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姐妹同心,其利断金,啊啊啊,我们的标枪来了,冲鸭。”

远处,一辆敞篷四轮车开了过来,明显的,在车上捆着一捆短棍子,额,这是一捆宝宝标枪。

于是,一边玩耍的宝宝们就高兴的手挽手绕着圈跳了起来。

宝宝们,自然不是两个了,此时,这里有五个宝宝,另外三个,哪里来的,自然,这里算是一个研究所,那么,有研究人员带着宝宝来,也是很正常的么,还有工人们。

这个,对于小宝宝,除了让人看管的严格一些,而至于身份问题,可是不允许在乎的,要不然,自家的两个小宝宝哪里来的朋友,尤其是经常不在一个地方玩耍,就两个人玩,好像也孤单了一些这不,这就给选出来三个了。

而远处,一些大的宝宝可是羡慕的很,谁让他们年龄大呢,其实,他们最羡慕的却是一个小的,还走不稳呢。

“姐姐,还有我,还有我。”

额,这几个字,还是这几天学会的呢,宝宝小了,还不怎么会说话,还是一个小豆子。

“嘻嘻,小豆子,有你,其利断金,来,拍一个。”

宝宝们的短标枪,那绝对是良心之作,枪头,是铜的,不锋利,摸上去反而有些绵软的感觉,自然是为了保护宝宝了。

然后,还如长矛一般在枪头脖子上有一缕红缨,这是为了好看的配饰,再看标枪的枪杆,也是雕着漂亮的花纹,花纹,同样摸上去很是光滑。

为了不影响手感,所以,还有三个很明显的放手的地方,就是说,可以有三个长短比例扔标枪,自然了,这个对宝宝没有用,可是,是照着前面的试验的标枪做的么,这个,玩的也叫做试验,嗯,前面是有五个比例,这里,三个比例,这个,宝宝们就不会计较了。

最后,就是标枪抢尾了,枪尾,送给雕成了圆球的形状,这样,一支给宝宝玩耍的,很安全的标枪就做成了。

然后,还有一个配套的设备,那就是一个小小的背囊,一根腰带,就是说,可以把背囊背在背上,腰带系住,嗯,背囊上有三个插槽,正好插三根标枪。

宝宝标枪的玩法是,助跑,扔标枪,这是第一根,然后,立定,扔第二根,还是立定,扔第三根,这不,三根标枪就扔出去了。

而前面的场地呢,那个,需要沙地,要不然,这标枪可是插不在地上。

就是说,除了距离短些,安全一些,其它的,跟前面的试验标枪,那是一样一样的。

“我,我,我,我,站不住。”

小豆子着急了,那个,标枪在前面躺着,额,这就是站不住,人家别的宝宝的标枪,那是斜插在地上的,这不,小豆子都急哭了么。

“小豆子,你看姐姐,姐姐的也站不住的。”

还成,这朵儿提前练习带妹妹了。

“夫君,你看我们的宝宝。”

牛宝宝幸福的抱着肚子,看着远处正在玩耍的宝宝们。

“看我们的宝宝提前开始体会新的身份了,那就是当姐姐,看,小妞也是如此,总归,还不是那么的反对的。”

“其实,我对小妞还是好担心的,没想到,鸾儿竟然这么容易就把小妞给说通了,牛宝宝,你是没有见过那坚决反对娘亲给生第二个宝宝的娃儿呀,哎呀,那真是没法看了。”

杨乔,那只是以为前世因为计生,才会有宝宝反对娘亲生第二胎呢,可真没有想到,就是此时,都有宝宝会有这种状况。

杨乔见的,自然不是什么外人,而是家中的下人,也就是所谓的家生子了。

家生子,自然就是夫妻两个,那都是下人的身份,然后,在家里成了亲,有了娃儿,其实,这样的家生子身份,在家中还是很有地位的,所以,这宝宝就有些娇惯,尤其是会有合适的杨家的娃儿跟他们一起玩耍。

这不,矛盾就来了,弟弟出生,会玩我的玩具,抢我的糖果,抢我的娘亲,额,别的都好解决,这个娘亲就一个,被抢了怎么办,宝宝那个闹腾啊,以导致那对夫妻的第二个娃儿晚了三五年才要的,是的,宝宝大了,自然自己的身份也就明白多了,为此,还丢失了一个小娘子随从的身份,这么不听话的娃儿,不要给主家带坏了娃儿。

那个,其实呢,算是杨乔配合这对夫妻,为了教育娃儿来的。

“夫君,你是说那个谁家的娃儿是吧,好像,他现在还不错的,据说,已经是一个合适的小头领了。”

额,小头领,或者说是副总管,小管事。

“好了,不说别人了,看着眼前的宝宝们,会不会看的特别舒心,你看一个个的,都跟小豆子一般,额,不是那个最小的小豆子,而是他们的这样子。”

“嘻嘻,不像小豆子,倒是像小鸭子,不过,那朵儿,小妞倒是也愿意配合他们,装着笨笨的感觉。”

嗯,宝宝有些长大了,这听到有妹妹了,然后,小妞也是听到娘亲要弟弟或妹妹了,这不,明显感觉,这又算是长大了一轮。

“夫君,难道这不是你的误觉。”

“你是说,这是我错误的认识么,不是的,来,女官,你来说?”

“是,驸马,公主,这不是驸马的误觉,而是真的感觉我们的小公主明显的又有了一个小阶段的成长。”

为什么,很好解释啊,跟吃一堑长一智是一个道理的,就是,宝宝算是又学习了一些东西,或者是在心理上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伦家,是大人了,有妹妹了,以后,我,伦家要带着妹妹玩耍,而小妞呢,也不知道闹腾了,伦家要陪着弟弟或者妹妹玩耍,还有小姨姨玩耍,这就是她们的成长,自然而然的身份转换。

朵儿,伦家已经不是小小娘子了,以后,小小娘子的身份,就交给妹妹了。

而小妞呢,伦家的大姐大,算是正式的上位了,之前,虽然听说有个弟弟,可是,据说他不听话,姨姨都不要他了,所以,那个大姐大还是虚的,嗯,就算是朵儿小,那也是长辈,是姨姨么,那个,小妞那个时候,可没有大姐大的感觉,说是照顾朵儿,可,朵儿也照顾她啊,心理上的照顾,伦家是长辈,伦家是姨姨呢。

嘻,夫君,你这一解释,伦家倒是明白多了。

看,那小豆子摔倒了。

远处,小豆子摔倒了。

“小豆子,不哭不哭,这个地不好,我们打他。”

“嘻嘻,姐姐,我才没有哭呢,我是男子汉大豆腐,爹爹娘亲说了,要照顾姐姐的,可不能让姐姐照顾小豆子。”

额,本来好哭的小豆子,这都不哭了。

不过,有什么好哭的,这摔倒,又不疼,又不痒的,头上,有头盔,进沙子,有玻璃面罩,是的,这面罩,是随着玩的游戏来配的,是活动的,如,在草地上,会用网状的面罩,不怕呛着,而此时,这场地有沙子,那么,就改成了玻璃面罩,脑袋插在沙子里,也不会被沙子给呛着。

而身上呢,自然有一身合适的透气的盔甲了,此时,已经算是夏天了,虽然多雨,可,总归是热了这一活动,就会一身汗的,于是,这透气盔甲就上身了。

透气盔甲,就是在关节部位,有一个类似于打气筒原理的装置,稍稍的让宝宝行动有些阻力而已,然后就是全身会有气流通过。

这,算是一个崭新的测试,是一个新的宝宝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