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阿沐下了马车就匆匆赶往御书房。她本就会轻功,此刻走起路来更是疾步如飞,素弦几乎一直小跑着才能跟上她的步子。

御书房里还是一片灯火通明,阿沐在走到御书房的台阶下停了脚步。旁边的桃树已经吐露了花苞,粉色的骨朵在月色下分外绮丽。披甲戴盔的军士分列两侧,殿门前是两个垂头弯腰的守夜内侍。

阿沐迈开脚步,却听“哗”的一声,那些军士长剑出鞘拦住了她的去路。一人道:“未得陛下传召,任何人不得入内。”

素弦连忙护在阿沐身前怒道:“你们不识得这是谁吗!竟敢挡了沐婕妤的路!”

那侍卫却仍是那一句话,面不改色的冷声道:“未得陛下传召,任何人不得入内。”

“你!”素弦又要上前一步,却被阿沐一把拉回。阿沐看了看突然熄了的烛火,沉声道:“好,那就帮我通传一声。”

正在这时常乐突然推开殿门走了出来,瞧见阿沐后连忙陪上笑脸迎了出来:“呦,这不是沐婕妤吗!都这个时辰了,您怎么过来了啊?”

常乐一边说着一边朝那士兵摆了摆手,长剑收回,阿沐瞥了一眼常乐,一字一句道:“我要见他。”

常乐笑笑:“沐婕妤是要见陛下?可不巧,陛下不知道沐婕妤要来,已经歇下了,要不沐婕妤改日再来?”

轩阳站在窗户后面,一边掩嘴低声的咳着,一边蹙眉盯着夜色中的那个身影。

他何尝不想见她?他只是不愿她看到他现在这副面如纸色,病骨支离的样子。每日白天还好些,一到夜里便倍觉难受。更何况……他还要亲手再把她推出去。

阿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对常乐的话置若罔闻,只是静静的盯着御书房的窗扇,半晌沉默后,阿沐忽然垂下眼眸,对素弦道:“回吧……”

此刻的夜色浓的像一团化不开的墨,连宫道两侧的青铜宫灯,光芒也显得微弱不堪。

阿沐一言不发的朝沐雪宫的方向走去。素弦嘟着嘴一脸不满的在后面跟着,打抱不平道:“陛下怎么能这样啊!前些时候都把你宠到天上去了,现在倒好,说不见就不见。”

“素弦。”阿沐打断素弦的话:“不要再说了。”

轩阳越是不肯见她,就越印证了她的猜测。以他的性子必然已经开始处理起之后的事,还会为她做一些打算……

想到这里阿沐突然停下脚步,眼睛蓦地睁大,像是弥漫在心间的浓雾突然被一阵大风吹散,刹那间心底一片透亮……

他在为她做一些打算……

前世被灌下毒酒的一幕立时闪现在脑海中,阿沐想起在临死之前轩阳看着她时的惊恐表情,心里终于明白了那是为什么……

他不是真的要杀她,他在为她做一些打算。

只是……他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这世轩阳被贤王下了毒,那么前世大概也是如此。只是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素弦见阿沐突然停了下来,凑上前问道:“怎么了?”

阿沐半垂着眼眸,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也明白了为什么上天如此怜惜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上天,只是要还她一个真相……

阿沐回头朝御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轻轻蹙了蹙眉头,眼角的伤痛催出一片迷蒙,两滴泪顺着脸颊滑落,阿沐抬袖拭去,将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咬了咬唇,再次迈开步子,走进前方的夜色中……

**

第二天天刚刚大亮,本来清清静静的将军府因为长公主的突然到访立时热闹了起来。

陶安躲在后院擦拭着手里的剑,压根就不想去招惹那个蛮横的女人。倘若无鸦要反,将军府必是功不可没。到时他倒要看看她还能有多嚣张的气焰死皮赖脸的非要嫁给他。

正这般想着,那个清亮的女声就突然在身后不远处炸响:“陶安!你躲我也没用!”

陶安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就要走,却又被她一嗓子喊住:“倘若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怕是立马要拐回来求我告诉你!”

陶安顿了顿脚步,冷笑一声:“我只求公主不要再来将军府。”

“你!”看着陶安又要走,长公主连忙大声道:“昨夜阿沐来了我府上!”

陶安蓦地转身看过去:“她去你那做什么?”

看见陶安如此紧张阿沐长公主心里倍觉不爽,扬了扬下巴,嘴角勾起一抹鄙视的笑:“当然不是来找我。她是来找韩霄的。”

陶安皱了皱眉头:“她找韩霄何事?”

