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鞋儿破 帽儿破

Thethirdmatch;第三局开始

荣少:“我先攻击了,让对方自卫去吧。”

尊少:“荣少,你好邪恶啊。”

公主降临——九千五,一个仙女般的女人穿着晚礼服,头戴公主冠,颈戴宝石链,挂着耳环,白银手链,钻石戒指,来到屏幕前向大家招招手后消失。

“哇,这个公主降临好美”

“漂亮,我喜欢。”

蝴蝶心直接刷出了五万的跑车——一辆货车来到屏幕当中,把一辆外形拉风的跑车卸下来货车开走,只留跑车在屏幕中间,停留了十五秒后消失。

接着四少专门刷起了公主特效,毕竟时间还早,还不到出大杀器的时候。

花蝴蝶的粉丝也跟着刷了起来,只不过都是些普通礼物,蝴蝶心偶尔刷一下特效礼物来反超一下。

看这这样来来去去挺无聊的,夜如烟就想到了之前要送闹闹的歌曲和MTV,就说:“闹闹,昨天说过要送你一首歌的,这首歌还和你的名字自嘲自闹自疯癫很贴切哦,对了,我还让一个电脑高手制作了一段MTV,是用你的头像上的照片下去萌化的哦,希望你别介意。”

闹闹赶紧说道:“不会不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的歌曲曲经典,何况还独一无二的有MTV呢,不喜欢的就是傻蛋。”

“那就好,我准备一下,下面大家看我这段MTV,你们边看我边唱。”

“下面这首《鞋儿破帽儿破》送给闹闹。”

鞋儿破帽儿破

身上的袈裟破

你笑我他笑我

一把扇儿破

南无阿弥陀佛

哎哎哎哎

无烦无恼无忧愁

世态炎凉皆看破

走啊走乐啊乐

哪里有不平

哪有我

哪里有不平

哪有我

…………

…………

鞋儿破

帽儿破

笑我疯

笑我颠

酒肉穿肠过

南无阿弥陀佛

天南地北到处游

佛祖在我心头坐

走啊走乐啊乐

…………

…………

南无阿弥陀佛

配上二哈制作的动画仿照老版《济公》人物全部Q版化,主角济公头像换成了Q版闹闹,一时间萌哭了在场的大部份女生。连双方在战斗的人都停止了刷礼物,全盯着这段MTV。

闹闹不敢置信地问道:“如烟,这……这真是送给我的?”

“闹闹,要不要那么激动啊,小心血压彪高,如烟姐,我也要MTV,我要比闹闹好看的。”雪儿看到闹闹有了自己的专属MTV,也想要有自己的MTV。

夜如烟:“闹闹,没错,就是你的专属,等直播完了我把整套动画发给你,雪儿,等下播了我联系你,到时候再帮你设计,你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放过你啊。”

“哇塞,还是整套的!”

“跪求如烟主播播放动画。”

“一起跪求。”

夜如烟的一句话瞬间点燃了两个直播间,回家直播间的人热血沸腾,花蝴蝶直播间的人坐立不住,蠢蠢欲动想跳槽,花蝴蝶还想挽回什么,但一个声音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要跳槽加入回家直播间,兄弟们,有没有一起的?”

“姐妹行不行,我们陪你一起跳槽。”

“算我一个。”

“带上我。”

“…………”

“……”

“我在第一局比赛后就想走了,如果对手是个男的,我无话可说,可是对手是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光明正大地比赛,却被你们的阴谋诡计给搞得乌烟瘴气,我没脸在这直播间呆了我要过去向如烟主播和雪儿丫头赔罪,请求她们原来,以后战斗,我会尽力帮助她们用来赎罪。”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回家直播间的粉丝昊天(尚书)溜到花蝴蝶直播间去了,在这人心动荡的时刻,竟然给了花蝴蝶神一样的补刀。

“我也这样认为的。”

“早就想走了,只是找不到理由。”

“同走。”

此时花蝴蝶直播间的人瞬间走得只剩下不到万人了,其中还有不知道多少协议号呢。而夜如烟的直播间人数竟然突破了五十万大关,两人形式与一开始的时候截然相反。

雪儿趁机奚落道:“花蝴蝶,哎呀,这都成司令了啊,光杆司令啊,好大的官职啊。”

“哇塞,雪儿丫头,你这是神一样的补刀啊。”

“此刀命中要害。”

“一刀毙命。”

“”此刀真乃神刀也。”

花蝴蝶见到自己的粉丝走得只剩寥寥无几,可以算是全军覆没了。九千多人,有九千个协议号啊,当初自己可是付出了两年的功夫才软磨硬泡的让人给她直播间挂了这九千个协议号一年,好不容易把人数提升至八九万,可是这一次,她跌倒了,不是掉进仙人掌堆中了,扎得千疮百孔。加上听到雪儿的讽刺,整个人失去了理智,歇斯底里地喊道:“今晚谁帮我赢了,我就属于谁。”

“完了,这个白痴女人,这次想不死都难了,你不说这话,蝴蝶心还能尽力帮你,可是,唉~我也走吧,改个名去其他直播间混了。”蝴蝶王一听花蝴蝶的咆哮,知道事不可为,心里立刻就算计好后路了。

蝴蝶心:“我明白了,有些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初那个单纯的花蝴蝶去哪了?那个富有梦想的花蝴蝶去哪了?我不怪你利用我,但请你理智些,这些年,你得到了什么,你又付出了多少,难道这些都是你想要的吗?我走了,好自为之。”

蝴蝶心说完毅然退出了直播间,大家似乎能看到一个没落的身影渐渐远去,慢慢淡去。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你不能走,你答应帮我赢了这次比赛的,你不能抛下我,你走了谁来帮我,你说得那么好听,现在是什么年代,我有得选择吗?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无依无靠,吃了多少苦,找了多少工作,不是要潜规则我,就是嫌我学历低,我选择了屈服,可是换来的是什么,现在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我只要再捞两年,回去后我可以光鲜亮丽笑对任何人,我不偷不抢,靠的是自己,你们这些富二代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会明白我们的艰辛吗?你们体会过我们这些漂泊在外的人为了美好的生活所付出的代价吗?你们不能,你们有人为你们遮风挡雨,有人为你们流血流汗。你们说我做错了什么,我为自己的生活付出的是自己青春,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你们说啊,告诉我。”蝴蝶心的离开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花蝴蝶也不管不顾的发泄着心中的苦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