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浴血奋战 修改版

二十几个持刀的黑衣畜生们调转车头,面对着我,杀气腾腾,引擎声复又大作。其余畜生们手持棒球棒敲打着摩托车车身,既是向校外的警察示威,又是为那些持刀的畜生加油呐喊。

二十几辆摩托车形成合围之势,二十几把明晃晃的利刃举在手中,畜生们想以气势压倒我。精赤上身的我深吸一口气,将精神意志力提升到最高的境界。我心里知道,我的下肢经脉虽已全部打通,但上肢经脉只打通了右手厥阴心包经一条,于太极劲的发挥裨益并不大,因此目前的状况实在是凶险之极。我毕竟不是神仙,二十几把锋利的西瓜刀同时砍向我,即使速度反应再敏捷,要想全部躲开也是不可能的。害怕了吗?不!面对这些畜生,我要做的是让他们害怕、让他们颤抖!

校外的警察似乎注意到了形势的变化,于是扬声器顿时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叫嚷着说:“放下手中的武器,交出受伤的人质,不许伤害其余人质,可以谈判。”

天哪!我竟然被这些小日本白痴警察看作为人质,我恼怒了,对着持刀的畜生们,气运丹田大吼道:“Comeon!”

摩托车一起启动了,引擎声瞬间淹没了警察的扬声器的叫唤声,以飞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二十几把刀刃也一齐砍向了我。

退?已无路可退!我身后是校园两米多高的围墙,不靠助跑难以在短时间内攀上。在危急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常式太极的另一项绝艺——〈太极剑〉。不错,此刻我虽然手中无剑,但只要夺下畜生们手中的一把刀,刀亦可用作剑。我瞄准了最先冲来的一个畜生,右足〈涌泉穴〉发劲,身形掠起,朝他扑了过去。他还来不及将手中的刀砍劈下来,我已经扑到了他身上,将他连人带车扑倒在地。但就在这一霎那,我感觉后背一凉,随即一阵钻心的疼痛感使我明白了自己后背被划了一刀。但……我已从倒地的畜生手中抢到了刀,好,来吧!

十几把刀一起劈向了尚在地上的我,我翻身一滚,避了开去,但到处都是摩托车的车轮,已经避无可避,十几把刀又一次劈了过来。

〈太极剑〉之要诀在我心胸间勃发,一式〈怪蟒翻身〉,头上脚下的我似陀螺般旋转而起,手中刀化作剑身,缠绕回旋于周身,将十几把刀同时荡开。常式〈太极剑〉之要诀便是螺旋劲的运用,忽刚忽柔,腾闪折空,更需瞬息万变。

我站正身子,刀紧握在右手掌中,中指抵住刀身,通过〈中冲穴〉向刀身上倾注电流内力,令得刀身上好似有异光缭绕,耀眼夺目。我大喝一声,身随意转,配以快速移动的步法,将太极剑施展开来。〈摘星换斗〉、〈白蛇吐信〉、〈凤点头〉、〈三环套月〉、〈大魁星〉;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浑厚圆转。只听得惨叫声接连响起,约有一半的畜生被我砍伤连人带车的倒地;其中有两名被我伤到了颈项,伤势极重!当然,我也不可避免的被划了三道伤痕,所幸都是皮肤外伤,没有伤到筋骨,虽已鲜血淋漓,但并无大碍。

这时候,除了堵住校门口的二十几个畜生外,外围的六十几名畜生开始按耐不住了,他们也纷纷扔掉了球棒,从车后座中取出了西瓜刀,发动了引擎,形势已万分危急!

浴血奋战的我只有坚持下去了,不!我要先发制人!这虽然违反了传统太极剑后发制人的要旨,但超越传统,才可继往开来。我将我所运用的这些太极剑术就命名为〈常式闪电太极剑〉,推陈出新。我避开了先前十几名畜生的缠斗,反而倒冲入六十几名畜生的中间,这可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但毕竟他们已持刀在手,咆哮着也向我冲来。

“铛铛铛铛”,刀刃与刀刃的激烈碰撞声,刀刃与刀刃摩擦所起的火花,足以震撼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

连人带车被砍翻在地的畜生逐渐增多,同时我身上的伤痕也渐渐增加,甚至有两道刀口入肉较深。我已经浑身满是鲜血,这些鲜血里既有我自身的,也有来自于畜生们的。可,我不能倒下,我将电流内力灌注于右手厥阴心包经脉,〈中冲穴〉发劲,可以令每一个被我砍伤的畜生在同一瞬间有触电的感觉,这可以使他们丧失再战的能力。

所有的警车开响了车上的警笛,响彻整个校园内外。同一时间突然电子闪光灯狂闪,似乎是来了大群的媒体记者。

后来据我了解到,这次出动的媒体数量及记者人数创造了日本自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里投毒气弹事件后的媒体界新高。日本的四大电视台:NHK、日本、TBS、富士;三大报纸:读卖、朝日、每日;两大网站:雅虎、MSN,几乎全部出动,更别提那些小报小电视台了。记者人数几倍于警察,所有的电台、电视台、网站开始了现场直播。

当然,所有佳能高性能加长镜头的焦点都集中在了精赤上身的我身上,电子闪光灯大作,令我眼花缭乱,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条。

虽然此后我可能成为整个世界的传奇人物,可此刻的我并不好受,我大吼:“*you!Goaway!”可惜,镁光灯在瞬间只停了片刻,复又大作,而且形势比先前更猛烈。

我哭笑不得,只有抱元守一,集中精神力去应付四周无穷无尽袭来的刀光。手中的刀经过碰撞磨损,已是缺口无数,便如同锯子一般。但只要〈太极剑法〉施展开来,仍有不小威力。只是……毕竟是失血过多,我渐感头晕眼花,脚法也缓滞了下来,不!不能倒下,不能倒在包围圈中!

我视线模糊,已渐渐辨不清方向,不知不觉已向着校门口冲去。而在校门口还有堵住大门的二十个畜生,我当时已经杀红了眼,管他妈的谁堵在我前面,砍!

二十个畜生手中没有刀,只有球棒,他们挥舞着球棒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操你十八代祖宗!砍!手中的刀已经失去了章法,〈太极剑法〉已经被我抛在了脑后,只是一味乱砍乱劈。

“铛铛铛铛”,刀棒相交,我一往无前,又砍翻了好几个畜生,但也被打中了六、七棒,顿时气血翻涌,一股甜意涌上喉间……

“噗”,我吐出一口鲜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冲出了校门,眼前是向我奔来的一群警察。我冲着他们大喝:“Stop!”,令他们吓了一跳,停住了脚步。

我集中了最后的所有精神力,竟然返转过身子,朝着停止追击的畜生们喊:“再来,Comeon!”可惜这是我那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我感觉天旋地转,在我跨出欲图回冲向畜生群的那一步后,我倒下了……

在倒下的那一霎那,我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身后的警察好像从我的两侧如潮水般冲过,并且听到了身后有一个熟悉的撕心裂肺般的叫唤声:“常君……”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