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宏的自得把大家都搞得无语了,丁宏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于是就对众人说:“好了,咱们该去祭五脏庙了,雨点,菜花,你们也一起来吧,我在九龙塘定了包间,人多热闹点。”

一行五人开着宾利欧陆和菜花的保时捷卡宴在沿海大道上飞驰,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眼球,特别是丁宏风骚地把敞篷放了下来,成功的拉了很多仇富人的仇恨值,同时也引来了很多羡慕的眼光。

当两辆车来到九龙塘时,发现竟然没有车位了,只有招牌石碑前面有一个小空地,不过服务员说是老板的车位不让停,可是丁宏和菜花一听说是老板的车位,两人乐了,不是老板的位置还不愿意停呢,直接就把车开过去停了,服务员看见两人的车价值都不菲,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看着五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堂里。

“你好先生,请问有预定吗?”

“有,姓丁,你们这最大的包间。”

“好的,几位请跟我来。”

迎宾小姐翻了一下订桌记录后恭敬地带着几人来到一个标有龙腾阁的玻璃屋五人进入到包间里,里面果然有特色,圆形的透明玻璃墙,可以看见沙滩上的闲逛的人群,包间的中间是一张直径有四米的大圆桌,坐二十人绝对不会显得拥挤。

“服务员,让你们这最好的大厨来,我们要点菜。”丁宏心里暗暗忐忑,自己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现在有花不完的钱了,一切都要享受好的,对就是好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呃,这,先生,我让我们经理来,您和她说好吗?我做不了主。”服务员一脸为难道。

“好吧,最好你让经理和大厨直接过来。”

“先生请稍等,我马上去。”服务员说完恭敬的退了出去。

“老大,这我来过,但大厨我还没见到过,听说这的大厨很牛逼啊,奖牌都挂了一大堆,还去参加过国宴,为首长和外宾制作过佛跳墙,得到了最高的评价,现在是一坛难求啊,曾经有人开价十万买国宴上做的那坛一样的都买不到。”

“菜花,照你这么说咱们今晚就点不了佛跳墙喽?”丁宏一脸失望道。

这时,敲门声想起来,走进一个职业短裙套装的少妇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头戴厨师高帽,身穿白色厨师服,厨师服中间的两排扣子中间绣着一条盘旋而起的金龙的年轻人,看年纪也就和丁宏他们差不多,年轻人眼神锐利,他一进来就和众人一个一个对视起来,只有丁宏和他四目相对反而盯着他看,其他四人均受不了而转头四顾起来。

少妇经理走过来,掏出了名片,双手递到丁宏面前说道“客人你好,我是九龙塘贵宾区的经理,我叫玫瑰,这是我们总厨,时尚,不知客人有什么吩咐?”

“哦,是这样的,我们几个今天义结金兰,想要好好庆祝一下,所以想让大厨出手,最主要就是那个驰名中外的佛跳墙。”

“先生,这个佛跳墙要预定的,我们一个礼拜只能做两坛,主要是备料的时间太长了,要三天,而且加入不同的食材要控制的火候也不同,所以非常抱歉,不过今天既然是你们的好日子,那本店可以让时尚大厨亲自为各位做一桌寓意吉祥的佳品,各位意下如何?”

“那麻烦玫瑰经理和时尚大厨了,时尚大厨,请在做菜的时候尽量挑名贵精致的材料,我这几位妹妹都是比较节俭的人,难得来一次这种高档的地方,作为哥哥的我想让她们见见世面涨涨见识,钱不是问题。”

“好的,我会尽量搭配好的。”

这时玫瑰口袋里的对讲机发来了一个声音“玫瑰姐,玫瑰姐,老板打电话来通知今晚龙门阁的客户来不了,让玫瑰姐把预定的佛跳墙进行拍卖,底价一切照旧。”

“好的,收到,我一会就过去安排。”

玫瑰和对讲机说完转身对丁宏道:“你好先生,你刚刚应该也听到了,要是有兴趣的话一会我让人带你到会议厅去参加竞拍。”

“玫瑰经理,不用拍卖了,卖给我,价格随便开你看怎么样?”丁宏一听有一坛佛跳墙要拍卖立刻提议自己直接买下来,反正去拍卖最后也是谁出的钱多就归谁,不过去拍卖也太浪费时间了。

玫瑰一脸歉意答到:“这不好吧,对其他食客太不公平了,还请见谅。”

“二十万”

“……”

“……”

“……”

“老大,当初最高价格超过五十万”菜花在一边小声提醒到。

晓晓:“哥,算了吧这个价格都够把厦市所有的高档酒店吃一遍了。”

秋秋:“是啊,哥,你就不要再破费了。”

“一百万,其实我也是个吃货,我对美食可是没有抵抗能力的,真正的美味佳肴是千金难求的,既然遇上了,怎么能错过。”丁宏想到以前世界佛跳墙也是世界知名的菜肴,可惜无缘一尝,现在有机会了,怎可放过。

“好吧,我去安排一下,各位请稍作等待。”

这时候,大厨时尚递过一张卡片说道:“你看看这个菜单还满意吗?”

精美六佳碟

冰糖炖官燕

鸿运烤全猪

金丝蒸龙虾

闽南佛跳墙

鲍汁扣鲜鲍

粉丝蒸膏蟹

松露炖全鸡

清蒸东星斑

蟹黄玉龙须

银城扣封肉

百花赛芙蓉

琥珀一品炒

“谢谢大厨了,就按照这个菜单吧。”

玫瑰和时尚走出去后,丁宏呼出一口气道:“他娘的,装个逼都那么累,菜花,你们这些二代日子是怎么过的啊,哥哥我就装了半天就已经快虚脱了,你们一装就是一生。佩服佩服。”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丁宏的话把三女逗得放声大笑,只有菜花在一边尴尬地陪笑了几声然后问丁宏道:“老大,你到底有多少钱啊,我就没见过谁花钱像你一样的,本来我以为我就算不是最有钱的,但也不把钱当钱了,可是遇见你之后,唉!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我有多少钱,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总之用不完就对了,菜花,你现在做什么的?”

“我现在是厦大大四的学生,正在实习期间,所以没事整天到处乱晃荡,反正迟早要回家帮忙。”

“原来你也是厦大的,我们是音乐系大三的……”一直很少说话的雨点突然兴奋起来然后看见几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她看,顿时又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雨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都长大了,恋爱是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既然喜欢就勇敢去追求,某人要是哼哼,哥哥就让他哼哼,把你银行卡给我一下。”丁宏看见雨点羞得脸都快滴血了,顿时不忍,故意威胁某人来帮雨点撑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