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等被押到含秋殿的时候,轩阳和其她几名妃嫔早已等候在此。

阿沐瞥了眼打碎在地上的珍珠糕,从容的给轩阳和其她妃嫔行了礼便再无多言。

轩阳负手立在桌案前,其她几名妃嫔也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轩阳看了眼阿沐冷声道:“沐美人,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阿沐垂着眼眸淡淡道:“没有。”

轩阳闻言蹙了蹙眉,上前一步缓缓道:“你倒是认得干脆。朕本以为你性清淡泊,不会如此狠毒,没想到,朕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陛下。”轩阳身后的一个穿着鹅黄宫装的女子突然开口道:“沐美人既已认罪,此等蛇蝎心肠之人,应立即处死才是。”

说话的这人是后宫中唯一一个居于妃位的容妃。容妃相貌端庄,曾是青芜皇后身边的侍女,比轩阳大了十岁,是后宫中唯一一个可以与太后相抗衡的势力,也许当年青芜皇后仙逝之时就料想会有今日,才亲自为轩阳选了一个行事果断狠辣的女子留在他身边。

所以,对待贤王送来的女人,容妃自然不会手软。

一同押送过来的柳儿一听,立马吓得面如纸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沐美人是冤枉的!那珍珠糕是厨子做好后奴婢亲自送来的,沐美人瞧都没瞧见一眼,她不可能给秋美人下毒的!”

容妃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柳儿淡淡道:“这么说,是你下的毒了?”

柳儿闻言一愣,哭得更加凄惨:“容妃娘娘冤枉啊,柳儿与秋美人无冤无仇怎会做出这种事来,求陛下和娘娘明察!”

轩阳扫了一眼柳儿又把视线投向阿沐。面前的女子依然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望了他一眼后从容的跪在柳儿旁边道:“真相大白之前,臣妾愿受重罚,请陛下和容妃娘娘切勿将罪责怪到柳儿头上。”

“大胆。”容妃冷声道:“陛下面前竟敢出言不逊,就算此事不是你所为,也该重罚才是。”说到这里,容妃对轩阳欠了欠身道:“陛下,臣妾建议将沐美人先送入浣衣局,待查明真相后再处死不迟。”

轩阳皱了皱眉:“你看着办吧。”说完拂袖而去。

离开含秋殿,轩阳对跟在身后的常乐道:“派人盯着沐美人。一刻都不要放松。”

他不相信,她在此事中就真的没有半点打算。大难临头前还从容不迫的模样绝不是普通女子所有的,而她被贤王送到这里,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

阿沐当天便被送到了浣衣局,当时暮色正浓,她刚踏进浣衣局的门槛便听到一个女子熟悉的叫喊声:“大家加油干呐!还有最后一点就可以收工啦!”

她循声望去,看见了那张似乎永远都是笑靥如花的面容,温暖似春阳,总是在人最痛苦无助的时候给予你最坚强的力量。

“素弦……”阿沐看着那个自己已经累得满头是汗,却还在笑着鼓舞其她人的身影,眼眶禁不住有些湿润。

素弦此时也注意到了出现在门口的一干人,放下手中正在洗涤的衣物,笑着走过来问道:“公公,这位是……”

“是刚刚被发配到浣衣局的沐美人,你们有什么没做完的活,交给她便是。”

素弦闻言,笑着在身上擦了擦手:“这么漂亮的美人儿陛下也舍得送过来。”说完又看看阿沐有些泛红的眼圈,以为她在为此事伤心便又安慰道:“美人你别难过,等过几日陛下气消了就接您回去了,来,您屋里做,今日的活大家都做的差不多了,您先去休息吧。”

阿沐笑着摇摇头,径直走到素弦方才干活的地方,挽起袖子蹲下来就开始帮她洗涤剩下的衣物。

素弦一愣,连忙扑过去抱住阿沐的膝盖:“我说真的,美人您别跟自己较真儿,谁没有个翻船掉阴沟的时候,咬咬牙就过去了,啊?”

阿沐弯了弯嘴角对素弦道:“既然被送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我也没有给自己较真儿,我是真心想帮你干点儿活儿。”

素弦睁大眼睛:“这是为什么啊?”

阿沐向四周望了望,抓起素弦的手,在她掌心写了一个安字。

素弦身子一僵,反握住阿沐的手:“救星……终于等到你了!”言罢,素弦也望了望四周然后诚恳道:“既然如此,我更不能让你干活了,来,救星屋里歇着。”说罢,素弦拉着阿沐就往屋里走,这时候云裳突然出现在门外,皱了皱眉唤道:“阿沐。”

阿沐身子一顿,连忙挣脱素弦的手,看着云裳笑了笑:“姐姐是来看妹妹的吗?”

看见云裳的装扮和身后跟着的丫鬟内侍,浣衣局里其她宫女连忙起身行礼,云裳淡淡的道了一句起来吧,然后拉着阿沐的手进了里屋。

关上屋门,云裳冷冷望向阿沐:“是你下的毒吗?”

阿沐看了一眼云裳反问道:“你觉得我会做出这种傻事来吗?”

云裳默了一下走到阿沐面前逼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解释?”

