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阿沐被侍女重新架回到床榻上忍受着全身如蚁噬般的痛苦。自打那日在船上听到贤王说,若你肯忠心于我,阿沐,本王会给你一次活的机会时,她便决心赌上一次。

他说这句话,说明他并非对自己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他一路追杀自己,不过是因他一向孤傲无法忍受被人背叛,若是让他晓得自己忠心陶安不过也是被毒所控,那么……她会不会才有一丝希望可言?而最直接有力的证据,就是让贤王亲眼看到自己毒发的样子。若是再幸运一些,说不定还能借助贤王的力量……弄清陶安下在自己身上的毒究竟是什么,究竟……真的是不是无法可解……

痛楚在身体里无限蔓延放大,直到天明,方能慢慢消散,如此漫漫长夜,她只能咬牙受着了……

抓在手里的被褥几乎要被撕烂,每挨过一刻,便好似过了一年,痛到极致,便觉得生无可恋,恨不能一死了之。

“你欺君罔上,勾结贤王,与其里应外合意欲谋害皇上,若不是念你曾侍奉皇上有功,怎会赏你个全尸?”

“美人儿,这噬心蛊的滋味儿,你可记住了?”

“阿沐,是谁给你的胆子,敢违抗我的命令。”

“阿沐,你就求织女,让你给朕生个孩子。”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皇上的还不一定呢。”

“你这辈子永远无法摆脱的人……是我。”

“若你肯忠心于我,阿沐,本王会给你一次活的机会。”

所有的一切如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闪现,已经被汗水湿透的阿沐却在极轻的呻吟中轻轻笑了两声。她怎么能去死!她的上辈子已经活成了一个笑话,那些让她变成笑话的人,她这辈子就是受再多的苦,也一定要摆脱……

阿沐闭上眼,大口的喘着气。她一定……可以忍过来!

就在这时,连远箫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处响起:“说好了啊!我给她看病可以,你得让大祭司放了我!两边伺候着老夫不干!”

“你若能看好她,一切都好说。”说这话的是贤王。

阿沐一怔,她竟然这么快就能见到连远箫?呵!真是天助!

只是……阿沐突然想起了什么,连远箫见过她,知晓她的身份,若是为了救她去通风报信又被陶安先一步找到,她就再没有解开这毒的机会了……

待连远箫和贤王进来,阿沐转过身去裹在被子里,只留下一个后脑勺。是求救还是留下,且让连远箫诊治后再做决定。

贤王瞥了眼阿沐冷笑一声:“把手伸出来。”

阿沐咬牙道:“妾身衣衫不整,可否放下帘幔再就诊?”

贤王皱了皱眉,对一旁侍女道:“放下帘幔。”

连远箫听到阿沐的声音只觉得耳熟,却并未多想,手指探上阿沐的手腕,然后“嘶”了一声:“好奇怪的脉象!”

贤王道:“她是中毒所致,药圣可看出是中了什么毒?”说完,将那颗解药递给连远箫:“这是解药。”

连远箫接过解药凑到鼻下闻了闻,先是一惊,然后又咬下一小块尝了尝,叹道:“竟然是暹罗国的东西!”

贤王蹙眉不解:“暹罗国?”

连远箫点点头:“据老夫所知,此物确实无药可解。”

贤王不悦:“当真无药可解?”

连远箫握着手里的药丸看向帘帐里那个痛苦挣扎的身影:“请问姑娘,此毒多久发作一次?”

阿沐道:“每月一次。”

连远箫又点点头:“若按常理,时间久了乃是天天发作,姑娘既然每月才有一次,想来最初服下的那一颗,必添加了抑制此毒发作的药物。”顿了顿,连远箫又道:“但我说无药可解,并不代表无法可解。早年恰好遇到过暹罗国的一个药师,他提到过此物,亦说了解毒的法子。”

即便全身痛苦难耐,阿沐还是兴奋的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贤王呵呵笑了两声:“本王还真以为陶安那厮弄了多厉害的东西。”

听到陶安,连远箫一怔,恍然想起了躺在帐中的女子究竟是何人!

但她既晓得自己却故作不识,又是何意?

连远箫稳了稳神继续道:“姑娘当真要解了此毒?这解毒的法子……受罪的很。”

阿沐轻轻嗯了一声,但仍能听出其中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连远箫眯了眯眼:“解此毒的法子,说来也简单,就是断了解药,再不服用。那么下次毒发,将在十日后。忍过那次,下下次毒发又是五日后,接下来便是两日后。待两日的那次忍过,再毒发便是十日后,但其痛楚要减轻一半,如此下去,便不会再发作了。”

阿沐先是眉头一皱,但很快又咬牙舒展开来,虽然这痛楚想想就觉得恐怖,但比起她此后的自由,又算得了什么。

连远箫摊开手掌,把手里的药丸递进帘帐:“解此毒需心志坚强,姑娘,此事,全靠你自己。”

阿沐握住那颗药丸,想要把它吞下去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她知道,只要吃下它,这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苦楚马上就会消失,但……

阿沐闭上眼,将手里的解药狠狠的抛出帘帐,药丸恰好滚到了贤王的脚下,贤王瞥了眼帘帐里的身影,眯了眯眼,一脚踩在那药丸上,碾了个粉碎……

**

“阿沐!”陶安突然从梦中惊醒,额间渗着大滴的汗珠。房里漆黑一片,陶安揉了揉太阳穴,慢慢冷静下来后回想起方才梦见的东西……

他梦见阿沐朝他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那么决绝,没有一丝留恋。他在后面拼命追,却怎么也追不上,至此天地开阔,唯他一人,茫茫不知何处……

“阿沐……”陶安苦笑一声后却突然变了脸色。今日……是她毒发的日子。而那日她被贤王劫去,身上却并无解药!

早知……他当日就该将那一瓶药丸全留给她才是!

正当陶安悔恨不已之时,窗外一声鸦鸣,陶安一惊,慌忙起身打开窗户,只见一只乌鸦立在窗外,脚边绑着一张字条。解下打开一看,只有寥寥五字:沐妃在苗疆。

陶安蹙眉,是鸦人……

**

阿沐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绳子捆着,身上却盖着一条厚厚的锦被。因此刻浑身无力,阿沐也未动弹,只迷迷糊糊的回想了下之前的事。她见到了连远箫,他说此毒有法可解,后来他离开,她记得自己渐渐神志不清,被那痛苦折磨的近乎癫狂……然后……对了,是贤王命人拿了绳子将她捆住,还派人一直看着她以防她无法忍受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来……

阿沐闭上眼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记得前世她和其他几名暗眼第一次毒发的时候曾被关在一间小室内,那一夜她都不知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只记得第二天出来后,所剩之人寥寥无几,其余出来的,都是尸体……

想到十日后还要再受一次罪,阿沐忍不住就有了一些害怕……

就在这时,屋外隐隐传来说话声。

“王爷,那大祭司准备出兵,问王爷的援军何时能到?”

“哼……就说山路湿滑,待过几日天晴,便能赶来。”

“王爷已经拖延了数日,若那大祭司晓得王爷意图后撕破脸皮……这该如何是好?”

“本王早就同他说过,现在不是生变的时候,他仗着连远箫解了苗王给他下的蛊毒,便迫不及待的翻了脸,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具备,他如此贸然行事只会拉本王下水。”

“是,老奴这就去回禀大祭司。”

片刻后,有脚步声传来,阿沐连忙闭上眼睛装睡,稍后便觉得帘幔似被人挑起,有光照进来,阿沐蹙了蹙眉,这才缓缓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