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下了轿,阿沐和其她三名美人被几个内侍引着从偏门进了宫。此时春光明媚,碧空如洗,整个皇宫尽是飞檐卷翘,明黄色的琉璃瓦在日光下金波流转,衬着那巍峨的宫殿又显出几分富丽堂皇。

除云裳外的另外两名美人秋露和凝香一下轿就兴奋的有些忘了礼数,大呼小叫惹得领头的那名内侍多有不满。

云裳性格娴静,便是出了再大的事也一副与她无干的样子,所以此时也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阿沐身边淡淡的扫了下眼前的景致。

只有阿沐,再望向这处皇宫时,眼睛里是极力压制的恨意。

四人被引到了四处不同的住所,阿沐被分到的还是上一世最开始住的沉香宫,云裳在揽月宫,离她所居不远。

其实若按宫中的规矩走,阿沐她们连圣颜都未得见,根本就没有资格各居一宫,但因是贤王送来的人,便由太后做主,给她们各分了一宫。

就连次日清晨阿沐和云裳她们梳洗完毕后第一个去拜见的也不是皇帝轩阳,而是太后。

究其原因便关系到了轩阳和贤王的身世。轩阳是先皇和青芜皇后的长子,出生后不久,青芜皇后仙逝,先皇迫于朝臣压力,立丞相之女姜柔为后,后来姜柔又诞下一子,取名子卿。先皇为了轩阳登基后无后顾之忧,便将子卿封为贤王送至云南,非昭不得入京。

所以,当今太后心心挂念和帮衬的,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贤王子卿。

见到阿沐她们,姜太后那张整日板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些笑意。其实姜太后还未到四十岁,再加上细心保养,明艳的容貌衬着丰腴的体态,风华韵味丝毫不输后宫的佳丽三千。当然,对付人的手段,也是令人望尘莫及。

寒暄片刻,姜太后便留下了秋露和凝香,让阿沐和云裳先行退下。

阿沐和云裳刚迈出殿门,便有一名内侍突然拦住她们低声道:“两位美人且慢,请随奴才来。”

阿沐和云裳对望一眼,便随着那名内侍绕到了凤乐宫的后殿。

进了后殿,却见姜太后端坐在一方美人榻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俩。

殿门被那内侍关上,姜太后突然冷声开口道:“你们才是子卿真正送过来的人吧。”顿了一下,姜太后又细细打量了一下两人然后缓缓道:“哀家相信子卿的眼光,他不会选错人。日后你们要做的事,哀家和贤王会慢慢安排给你们。哀家今日单独召见你们,无非就是想说,在这后宫之中,若需要哀家相助的地方尽管开口。事成之后,哀家不会亏待了你们。”

阿沐把头低了低,恭敬的回了一声是。她自然清楚,所谓的事成,就是贤王篡位,登基为帝。

而前世她死的那天,就是贤王发动叛乱的日子。

离开凤乐宫,云裳用手遮了遮刚升上来的日头,抬头望了望那一泓碧蓝,然后微微笑着对阿沐道:“不用怕,你只管想办法博得皇帝的宠爱,剩下的事,我来做。”

阿沐看着云裳恬静的笑容,恍然间想起她曾经说的是:“不用怕,我会想办法博得皇帝的宠爱,剩下的事,很容易。”

阿沐半垂着眼眸没什么情绪的笑了笑:“好。”

**

三日后便是花朝节。轩阳在听风台上办了一场酒宴,所邀之人除了一些皇亲国戚还有一些在京都极具盛名的文人雅士。

前世里云裳凭着一只霓裳羽衣舞博了轩阳的欢心,只可惜都已经上了龙床却被汐嫔闯了进去,一番哭闹后,轩阳只好遣走了云裳。

汐嫔是御史大夫韩正的千金,性子虽傲慢,但为人处世同她父亲一样直来直往,高兴就是高兴,不愿意就是不愿意,颇受轩阳宠爱,只是,可怜大家都爱错了人,那个薄情冷血的帝王,就连枕边人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工具。

这一世里,云裳来找了一次阿沐,笑着说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让阿沐好好准备。阿沐扬了扬唇角,没有回话。

云裳走后,阿沐抱起琵琶弹了两下。既然是贤王送进宫来的女人,轩阳定是把她们四人的底细查了清楚,也定然知道她是凭着一只琵琶曲得了贤王的青睐。

想到这里,阿沐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抬头望了望窗外。阳光透过窗楣在阿沐身上洒下一片温暖,长睫如翼,投下光影淡淡。

