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骚到骨子里的菜花

“秋秋,晓晓,雨点,明天把你们大姐叫上,咱们一起来上牌买保险,呃……那谁谁谁,什么花的,该你了,让我们大家欣赏一下你那曼妙的舞姿吧”。

“嗡嗡……”

周围传来了一片吵杂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已经是里三圈外三圈的被人群包围了,很多人都在对丁宏和菜花指指点点,偶尔可以听到土豪或是打脸等几个字。

“你……你……你,好吧,我认栽,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咱们就这样算了吧,拼个你死我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别再互相伤害了”。菜花看见事不可为,放下几句话就像溜走。

丁宏可不会轻易让他离开,见菜花要溜,就故意刺激道:“月下集体的继承人也会赖账啊,刚刚是谁还说一言为定的,唉,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男人无信不立啊”。

丁宏的几句话激起了菜花的骄傲,咬牙道:“好,我跳,我月下集团的继承人说一就是一,谢谢你的提醒”说完就来到包围圈中间

“哥,咱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要不算了吧”。心善的慕容晓晓不忍心了雨点也在一边附和点头,向丁宏说情。

唯恐天下不乱的秋秋撇了一眼晓晓:“这些富二代个个眼高于顶,仗势欺人,是该给点教训,这次要不是哥,别人早就被虐哭了”。

“秋秋说的对不过这叫菜花的还不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咱们戏弄他一下就走”。

菜花双眼紧闭慢慢地扭动身躯,丁宏向王林招招手让王林过来:“王经理,你去放个带节奏的音乐,让你的员工愿意的下去陪菜花一起跳,一人我给一万,对外宣布说是庆祝今天营业额突破记录,毕竟这小子言而有信,不是无可救药”。

“好的谢谢丁先生理解与支持,我会办得漂亮的。”

可能是用耳麦通知的吧,十三个拿托盘的美女把托盘放到丁宏身前的桌子上后与旁边一队十三个穿着黑西裤白衬衣的小伙子一起围绕着菜花,当几人站好后音乐立刻响了起来,大家都跟随着菜花的扭动节奏翩翩起舞。

菜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来帮他解围的,也就跟着放开得跳了起来。不愧是经常逛夜店的二代,那舞姿衣袂随身形的旋转而摆动,眸光流盼,顾盼生姿,如初生芙蓉萍水而出,尽态极妍,一姿一态,极尽妩媚简直风骚至极。一个男人能跳到如此境界也真难为他了。

慢慢地节奏越来越劲爆,菜花也越来越投入,竟然把旁边那个瘦高个的男伴舞当成了钢管,真的跳起了钢管舞,引得旁边围观人群的一阵狼吼,现场的观众热情特别高涨,掌声叫好声响彻整个豪车区域。

整整跳了十来分钟,音乐渐渐停歇,豪车区域的扩音器里传来了一个声音“感谢菜少为我们今天的庆典带来了精彩的舞蹈,今天这节目是庆祝本区域日销售额打破记录,突破五千万大关,只要今天在本汽车城购车的客户都可以额外享受到半年或三次免费保养一次全车清洗的服务。”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菜大公子中风了呢。”

“我早就看出来了,花少怎么会无缘无故跳起舞来,一定是有用意的。”

“有钱人的世界真奇妙。”

“要是我,绝对跳不起来。”

“这年轻人跳起来真风骚。”

跳完舞的菜花来到丁宏面前,他明白是眼前这个人帮他解围的,感激地对丁宏说:“谢谢你,帮我保住名声,不然回去我就完了。”

“其实你不用谢我的,是我的妹妹们帮你求情的,要谢就谢她们吧。”

“谢谢三位美丽的女士,以后有事找我菜花,我一定义不容辞。”菜花对着三个女孩誓言坦坦表示感谢。

脾气火爆的秋秋听见菜花称呼她们为女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喂喂喂,那个菜花,你说谁是女士了,我们都是在校的学生,年纪轻轻的就老眼昏花,那双贼眼肯定是天天乱瞄才会这样”。

“二姐,你就放过他吧,你看他都那么惨了,刚刚跳舞也挺卖力的。”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三位美女原谅。”

“呦呦呦,怎么,小雨点,你不会看上这棵菜花了吧,告诉你,有钱人都是花花公子,没一个好东西,见一个爱一个。呃……当然咱们哥不是那样的人。”

一旁的丁宏一脸无辜,这就是传说中的躺枪。

“二姐~,你……你……我不跟你说了。”雨点被秋秋的话羞得直跺脚。

“丁先生,谢谢你的宽宏大量,让我菜花佩服的人不多,我服你,我以后跟你混怎么样?”

“你想跟我混?但我不是混的,这样吧,只要我们小雨点同意,我就收你当小弟你看怎么样?”

“丁大哥,你……你怎么……怎么也。”

“雨点,你还叫丁大哥,该改口了,你这花痴的样子谁看不出来你对菜花有点那啥。”晓晓也调戏起雨点来。

雨点在一旁羞得把头都快埋进那伟岸的胸口了。菜花在一旁掩藏不住喜意,偷偷瞄着雨点,看着这情形,是对上眼了。

菜花诺诺问道:“雨点,你看这,能不能帮我说说,我现在决定改邪归正,从良了,跟着大哥好好改造,争取重新做人,好好报效祖国,回馈社会,做一个…………”

菜花的一顿忽悠,把在场的人经得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秋秋激动动地叫道:“人才啊,这临场发挥的能力太强了,简直就是比那谁七步成诗的也不遑多让啊,这分分钟就能吐出一份悔过书来,人才啊这是,喂,菜花,只要你答应我,帮我写毕业论文,我就替我家小雨点答应你,然后收你做小弟,以后谁欺负你,就报上姐姐我的大名。”

丁宏“……”

晓晓“……”

菜花:“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丁宏:“没有。”

晓晓:“似乎没有。”

秋秋:“的确没有。”

“那好吧,都喜欢欺负我这种老实人,我就卖主求荣,背信弃义,丧尽天良,恶贯满盈,无恶不作,凶神恶煞,穷凶极恶然后义无反顾的签订这丧权辱国的条约了。”

“被你打败了,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为国为民,舍己为人,弃暗投明,改邪归正,浪子回头,及时醒悟,翻然悔过,知错能改的份上,勉为其难,十分为难,强人所难,不畏艰难,克服困难同意了。以后我要是不在,你就要当好护花使者的角色,她们要是被欺负了,哼哼,我定饶不了你。”丁宏学着菜花乱用成语来逗大家,然后又警告菜花要保护自己刚刚认下的几个妹妹。

“真是神了,哥,原来你也是深长不漏啊,高手,佩服佩服”。秋秋听了丁宏逗乐的话也惊为天人。

丁宏虚然接受了秋秋的调侃:“过奖,过奖,现在发现还不晚,秋秋啊,你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啊,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