阳子以为这些人是来小镇为那个死去的人报仇来,看着李治的眼中又多了一份歉意,没想到会连累到他家和这小镇。

那抱着婴儿的小男孩也低声说了一遍,眼中全是恨意。

李治不知什么时候,也站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摔倒,嘴里还喊道:“万毒门,吸血教。万毒门,吸血教。万毒门,吸血教。”

重复喊了几遍,声音越来越癫狂,语气中的恨意闻声可见,那语气中的滔天恨意,让云阳子和萧逸才都为之侧目。

李治红着眼睛,泪水无声落下,眼中的恨意异常恐怖。

旁边,一阵冷风吹过,但现场的几人都没什么感觉。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每一个收藏、推荐,都是最好的支持,让小扬欣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