阿沐想,终是要再见到他了……

**

又到了花朝节的那场酒宴,阿沐去找云裳的时候却发现她穿的却是当时跳霓裳羽衣的七彩纱衣。

阿沐微微皱了皱眉头。

云裳见阿沐进来,一边给自己戴上一对珍珠流苏耳坠一边淡淡笑道:“太后说难得有一次露脸的机会,让我应该也有所表现,我想了想,也就曾经练过的一支舞勉强能上得了台面,没有法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太后又召见你了吗?”阿沐端起一盏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我昨日逛花园偶然间碰到的。”云裳挽起臂间的长纱站起来朝阿沐笑笑:“走吧。”

阿沐点头:“好。”

果然,贤王真正信任的只有云裳。靠蛊毒收服的人,他终是不敢放开了用。

赶到听风台的时候,阿沐乍一瞧见在台上搭建起来的帘幔微微愣了一下,如果她没有记错,上一世,这里只是一处高台。

阿沐被一名内侍引着安排到帘幔之后的一个位置,那内侍弯着腰有些尴尬:“委屈沐美人了,只是今日席宴要求所有伴乐之人皆在帘后,奴才只能奉命行事了。”

阿沐坐下抱着琵琶拨了拨弦问道:“可是陛下的命令?”

那内侍道:“不是,是陶大将军的大公子,陶安陶大人。”

阿沐抬头:“陶大人?他怎的管起此事来了?”

那内侍笑了笑:“陶大人说,将台前幕后之人分开,方便护卫各位大人的安全。”

闻言,阿沐向站在台下的陶安望去,风吹帘幕,恰巧此时陶安也望向了她,视线交汇不过刹那,陶安便连忙转过头去,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咳了下。

阿沐默了一会儿,回想了下陶安在纸卷上交代的第三件事,便大概知晓了他如此安排的意图。

他让她躲在帘后,他不想让轩阳注意到她。

看来,他是动了把她接出宫的念头。

阿沐沉默片刻,便不再理会陶安,而是把视线投向了前方小几上的那一盘黄豆。

**

宴席开始,云裳在一众舞姬的簇拥下在台上水袖漫舞,腰肢款摆,惹来席间众人纷纷拍手称好。

阿沐坐在帘幕后弹拨着琵琶,终是忍不住透过偶尔被风刮起的帘幕望向了轩阳。熟悉的眉眼让心底深处毫无防备的痛了一下,阿沐收回视线,在舞曲将尽时,飞快的向离自己最近的那名舞姬脚下射出她方才偷来的一粒黄豆。

那舞姬脚下一滑,“啊”的一声,在摔倒之前下意识的抓住了身边被风刮起的帘幔。

随着嘶啦一声响,席间众人在帘幕飘然坠落的瞬间,终于看到了隐在其后的,有着倾国容貌的青衫女子。

阿沐抱着琵琶端坐在一张小凳上,慢慢抬首望向席间众人,带着一些不知所措的惶恐又看了看面色冷淡的云裳,最后把视线落在了席间中央那个穿着玄色龙袍的男子身上。

轩阳在看到阿沐的瞬间有些微的愣怔,但当他注意到她怀里抱着的琵琶时,唇角上就挂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看来是贤王送来的女人,既然如此,他便要好好费些心思了。

没过多久,阿沐便被一名内侍领走,沐浴焚香后,便被送到了轩阳的寝宫。

广云殿中,阿沐一袭白色纱衣坐在龙榻上,静静的望着前方小几上的香炉有些出神。

也许自打她重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如今要走的路。她相信老天如此安排,不会只是为了让她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殿门被内侍打开,轩阳负手踏进殿门,望了一眼阿沐,然后不紧不慢的走到她面前。

阿沐起身行礼。轩阳走近后将她轻轻搀起。

轩阳眯了眯眼,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伸出指头挑了挑阿沐的下巴:“贤王真是大方,这样的美人儿,他也舍得送来。”

阿沐垂着眼眸退后一步,留下轩阳僵在半空中的手指,然后没什么情绪的笑了笑:“陛下贵为天子,天下万物本就是陛下的,贤王又何来舍得舍不得。”

轩阳勾唇笑了笑,放下手臂又上前一步顺势揽住了阿沐柔软纤细的腰肢,微微低头,嘴唇沿着阿沐的额头若即若离的慢慢滑至她的唇畔沉声道:“既如此,那美人便侍奉朕就寝吧?”

带着几分醉意的撩拨在灯火摇曳的熏香殿内更显暧昧,轩阳本以为面前的女子下一刻就会软倒在他的怀里,却不想,当他再进一步的时候,阿沐却一个旋身脱离了他的怀抱然后抱起搁在小几旁的琵琶冲他淡淡一笑:“方才酒宴上,阿沐的曲子还没有弹完,不知陛下还有没有兴趣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