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五十分,夜如烟坐在直播设备前和二哈聊着天:“二哈,还没有丁宏的消息吗?”

“主人,还没有,不过查到了丁宏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亲人,他的表妹,叫王玲玲,现就读于福都厦市大学大三音乐系,但没有联系方式。”

“还好,没有跳出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不然以丁宏的呆样不知道能不能HOID得住。”

“主人,你要我改版的《济公》MTV已经完成,加上了防拷贝锁,等你直播完毕后就会直接传给自嘲自闹自疯癫。”

“谢谢你了二哈,时间到了,我要看看今天有多少人,看我昨天的噱头够不够大。”

“大家好,同志们辛苦了!”开启直播的夜如烟学着经典问候来开场。

“为美女主播服务”

“为美女主播效劳”

“美女,都等了你快一天了。”

观众们都热情地回应着夜如烟的问候。

路人甲:“美女如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路人乙:“我怎么老是慢了一步,台词又被抢了。”

自嘲自闹自疯癫:“哈哈哈哈,不然怎么会有排甲乙丙丁……呢,你注定就是万年老二了。”

妖精发雪儿:“那个谁,名字老长的那个,以后就叫你闹闹了,来让姐姐摸摸你的狗头,没事取个那么长的名字干啥,你不知道多打那几个字很辛苦吗?”

自嘲自闹自疯癫“…………”

“哇又来一野生美女,大家快捕捉。”

“已经撒网。”

“陷阱已经布置好。”

雪儿的到来引起了直播间的一阵鬼哭狼嚎。

“咦!这就是那个什么一首歌一个故事的主播啊,也不怎么样嘛!那些歌也不知道是哪里抄袭来的,你的粉丝到处宣扬你的歌有多好听,故事有多感人,害我白等了那么久,失望啊,真让人失望。”

“就是,本来好好在看我家主播唱歌,突然被你家的脑残粉给打扰了性质,竟然还刷了屏,刷完就跑,当我们好欺负啊。”

“一个新来的小主播也敢如此放肆,你不去拜访一下老前辈就算了,还敢拿我们开刷,我们家主播让我告诉你,一会咱们连麦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尊老爱幼,要是你不敢就当着大家面前直播敬酒道歉,怎么样?”

夜如烟也蒙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这才第二次直播啊,怎么就有人来踢馆了,雪儿这妮子一定乐坏了吧,刚想找个不长眼的来打脸,没想到就有人自动跳出来了。”

似乎是怕火不够大,夜如烟还没回答,雪儿就跳出来说道:“兄弟们,你们谁去残联了,怎么招惹了一群没长眼睛的来,想闹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是吧闹闹。”

“嗯,能不能别叫我闹闹。”本来想耍酷的自嘲自闹自疯癫一听雪儿叫他闹闹,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无力地抗争道。

“不行,就叫你闹闹,反抗无效。”雪儿丝毫不给所谓的闹闹一丝反抗的希望。

“原来是有大儒撑腰啊,难怪那么嚣张,有大儒又怎么样,才一个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半个小时后我们主播会发来连麦通知的,希望你别跑。”对方直播间来宣战的人看见自嘲自闹自疯癫是大儒,心里也有点打鼓,但为了面子,也只能强撑着撂下几句话就跑了。

“喂喂喂,别跑啊,我还没说话呢,跑什么啊?”

夜如烟见自己还没回应来宣战的人就要跑,急忙喊住,但是晚了一步,那几个人赶着回去报告情况,毕竟出现了大儒,这对他们支持的主播还是有压力的,可能得请外援。

花蝴蝶直播间,刚刚在夜如烟直播间跑路的几个人回来就赶紧把情况说了出来。

和尚洗头用飘柔:“蝴蝶,情况不大妙啊,独行侠自嘲自闹自疯癫在那个直播间,看样子还是长驻了。”

花蝴蝶:“只有一个吗?”

师太我的菜接话道:“其他人最高的也就是一个尚书,剩下的都不足为虑,不过这尚书可是很跳的哦,刚刚还骂了我们说我们没长眼睛,哼哼,等等让她看看到底是谁没长眼睛。”

秃驴别抢贫道的师太:“等等别被人家砸哭了,就你那点身家,还想翻起什么浪花来。”

师太我的菜:“我这点身家怎么了,我可是自己赚来的,不像某人,啃老族,只知道伸手要钱。”

秃驴别抢贫道的师太:“那等等比比,谁输了就当小弟。”

师太我的菜:“好,就这样。”

蝴蝶王看见两人在内斗,出来制止道:“都安静,自家人有什么好吵的,蝴蝶,你也不制止一下,仗还没打呢,自己就先内讧了。”

花蝴蝶心想“巴不得他们都起来呢,抖得越厉害刷得越多,傻子才制止呢”但也不好在装聋作哑,假惺惺说道:“是我不好,刚刚在想怎么对付那个大儒想得入神了。”

蝴蝶王道:“怕什么,咱们虽然没有大儒,但咱们太傅太保不少,而且刚刚我去看了,她那的人数才刚过万,咱们这都有八万多了。”

花蝴蝶:“可是那个大儒是个大神豪,刷一次咱们就得刷好几次。”

(私聊)蝴蝶王:“蝴蝶,这样吧,你去哄哄蝴蝶心,他那么喜欢你,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被一个新人骑在头上的,你上次为了那辆车选择了别人,对他打击还是很大的,他不是对你说过,只要你回心转意,他依然爱你如故,最近他可是赚了不少钱,你就使出你那骚劲绝对能迷死他。”说完还不忘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花蝴蝶:“死相,昨晚表现不错,老娘很久没那么舒服过了,你那药丸还真给力啊,下次你要多吃点。我去打电话给小心肝了。你去多喊点人来,我要让那个夜如烟知道惹了我后果很严重。”

回家直播间中夜如烟:“等等大家不要乱刷哦,我直播不是为了钱,只要我的歌能让大家喜欢就好,咱们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就拼命把自己的血汗钱砸在这,把钱省下来犒劳自己,虽然我不愿意招惹是非,但既然找上门了,我也不含糊。”

妖精发雪儿:“如烟姐,就让我陪你战斗吧,对了还有闹闹,这只大神豪不能放过。”

闹闹(自嘲自闹自疯癫以后简称闹闹):“对,算我一份,刚刚那些家伙是花蝴蝶直播间的,那个花蝴蝶就是一个万人斩,听说只要在她直播时刷出特殊礼物,就能成为她的座上宾。”

尖耳朵兔子:“算我一个。”

路人乙:“算我一个。”

路人乙补充道:“哈哈路人甲,这次我比你快了吧。”

路人甲道:“你只有当老二的命啊,我刚刚已经充值完毕,只等信号一到就开火。”

路人乙:“…………”

小海豚也:“我也要,虽然不多,但也能打一些虾兵蟹将。”

我比星星还会闪:“别忘了我。”

“算我一个”

“我也要参加”

“别忘了我”

夜如烟看见大家都不退缩,心里也是感动万分:“好吧,但大家可不要乱刷,咱们是来娱乐的,不是来拼命的。”

“就喜欢如烟主播,歌好人好心也好。”

“附议。”

“同上。”

“…………”

夜如烟的一席话把众人的激情点燃了。可是一个危机正在靠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