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地学着电视上黄飞鸿的起手式,对着前面的日国人挑衅地招了招手,示意开打。结果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当丁宏想学电视上的武打明星一样飞踢后在空中旋转回踢,由于力量大增还有自己本身的体重加在一起,这一脚被踢中的人倒是飞了出去,可是丁宏自己也随着惯性摔在地上了,被日国人蜂拥而上围殴了起来。

好在丁宏皮糙肉厚,经过强化,普通人打在他身上几乎就没有多大的痛感,但他打别人就不一样了,把抓、咬、挠、拧、捏、掐、抠,七字真言发挥得淋漓尽致,把一群日国人打得哭爹叫妈,那叫一个惨啊,连亚麻跌都喊出来了。

不到几分钟斗殴就结束了,只见地上躺着的日国人个个体无完肤,露在外面都皮肤不是乌青一片就是抓痕,在地上哼哼唧唧,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显然丁宏刚刚没少在他们身上修炼千古绝学龙爪手。

“该你们了。”被打出火气的丁宏不管身上被撕裂的衣服,直接朝三精兽走过去,剩下的三个保镖刚刚也看见了打架过程,看出了丁宏没学过什么格斗技巧,只是力气大皮厚耐打而已。

其中一个壮实一点的保镖朝着丁宏迎了上来,一靠近丁宏就抓住丁宏的衣领,想来个过肩摔,可是就丁宏那个强化过的身体,或许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才能扛得起来吧。那保镖悲剧了,反被丁宏从后面扛起来,直接扔到倒在地上那堆人中半天爬不起来。

正当丁宏得意洋洋地看着地上那个保镖时,却没注意到剩下的两个保镖准备偷袭他。可是当那两个保镖快要接近丁宏时,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飞出了两个红色的影子,直直的朝两个保镖的脑袋上砸去,两个保镖似乎有感应到什么,一起转过身来,噗噗两声,正中红心,直接砸到了两人脸上了,原来是两个柿子。

原来是刚刚让丁宏要去跳水叫上他的那位男子,他虽然不敢出面,但看见那么多人打丁宏一个,还有两个想偷袭,于是就找了旁边其中一个卖柿子的流动商贩,扔下了几张票子,拿起两个柿子就砸了过去,本来只是想砸中他们,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的,谁知那两个傻保镖竟然把时机掌握的如火纯青,直接用脸来迎接两个柿子。

这一下子砸中,旁边有许多人也跟着有样学样,都直接把几个流动商贩的柿子全买了,不知谁喊了一声“趁他们看不见,大家都来砸几个解解气,这柿子砸不死人不用怕”。这一喊直接点燃了大家的同仇敌忾,纷纷跑过去拿起柿子就砸了过去,连旁边的三精兽和躺在地上的也不能幸免,现场一片混乱。

丁宏趁着大家乱成一团注意力都在砸着日国人时,拉着两个女孩挤出人群,钻进旁边一条巷子里,七拐八绕地远离了事发地点。

“好了,现在安全了,不好意思,没处理好,害你们丢了工作。”三人跑到了一个没人的巷子里,丁宏尴尬的抓抓头,本来想英雄救美的,结果变成狼狈跑路了。

“不,不,不,没事的,大哥哥,是我们要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们就被那人渣欺负了,哦,对了,刚刚你刷的那些钱我们让老板退给你吧,太多钱了,几百万啊可不是个小数目,老板是我堂哥的朋友,我和他说一下,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高挑女孩听丁宏向她们道歉,急忙阻止道。

“别在意,反正我是做好事,捐给贫困山区。帮你们嘛,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更何况是两个美女呢。”

听见丁宏夸她们是美女,两个女孩都娇羞的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了。

“对了,你们帮我去买一套衣服好吗,你们看,好好的一个四好青年这就成了犀利哥了给我一根竹棒,我都能去丐帮混个舵主当当了”。丁宏看看自己的衣服,无奈道。

“哈哈哈,大哥哥,对不起刚刚太紧张了,你刚刚有没有受伤,我看看”。说完直接把丁宏的衣服扯了起来,但当把衣服扯到一半是突然停下,想到和丁宏才认识不到一小时,连名字都还不知道呢,就在这扯人家的衣服,精致的脸顿时如同喝了烈酒般迅速红了起来。

“大……大……大哥哥,我……我……”高挑美女囧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吧,我看到了什么,我们的玉女掌门人竟然主动掀一个男人的衣服,哇,天大的新闻啊,这要是让校区里的护卫队知道的话那就世界大乱了,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丰满女孩看见高挑女孩的样子就调笑起来。

高挑女孩借机要打丰满女孩时把手放下,然后趁丰满女孩还在大笑的时候伸手过去绕起痒来。“让你笑,让你笑,,让你乱说……”

“啊……不要……啊……别挠我痒了……快点……停下……我受不了了……再不停……我……我也反击了”。

“啊……不要……停……你……你还……来真的啊……”

两个女孩的打闹漏出了一片春光,看得丁宏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虽然已经是秋天,但福都这沿海地带还是有点热的,所以大家都穿得比较夏天款式的,而且两个女孩在店里当导购,穿得更是清凉。

好一会两个人打闹完了,发现丁宏正盯着他们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两人顿时脸红了,异口同声道:“色狼,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嗯,看过美女,不过没看过打闹的美女”。还没回过神来的丁宏老实地回答道。

“呃,对了还没问你们的名字呢”?

丰满美女抢先道:“我叫秋秋,姓秋,单名一个秋,这位美女叫慕容晓晓,厦市大学音乐系大三学生,可是整个大学排名前十的校花哦,我们慕容校花的护卫队可以绕校园一周哦,少年,我看好你哦”!

慕容晓晓:“秋秋,你要死啊,在乱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大哥哥,别听这疯丫头的,只要和人一熟络起来,就没个正行,对了,还不知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丁宏,今年呃……(突然想起这个世界的丁宏才二十五岁差点说出自己之前世界的年龄)二十五岁,福都晋市人,单身”。丁宏直接把自己的资料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