“秋露是吃了我送的东西后猝死的,这种事情在查明真相前是解释不清的。”阿沐望着窗外不停朝这里看过来的素弦,嘴角漾起一抹极浅的笑意。

云裳想了一下又问道:“那你为何要给她送什么珍珠糕,凭你的实力早晚会得到陛下的宠爱。”

阿沐转身朝云裳笑笑:“同是一起被送来的姐妹,日后免不了相互扶持,没有必要闹的太僵。”

“相互扶持的是我和你,她们两个不过是贤王送来充数的,你用不着关心她们。”

阿沐轻轻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望着云裳道:“也许在贤王和太后眼中,我也是另一个充数的。”

云裳抽了抽嘴角:“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说完,云裳拉开屋门转身离开,临走前似又想起什么事,回头对阿沐道:“后天傍晚,你在这里老实等着,会有人来接你出宫见贤王,第一个月的解药,由他给你。”

云裳离开后,素弦立马冲了进来,阿沐将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素弦,素弦听后望着阿沐感动道:“美人您为了素弦竟然故意背上这罪名被送到浣衣局来,素弦今后定当舍身相报!”

阿沐笑笑:“我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

第三天傍晚,有个内侍找到阿沐给了她一套内侍的衣服让她换上,然后便带着她上了一辆马车出了宫门。

城中一座不起眼的酒楼里,贤王带着一张遮住眼睛的银白色半脸面具半倚在酒楼包间的美人榻上,看着走进来的阿沐,扬着嘴角笑了笑。

房间里几个抱着琵琶弹唱的女子被贤王随身带的侍从轰了出去。贤王执着酒杯叹道:“自打你走后,便再没有听到称心的琵琶曲了,有时候想想……倒真是后悔将你送了过去。”

贤王此话意有所指,想来是云裳已把秋露那件事告诉了他。

阿沐抱起搁在榻边的一只琵琶拨了拨弦道:“既如此,阿沐便给王爷您弹上一曲。”

“喊我公子。”贤王挑起阿沐的一缕长发淡淡道:“来趟京城不容易,万不能泄了身份。”

“是,公子。”

一曲弹完,阿沐还未来得及将琵琶放下便被贤王一把拉过压在身下,然后伸出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沉声道:“你要早些被轩阳宠幸才是,这样,下次便可以好好陪陪本王了。”顿了一下又道:“这样漂亮的美人儿抱在怀里却不能享用,真是糟心。”

阿沐皱了皱眉别过头问道:“公子此次召见阿沐,可有什么吩咐。”

贤王笑了笑,起身坐好,默了片刻缓缓道:“有一个人,你想办法带她来见我。”

阿沐自然知晓此人是谁,只淡淡问道:“哦?公子指的是……”

“采薇。”

采薇其实是贤王在其封地遇见的一名农家女子,长相清秀可人,让贤王很是倾心,只是此事被太后得知后便将采薇接来充入了轩阳的后宫并且严加看管。自那以后,贤王便将所有心思都放到了夺取皇位上。

看来贤王不远千里跟到京城,竟只是为了见那女子一面。

只是……想到采薇的结局,阿沐心里忍不住漫上一丝苦笑。

阿沐放下琵琶起身向贤王行了个礼:“阿沐会照办,请贤王放心。”说罢,阿沐便欲转身离开。

“等等。”贤王带着一丝玩味的神情望向阿沐:“今晚便是你蛊毒发作之时,你怎么……不问我要解药?”

阿沐回头笑笑:“若不让阿沐吃些苦头长长记性,公子怎么会安心把解药给我呢?”

贤王面色一僵,笑了笑:“聪明的女人……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回到浣衣局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素弦看见阿沐连忙扶她进屋问道:“美人,解药拿到了吗?”

阿沐摇了摇头,钻到被子里躺下,身上的蛊毒好像已经开始发作,身上已然觉得有了凉意。素弦见状连忙又抱来自己的被子给阿沐盖上,然后倒了一杯热茶端到阿沐面前:“喝点热茶会不会好些?”

阿沐接过茶杯一口饮尽,但身上的寒意不但没有消减反而越发浓重。身子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发抖,阿沐将自己紧紧的裹在里面依然觉得如处冰室。

素弦急的连忙往烧水的炭炉里又添了一些碳,结果被阿沐看到后竟然从床上翻下来就要去抱那炭炉。

素弦吓得一把抱住阿沐喊道:“美人使不得啊!”然后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往床上拖。

身上的蛊毒让阿沐冷的难以忍受。挣扎间素弦一不小心朝后一个酿跄踢翻了炭炉连着手掌也被溅在地上的炭火烧伤。

阿沐见状身子一僵,抱着素弦的手毫无预兆的就有眼泪扑簌着大滴大滴落了下来:“对不起……”阿沐哽咽着小声道:“素弦对不起……”

素弦看见阿沐哭立时就愣住了,陶安手下竟还有会掉眼泪的人?转念又一想,许是这蛊毒真的太折磨人了吧。素弦抱住阿沐安慰道:“没事没事,一点小伤,过两日就好了,没什么难过的,啊?”

阿沐擦了泪,打着冷颤转身爬回到榻上,用被子将自己重新裹好再不看那炭炉一眼。

其实她应该感到庆幸,这寒冰蛊远比那噬心蛊要好受多了。

看着阿沐蜷缩在被子里发抖却一声不吭的模样,素弦也很是心疼,她挪到阿沐身边,迟疑了一下道:“其实我之前也研究过一些蛊毒,这寒冰蛊……其实还有另一个解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