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无鸦远远跟着阿沐向他曾经居住的那片树林走去,离开那片灯火阑珊之地,郊外的星空璀璨却寂寞,无鸦看着阿沐捧着花灯走在积雪残留的山路上,纤弱的背影被那微弱的光芒映照的格外让人心疼。无鸦皱了皱眉,虽然知道自己现在走的越远越好,但跟着她的脚步却无法停下来……

阿沐路过那个木屋的时候站了片刻,然后又径直向林子深处走去。冬夜里的树林寒意袭人,头顶的枯枝交错纵横,将夜幕割的支离破碎,唯有星光点点和手里的一盏花灯勉强照出脚下的一条小路。

不远处的坟包依稀可见,阿沐脚步一顿,然后慢慢的靠近,将手里的那盏花灯系在旁边的一颗枯枝上。偶有夜风袭来,花灯下方垂着的丝绦便随风摇摆,灯光摇曳,投洒在清冷的墓碑上,阿沐手指探上冰凉的碑石,指尖划过无鸦的名字,轻轻唤了一声:“无鸦。”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想要的自由,要由不相干的人来付出代价。可是,倘若这是一场骗局呢……

阿沐倚着墓碑坐下,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幕安静的出神。她不明白,为什么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还是回到了原点……

无鸦站在阿沐察觉不到的距离静静的凝望着远处花灯下的那个身影,似乎比住在他那的时候还要瘦些。

无鸦低头一声冷笑,怎么能不瘦呢,皇宫本就是个吃人的地方。他虽私心里并不想她回去,但她既然做了选择,也许天命如此,所以他也不得不走上那条谋划许久的路……

想到这里,无鸦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向山下走去。

城里的灯火依稀可见,无鸦刚走到那处木屋旁,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无鸦,为什么要骗我?”

无鸦脚步一顿,猛地抬头望去,却见阿沐坐在屋脊上正默默的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在夜色中勾出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有一头墨发在寒风中飞扬,身后是无边的夜幕,星子们散在其中,宛若散在黑色丝绸上的碎银,每一颗都因为她的身影而变得璀璨起来……

他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再和她相见。

无鸦凝望她许久,阿沐亦不再说话,寂静的山林中两人相顾无言,唯有那扇陈旧的木门在呼啸的寒风中被吹得嘎吱作响……

终于,无鸦低头一笑,复抬头时,眼中笑意恍恍,轻声道了一句:“……对不起。”

沉默片刻,阿沐从屋顶上站起来,裙摆在月色下被风扬起,无鸦负手望着她,微微有些出神。

阿沐脚尖轻点,身影宛若蝶翼般翩然落在无鸦面前,阿沐抬起手,小心翼翼的向无鸦伸去,当指尖碰到无鸦脸颊的那一刻,阿沐猛地收回手,淡淡的笑了笑:“是了,我怎么可能看错。”

无鸦轻轻蹙了蹙眉:“阿沐,我……”

“那个卖花灯的老板应该认识你吧。”阿沐看着无鸦的眼睛平静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我又没被下蛊,怎么可能会看错。”

无鸦没有回避阿沐的眼神,脸上的笑有些僵硬:“所以你一直知道我在跟着你?”

阿沐点点头:“是。”沉默了一下阿沐又缓缓开了口:“我只是不确定你会不会跟上来。”

无鸦盯着阿沐,半晌,方才缓缓道:“我忘了,你一直都是很有主见的人。”

“无鸦。”阿沐轻声唤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

夜风在两人之间呼啸而过,无鸦沉默半晌,缓缓叹了口气:“为了让你回去。”

“所以你就假死?让我恨轩阳?让我回去为你复仇?”阿沐一眨不眨的看着无鸦:“这是你的主意还是轩阳的?”

无鸦半垂着眼眸,目光暗淡了些许:“是我的主意。”

“为什么。”阿沐平静的出奇:“是不是轩阳逼你的?”

无鸦沉默了许久,缓缓吐出两个字:“不是。”

阿沐突然向后踉跄了一步,嘴角倏地勾起一抹冷笑:“为什么对他这么忠心?为什么要替他背黑锅?这样的事情,除了他,还有谁能做的出来?无鸦,我不信。”

无鸦蹙了蹙眉,轻轻抬起手想要为她理一下被风吹乱的额发,却不料阿沐又往后退了一步,冷声笑道:“罢了,我还在一直因为你的死而愧疚,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那么谁骗了我都没有关系了,我不再欠任何人。”

阿沐慢慢抬起头,嘴角漾起极浅极浅的笑,眼神清澈,目中光华即便是在夜色中也难以消掩:“无鸦,后会无期。”

“阿沐……”无鸦皱着眉忍不住向前一步,然而下一刻阿沐一转身,踮脚跃上屋顶,然后如羽燕般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中。

想要去挽留她的手还僵在半空中,无鸦愣了一下,慢慢收回手向远处的坟冢看去,被她挂在树梢上的花灯光芒微弱如萤火,在夜风中摇曳出几分凄凉……

**

阿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宫里的,貌似还惊动了禁卫军,她踉踉跄跄的跃进窗户跌到地上,殿外火光通明,喊着抓刺客的吵嚷声不断,阿沐靠着殿柱,似乎对外面的一切恍然不知,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雕梁画柱的沐雪殿……

“回来了?”熟悉的清冷嗓音从帘幕后传来,阿沐偏了偏头,看见轩阳还穿着宴席上那身刺金龙的玄色冕服,一手拨开重重帘幕,正冷着脸看她。

阿沐凝视轩阳片刻,突然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眨眼间就闪到轩阳面前一手攀住他的脖颈一手将刀抵在他的咽喉处:“为什么!”

