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握紧云阳子的飞剑,剑身六尺长,比李治身高还长,看似一把寻常的长剑,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李治一握在手里,剑身又变小了几分,变成一把三尺多长的短剑,往里面注入他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一丝法力,剑身上就传来一股吸力,慢慢的还有些重量的长剑变得轻如鸿毛的物体。

李治提在手里,竟然毫不费力,随意的把剑一挑,划了朵剑花,李治越看越满意。

云阳子怕李治不会用剑法,这才上来,一掌轻轻的打在李治的手上,手一捏,抓起李治的手。

李治感觉手上传来一道力量,手中的长剑飞了出去,慌忙的想要抓住飞出去的长剑,又看到云阳子的手抓住他,诧异的看着云阳子。

“治儿,你还不会剑法,这么用没用。还有就是你才十岁,与人相斗,不管身高还是力气,都太吃亏了。你且看为师教你的方法。”话音刚落,云阳子就把李治的右手提起来,让他的手捏成一个两指直指,另外三根手指(拇指、小指和无名指)抵在一块,让他的手往外一引。又把李治的左手掌心朝下,程下撑的姿势。

李治好奇的看着云阳子,不知道这有什么用。没过一会,李治就知道了。

只见刚飞出去的长剑在空中随着他的手一引,竟然有了感觉,随着他的手指动的方向飞去,李治还故意在往其他的方向指挥着,看着空中的长剑飞来飞去。

云阳子看后,点点头,说道:“治儿,为师在里面还留有法力,你只需等会用这个法诀,就可以引动里面的法力。看着。”云阳子伸出右手,掐着一道怪异的指引方法,让李治跟着用。

只见李治见到云阳子教的法诀,手指跟着云阳子动着,手上动作一完,就把长剑往一棵树上指去。

“轰”的一声巨响,书上就冒着黑烟,待到黑烟散去,这才露出一颗被打烂的大坑。

李治见后,欣喜异常,对着云阳子跪下去。“徒儿谢过师傅,徒儿铭记于心。”

云阳子也惊奇李治一次就学会了,还成功了,被吓了一跳。

一旁的‘小个’听到巨响后,吓了一跳,见到是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打出来的后,眼中全是嫉妒之色。

想他在吸血教勤勤恳恳了三十多年,就只会一点粗浅的法术,连飞行之法,都不会,还不能驱物之境,只能使用凡俗之人的武器,外加会点魔道功法,这才能在普通人之中称王称霸,欺负下普通人,但一遇到高人,就露陷了,被吊着打的节奏。

在吸血教内,也就吸血老祖,还有姜氏三兄弟,才会飞行,其他人都不会,这才不得不依附在吸血教内。

现在看到一个才十多岁的小孩就会驱物之法,这让他怎么不嫉妒、眼红。他都想与李治换个身体,取代他成为焚香谷的弟子了。

云阳子感觉一道带着恶意的眼光射过来,眼睛一瞪,看向‘小个’。小个只感觉云阳子带着红光的眼睛看来后,惨叫‘啊!’一声,脑子就炸了,双眼刺痛,睁不开来,眼角边,还有两道血迹流下来。

云阳子看到是小个的眼神后,冷哼一声,这才收回目光。

胡长老听到‘小个’的回答后,本就想要解决掉他,看他带着恶意的眼神,更是确信他不是什么好人。受伤的长剑一动,就从‘小个’的脑袋上划过。

“噗”的一声,小个的头颅就掉了下来,致死他都没在睁开过,更没明白还说得好好的,怎么就杀他了。

或许他还在后悔没成为吸血老祖门下弟子吧!只是不管他如何不甘,被胡长老削掉脑袋后,他就只能孤零零的躺在那了。

田不易看到这个矮小的魔教妖人授首后,手往远处一引,那把还在冒着赤色火焰的长剑就飞到他的旁边,越变越小,到田不易手中时,已经是一把三尺长的赤色长剑,剑身上的火焰不知何时已经熄灭。

云阳子看到后,并没有把空中的火龙收回体内,手掌轰在‘吸血圣教’四个大字上。

火龙随着云阳子的动作,飞扑到石门上,‘轰隆隆’声响过后,石门在火龙的肆孽下,化为一堆废石。写着‘吸血圣教’的石牌则被毁得消失不见,连带着旁边的草木遭殃,火星点起旁边枯黄的草木,没过多久,就燃了起来。

此时,云阳子几人已经进入了吸血教内,没人察觉到血窑岭上被点着了。

......

吸血老祖今天起来后,心绪不宁,连往常的修炼都没修,就坐在一件空着的亭子里,不安的喝着酒。

起身到姜玄那查看了一番,看他伤口已然愈合,身上的伤也好点了,安慰几句这才离开姜玄的住处,离开时,眉头还拧着。

姜玄见到老祖后,因为受伤,所以比较嗜睡,没注意到吸血老祖的状况。

在长廊上走着,老祖那张老脸看到一束阳光照在他脸上,惊魂不定的飞到空中查看。

一直环绕着血窑岭的雾气大阵竟然被人破了,这让他很是惊慌,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带着门内的人,朝着山门处赶去,就见到一个黑脸汉子慌慌忙忙的跑进来,这人他认识,是他那位徒弟要的人,好像是这个月的守山弟子,叫黑熊,眉头一挑,冷眼看着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报告门主,小的见到有几个好像是正道的人要来攻打我派,小的特来通报。”黑熊看到吸血老祖过来,赶紧跪下来道,悄悄的抬头看向老祖,就见到老祖黑着脸,这才慌忙的把头低下去。

吸血老祖听到后,眼睛一瞪,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你说什么?正道之人来到血窑岭,他们是找死吗?以前我见到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杂鱼就让老二解决一下,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到我教撒野,是谁给他们这个胆子,敢来我教,就让他们留在这吧!让他们看看老祖的厉害。”吸血老祖寒着脸,阴沉着说道。

“走,随老祖去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来送死。”吸血老祖手对着跟在他后边的人手一挥,朝着外面走去。

黑熊小心翼翼的跟在后边,看见一个高瘦的男子,长得像长臂猿,说道:“红猿(原名宏源),老祖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

红猿诧异的看着黑熊,指着天空说道:“你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吗?”

黑熊朝着天空看去,好像没什么变化吗?一样的明亮,一样的蓝还有几道光线照进来,不对,怎么会有光线呢!要知道,吸血教外,被雾气环绕,外边看着,就是一片雾气。而里边好一点,能看清外边的情况,但外边的阳光劝被挡在外边,照不进来,现在竟然有阳光照进来,外加老祖阴沉着的脸,这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你是说外边的阵法被破了,这怎么可能?”黑熊呆呆的看着阳光,说道。

“要不老祖怎么会这么生气?”宏源没主动回答黑熊,反问道。

黑熊听后,竟然愣住了,站在那。

直到一束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这才追了过去。

ps:快要十万字了,可以申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签约成功,各位书友请助我一臂之力,点个收藏,加个推荐,小扬感激不尽,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