长公主自然不知她找韩霄何事,但因不喜阿沐,便添油加醋道:“呵,深更半夜,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怎么知道都干了什么?反正……呆的还挺久的。”

最后一句说完,长公主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陶安,却在看见他脸色的时候心里忽的一紧,不由得生出几分怯意。但因还有个公主的身份,不好在陶安面前失了气势,遂又扬了扬下巴,挺了挺胸膛,但是,却不敢再往下说一个字。

陶安沉默片刻,冷声道:“你让我知道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多谢公主亲自相告,臣还有事要忙,就不奉陪了,公主自便。”

说罢,陶安绕过长公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长公主来将军府的目的已经达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陶安一脸不高兴的模样她竟也高兴不起来。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很痛快。

“韩霄!我们走。”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就要打道回府,却突然想起韩霄昨儿个半夜就消失了,长公主心里便越发的不爽起来,连看着将军府的花花草草都不顺眼。

一路呵斥着跟班的小厮,折磨着路旁的花花草草,长公主终于气冲冲的迈出将军府的大门,回了自己府中。

待长公主离开,陶安去了父亲的书房,蹙眉道:“方才长公主说,阿沐昨夜去见韩霄了。”

陶老将军正在临摹一副字帖,苍劲有力入木三分的草书透露出一个老将军的风骨。正在自我欣赏得意之时闻言抬起头瞥了一眼陶安:“那又怎样?与你何干?”

陶安有些无语:“爹,你当我是为了什么跟你说这件事?”

陶老将军提笔的手一顿,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

陶安负手道:“阿沐与韩霄的关系我很清楚,她深更半夜去见韩霄绝不是为了那苟且之事。一定是宫里发生了什么。”

陶老将军将笔放下,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番,沉吟道:“你说的有理。最近陛下早朝的次数越来越少。阿沐我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做事的目的性一直很明确。这样吧,你先去查查昨夜值守宫门的人,问问情况,再做打算不迟。”

陶安应了一声刚准备离开,书房外突然来了一人,陶安见他面生,可陶老将军一见立马屏退左右,客客气气的将他迎了进来。

那人也不啰嗦,直接递上一封信:“请两位将军跟我去见漠王爷吧。”

马车从后门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的奔向了城东的小院。

还是上次的地方,陶安下了车,见到无鸦后冷哼了一声:“你倒也不换个地方,就不怕被人端了老窝吗。”

陶老将军连忙怒斥道:“不得无礼!”

陶安皱了皱眉,虽不再做声,眼睛里却仍是不屈的傲意。大概是之前不知道他身份时两人有过交情,到现在,他再见到无鸦,还是无法把他和王爷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无鸦对此也不在意,一边糊着手里的孔明灯,一边淡淡道:“本来是要换的,但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陶安回头看向无鸦,还未来得及问他何意,便听他又道:“轩阳被下了毒,怕是要不久于人世。”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无鸦裁剪纸时的“哗哗”声。

良久的沉默后,陶老将军突然缓过神来,惊道:“这……这……漠王爷,您如何得知的?”

陶安也缓过神来,然后听无鸦道:“昨夜我进宫了。轩阳亲口说的。”

陶安质疑道:“也许是他在骗你。”

“不会。”无鸦清清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语气非常笃定:“他把阿沐都托付给了我。”

房间里又是片刻的沉默,陶安心里突然像堵了什么似的难受之极。陶老将军看了眼陶安岔开话题:“那王爷现在如何打算?”

无鸦停了停手上的伙计缓缓道:“轩阳的毒应是贤王下的。前些时候我们还在好奇他为何这么早就有动静,应是早就知道轩阳会如此,想趁着他毒发时起兵,便可兵不血刃。”

陶老将军闻言冷哼一声:“贤王那小儿还是嫩了点,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爷早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了。”

无鸦无视了陶老将军的奉承接着道:“轩阳的眼睛倒是毒辣的很,他从未信过我,早就猜到我有反意。所以,贤王谋反之时,他让我做好准备。”

陶老将军想了想道:“这样倒也好,届时王爷便可借着锄奸惩恶的名义反讨贤王,然后顺理成章登上皇位,呵呵,臣先在这里恭喜漠王爷了……”

无鸦依旧面无表情的无视了陶老将军的恭喜:“按道理说,轩阳现在中了毒,那个神医的儿子,连墨,应该候在宫里才对,但是前些时候得到消息,连墨急匆匆的出了宫,所以我猜,他大概是看不好,去找他的父亲帮忙了。贤王应也能猜到这儿,所以他不会让连远箫回来,必然会派人追杀……”

说到这里无鸦抬头看向陶安:“我并不想让轩阳死,所以这件事,还烦请陶少将军跑一趟,帮我护连远箫平安归京。”