阿沐的声音有些嘶哑,眼中突然迸出一些泪花。

轩阳愣了愣,在看见阿沐的眼泪时心里蓦地一慌,然而面上还是一副严肃的模样反问道:“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去拜祭无鸦了吗,朕既没拦着你,又没派人跟着你,你还想怎样?”

阿沐冷声笑了笑,一滴泪猝不及防的从眼角滑落:“拜祭?轩阳,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轩阳一怔,蹙了蹙眉沉声道:“你知道了?”

“是啊,我知道了。”阿沐静静的看着轩阳一字一句的问道:“所以为什么……宁愿让我恨着你也一定要让我回来?为什么,逼着无鸦来骗我,轩阳,我真的不想再和你们纠缠下去了……”

阿沐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几乎所有的情绪都堵在了心口,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沿着白皙的脸颊滴在绣着白色海棠的蓝襟上。

那把匕首还抵在轩阳的脖颈处,轩阳凝眉看着阿沐无奈的笑了一声:“无鸦……阿沐,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朕的皇叔!你以为朕能逼的了他?”

阿沐一怔,猛地抬头望向轩阳,愣了片刻,忽然将匕首又逼近了几分:“你骗我!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阿沐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轩阳心里已经酸楚的无以复加,却只能摇头道:“阿沐,你冷静一点。他的身份这世上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不是有意瞒你,朕也不是有意瞒你。阿沐……”

阿沐忽然想转身逃走,轩阳连忙去抓她的手臂,阿沐反手一甩,握在手里的匕首一下划破轩阳的左臂,顿时胳膊上血流如注,将那片玄色衣衫浸的色泽更加沉重。

阿沐一愣神,身子突然被轩阳带进怀里。轩阳顾不上左臂的伤口,将阿沐紧紧抱在怀里:“阿沐,别走……”

就在这时,殿门突然被撞开,两队禁卫军刚冲进来蓦地瞧见这一幕都愣在了那儿,连忙齐刷刷的跪在地上给轩阳请罪,素弦袖着手站在那儿一脸哀怨:“奴婢说了你在这儿但是他们不信。”

常乐也匆匆从外面奔进来,见状连忙喝道:“还不速速退下!”他不过去方便了一下,没想到这一会儿空当里还生出这样的乱子。常乐一边喝退禁卫军一边躬身和素弦退下,就在这一弯腰的时候,常乐眼尖瞅到了轩阳胳膊上的伤还有沐婕妤手里的匕首,心里一慌,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见轩阳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声张。

常乐退出大殿,想着也许有几个眼尖的禁卫军也瞅到了沐婕妤手里的匕首,便清了清嗓子提醒道:“都记住了,方才……你们可什么都没看见。”

站在前列的把头低了低,想来也明白了常公公的意思。

常乐给素弦打了个眼色,叫到僻静处嘱托道:“快去请连太医,就说陛下受了刀伤,让他不要声张,悄悄来此候着。”

素弦眨了眨眼:“什么意思?陛下受了刀伤?”

“哎呀!你这个粗心眼儿的!”常乐对素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沐婕妤和陛下不知怎么又闹了矛盾,陛下好像被沐婕妤伤着了,你还不快去!”

素弦倒吸一口凉气,顿时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跟错人……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阿沐的情绪也渐渐安定下来,她轻轻挣脱轩阳的怀抱,看了看他还在流血的伤口,沉默了一下,弯身撕掉裙摆上的一块纱绑在他手臂上帮他止血,然后转身道:“我去找连墨。”

“阿沐!”轩阳一把拉住阿沐:“常乐已经去了,我没什么大碍。”

阿沐脚步顿在那里,却没有转身。

轩阳只好走到阿沐面前,看着她还挂着泪痕的脸,无奈的笑了一下,抬手捧住她的脸颊想要帮她擦干净,阿沐皱了皱眉别过头去,却还是被轩阳给扳回来,然后用指尖一点点的摩挲干。

“阿沐。”轩阳的吻小心翼翼的落在她还沾着泪水的长睫上:“你回来的那天我就告诉过你,我不管你为什么回来,复仇也好,另有图谋也罢,我都不在乎……”

阿沐抬起眼眸看向轩阳,她记得他说的这句,现在看来,他早就做好了让她恨他的准备。

“为什么……”阿沐蹙着眉,眼睛里又是恨又是无奈:“为什么非要把你我都逼到这个地步……”

轩阳的指尖还流连在阿沐的侧脸上,听到她又一次的问他为什么,轩阳沉声回道:“因为我发现我没有办法成全你,阿沐,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的人,只能是我,必须是我,无乱如何……都得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