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在破除血窑岭上空的阵法后,并没有消散,还在山谷上空盘着,火龙的龙头还在那昂着,不可一世的看着下边的荒山。

李治被飞剑带着飞到地上,他慌忙的表情才好点,看着倒地后就破碎的红色罩子,也没多想。

云阳子和田不易看到李治的样子,对视一眼,两人心中出现了一个想法。

李治从飞剑上下来,往旁边看看,就见到一副荒凉的景象。

也许是此地终日被雾气坏绕,阳光照射不进来,此处的树木都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上面的树都是一副要死的样子,树上没几片叶子,要知道现在还处于夏季,虽然离秋天不远,但还没到秋日落叶之时。旁边的树上就留有几片叶子,勉强存活着,小草类的草本植物更是稀少,偶尔几处,才能见到一点绿色。一眼望去,入眼的都是一片焦黄色的苍凉景象。中间还有一条石板路,通往山上。

李治往山上看去,没想上边会出现一道石门,石门矗立在那条通往山上的路上,是那条路通往上面的必经路口。只是奇怪的是,那座石门上的门全部打开,好像不设防,一点也不担心别人打上来,建在那等人来打,等着来人进入。

“啊!!!”一道惨叫声响起,把还在看着石门的李治惊醒,往声响处看去。

胡长老看到雾气散了,飞到山上,耳朵一动,察觉到有人躲在暗处,没与云阳子他们打招呼,就把飞剑射向山门一个暗处,就传来一道惨叫声。

田不易和云阳子身形一动,跟着飞到上边石门处,云阳子看到一旁的李治,手往李治背后一提,把他一起带上来,他可不放心把李治留在这。要不是为了帮助李治除去心魔和戾气,他还不想带李治来这危险的地方。

胡长老走到石门口,手一拉,就抓出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那男子竟害怕得裤子都湿了,一道明显的黑色的湿痕在他裤子上出现,手臂上还有一个长长的伤口,还在留在血,殷红的血液不停的低落下来。

胡长老闻到一股臊味,眉头一皱,一用力,直接把手里的矮个男子狠狠的丢在地上。

“噗。”矮个男子修为本身就不怎么样,胡长老手上还用力,这一丢,让矮个男子苦不堪言,吐了一口血,萎靡的趴在地上,求饶的看着胡长老。

云阳子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嘴里发出‘啧啧’的声响。

田不易听后,抬起头,看到石门上写的字,忍不住骂道:“狗屁圣教,就是万毒魔教门下一分支,还敢称圣教,这吸血老妖才几十年不见,就变得这么无耻了。”田不易摇晃着头,想了想,这才继续说道:“也是,这老妖,几十年前,也就一个无耻妖人,估计也就他才会这样吧!”语气中很是嘲讽,更是不屑。

只见石门写着‘吸血圣教’四个大字,要知道,吸血教也就是一直依附着万毒门生存,算得上一个小分支而已,门内也就吸血老祖一个高手,其他人不怎么有名,姜氏三兄弟在普通人前,还有点武力,但在魔教之中,名都排不上,也就姜老三还有稍微点名气。所以吸血教称它为教都高看它了,一般别人只叫他们为万毒门的人,而现在吸血老祖竟然敢在石门上写着‘吸血圣教’,要知道整个魔门,除了鬼王宗,都是以前炼血堂留下的魔道教派,那时强大的炼血堂才敢称为‘圣教’二字,现在吸血教的大哥万毒门都不敢称为圣教。现在一个小小的吸血分支,也敢称为‘圣教’二字,这还不让田不易和云阳子看笑了,胡长老看到石门上写的东西,眼中带着戏谑的眼神。