纵使轩阳有将阿沐托付于他的打算,他却不忍这样欺骗阿沐一辈子,他知道她每次喝醉都是因为轩阳,知道她每次流泪也是因为轩阳,知道她解不开的心结还是因为轩阳。她与轩阳就像纠缠在一起的两根藤蔓,便是一根死了,那些枯枝残叶,也依然会挂在活的那根上面,直到两人一起归于尘土……

所以,无论轩阳做什么都是徒劳,爱也好,恨也罢,放不下的,始终都不会放下。

所以,他自知与她无缘,便不再多求。保连远箫平安,是他为她唯一能做的事……

陶安听到最后一句时沉默片刻了然道:“原来如此。我知道阿沐昨夜去找韩霄做什么了。”

无鸦抬头,看向陶安。

陶安迎上无鸦的视线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以阿沐的聪慧,怕是也猜到了轩阳中毒的事,更猜到了连墨去找了连远箫,必然也料到了贤王会出手,所以,她去了公主府,找了韩霄,所求之事,应与你让我办的……是一样的。”

无鸦垂下头,看着手里的孔明灯,想起昨夜看见的那个身影,心里便知晓了那果然是她,一贯温雅的笑容,竟多了几分萧索……

**

从无鸦处一回到将军府,陶安便立马准备启程。陶老将军看陶安牵马就要出府门,蹙眉叮嘱了一句:“万事小心。”

陶安翻身上马,牵着缰绳看向自己的父亲:“怎么,还不相信你儿子的本事吗?”

陶老将军轻轻叹了一声:“我自然信你。贤王派的人纵使再厉害,你自保总没问题。虽是漠王爷亲自开的口,但还是……”陶老将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既然韩霄已经去了,若遇到危险,你不可太拼命,我们将军府,只有你一个独子。”

陶老将军知道漠王爷的意思,他不想让轩阳死,恐怕大部分原因还是和阿沐有关。他怕陶安……也为了阿沐,做出什么傻事……

陶安将剑背到身后,蹙眉道:“父亲放心。孩儿明白。”

说完,陶安策马扬鞭,直奔城外……

**

连墨没日没夜的赶了几天路,刚行到一处县城,突遇暴雨,再加上饥肠辘辘疲惫不堪,遂下了马,找了一家搭着凉棚的面馆坐下,要了一碗热和的汤面,准备歇歇脚待雨停了再走。

他走时轩阳的脉象还算稳,至于他不知道轩阳还能撑多久,是因为轩阳毒发似乎需要一个契机。若按现在的脉象看,理应不会有吐血之症,就好像埋在土里的种子,本应在春天发芽,却早早的破土而出……

连墨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刚捞了一口面填进嘴里,连墨忽的一怔,一个念头飞逝而过,灵台中顿时一片清明。

刚填进嘴里的面因为呆愣在那里大张的嘴巴又滑落到了碗里,连墨放下筷子,恍然道:“原来是阿沐……”

阿沐也中了毒,是轩阳一直给她舔的眼睛!既然都是云裳的蛊物,想必一物诱一物,阿沐的毒就像是一个引子,将轩阳的毒提早激发了出来!

是了,一定是这样!连墨想到这里也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这对他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若不是提早将毒症诱发出来,等到最后发现时轩阳必死无疑,所以现在只要找到他那熟悉蛊毒的老爹,说不定一切都还有希望!

连墨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一口气扒光了碗里的面,从袖子里摸出几个铜板扔到桌子上,带上斗笠披上蓑衣便准备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一只羽箭突然破雨而来,连墨一愣,眼瞅着那箭就要刺向自己的喉咙,竟是半步也迈不开。

连墨吓得闭上眼睛,等了一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再一睁眼,却见眼前多了一只手,正握着那箭头,堪堪停在了他喉咙前三寸的地方。

连墨转头望去,看见身旁那人的侧脸,潇洒俊逸,一道剑眉斜飞入鬓,目光冷冽如剑芒。

“多……多谢阁下……”连墨忙不迭的道了一声谢,却见那人回头瞥了他一眼,突然“嗤”的一声笑:“跑的倒挺快,让我追了那么久。”

连墨不明所以,呆立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刚准备询问下救命恩人姓甚名谁,却被旁边那人一下按到桌子底下,然后只听“哗啦”一声似是长剑出鞘,刀剑碰撞发出的清脆之声便接二连三的灌入耳中……

连墨抱臂蹲在桌子底下,看着那来来去去厮杀的身影,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心下正生出一股寒意,却听另一阵马蹄声踏雨而来,连墨从桌子底下望了一眼,愣了愣,喃喃了一声:“陶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