李治到不明白这些,他虽然对诛仙世界了解一些,但印象不是很深,他看过诛仙,早已过了好久,有些记忆都模糊不清。只是依稀记得有一个名为张小凡的青云门人取得诛仙世界的五本《天书》,其中还有几个人焚香谷中有燕虹、李珣、上官策、云易岚,青云门田不易、张小凡、陆雪琪、萧逸才还有一个叫田灵儿的人,还有天音寺一个叫普智和法相的人,还有魔教有叫鬼王、碧瑶还有一个金瓶儿的人,还有两个在俗世游荡的叫周一仙和小怀的女孩,对于其他则人印象不深。

在听到吸血教时,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他是什么存在,对于这么一个写着‘圣教’二字更是不清楚。听到田不易和云阳子的嘲笑声,不解的听着,冷着脸,没有问。

“说,这是不是吸血老妖的地盘。”胡长老手中长剑一挑,指着那个矮个男子,寒声问道。

那矮个男子听后,恐惧的看着身前的长剑,慌忙的起来,脚在地上还滑倒了几次,这才站起来,又赶紧跪在地上求饶道:“仙长饶命,小的也是被魔教的人逼的,他们拿小的老母威胁,说我不加人魔教就杀了我家老母,小的无奈,被迫加入魔教的地盘。但小的一直想着家中老母的教导,不敢作恶,求仙长放小的一命,回去侍奉老母。”

胡长老冷笑一声,说道:“我问着是不是吸血老妖的地盘,你只管说是或不是,多说一句,老道我送你一程。”

这个矮个男子就是与黑熊一起守山门的‘小个’,看到云阳子几人飞过来,还不屑,想要拿几人邀功,成为吸血老祖的弟子,踏上人生高峰。但现实总是很骨感,在他还未梦醒时,就打破了他的幻想。空中出现一条火龙和一把带着火焰的巨大仙剑,打在他以为的攻不破的阵法上,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傻傻的看着空中的火龙、飞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有人到山上来,这才想起要躲藏,不过来不及了,只能看着以往躲藏的小型藏身之处躲去。

刚进去,就被一道飞剑吓了一跳,逼了出来,还好他躲得快,要不现在他身上就有出现一个血窟窿了,而不是手臂受伤这么简单了。

再次听到胡长老的问话,眼睛一转,连忙点头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吸血老妖,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叫吸血老祖的地盘,当初就是他派人抓我上山,在山上受苦。仙长,真的,小的就是被他抓上山,又被姜氏三兄弟欺负,其中那个姜老二欺负的最为凶狠,不过现在那两个人,就是姜老大和姜老二好像被老祖派出去,做什么任务,现在不在山上,要不小的就可以请道长为小的报仇了。那两个人在附近杀了很多人,那个姜老二还在山上杀了几个正道的仙长,只恨小的当时法力低微,不能帮助一、二,让那些人死于非命。”说着,小个脸上竟然还流出几滴泪水,悲切的看着胡长老。

胡长老听到姜老大和吸血老妖的名字,就知道是这没错了,手中飞剑想着就要刺下去。

这个矮个男子听着很是凄惨,但在魔教能生存这么久,就知道非一般人,手上这么都会有几条无辜的生命,外加刚才这人那转溜的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样的人最好尽早除去,免得让他去祸害其他无辜之人。

一旁云阳子笑后,就走到李治身旁,手中一引,一旁的飞剑就到李治的手里。

李治握着云阳子的飞剑,疑惑的看着他。

“治儿,为师在飞剑上已经加了法力,你体内现在也有一丝法力,等会你就可以用那丝法力,引动为师在里面留下的法力,你就可以使用飞剑,保护住你。为师怕等会注意不到你,你没法力护身,等会会遇到危险,还有你可以引动里面的法力,护住你的安全,甚至可以为你的家人报仇。为师已经了解了,此处就一个吸血老妖会威胁到你,等会你只要不怯场,就能杀掉那些魔教妖人。那个吸血老妖,为师会帮你报仇的,不用担心。”

李治听后,心头一暖,红着眼睛的看着云阳子,说道:“谢谢师傅,徒儿谨记于心。”

ps:快要十万字了,可以申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签约成功,各位书友请助我一臂之力,点个收藏,加个推荐,小扬感激不尽,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