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无节操的四少

对了,明天叫上你们大姐,咱们一起去把车牌和保险办了,你们要早点睡,我走了。”说完丁宏直接走了出去,边走还边碎碎念叨:“如烟,我找到你了,哈哈哈哈,如烟,我来了。”

丁宏回到房间中让大哈给三女和菜花一人转了五千万,准备让让他们在明天帮助夜如烟来个满堂红。

刚转完账就听见传来了四声惊叫,

“老大这是要逆天了啊。”

“哥真给力。”

“神豪万岁。”

“应该是如烟嫂子万岁。”

丁宏听完笑了笑,在自己念念叨叨中慢慢睡去。

下了直播的夜如烟来到大厅中,只见四少已经和叶纹坐在落地窗前打屁聊天了,见到夜如烟出来,五人都停下来,四人齐声叫道道:“姐。”

夜如烟好奇道:“你们四个怎么都来了,你们不应该在部队吗?”

“嘿嘿嘿,姐,我们最近不用出任务,放假一个月,过几天不是夜爷爷的大寿嘛所以我们和龙哥虎哥一起来接你回京,龙哥和虎哥去武二伯那报道了。”

“姐,你怎么玩起直播来了?要是夜二伯知道了,你不得挨训啊。”

“对啊,姐,还有那些激进分子,很可能用这个理由攻击我们。”

“怕啥,到时候咱们几个去把他们家的女孩子全娶了回来,看他们还闹不闹了嘿嘿嘿。”韩尊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场几人都用惊愕的眼神望着韩尊。

韩尊被众人盯毛了,诺诺道:“我没说错啊,咱们五家的男丁比他们的女生还多,都不够咱们分的,我这也是为了炎黄和谐发展嘛,老是斗来斗去的,伤人伤己,还不如团结一心共同发展,一致对外呢。”

夜如烟:“帅尊,你这个觉悟真伟大,姐姐尊重你,回去我就去找韩叔帮你说说,至于你们三个,等等雪儿丫头会过来,你们可不要吓坏人家哦。”

韩尊跳起来:“什么,丫头要来?姐,你这是坑我啊,和丫头比起来,那些女人简直就是渣,一个个都是那么矫情,哪有丫头那么好爽。”

江邪立刻不干了:“韩尊,这可不是你的菜,你的菜可是还在京城呢。”

沐漓:“韩尊,那些女的让你随便挑,丫头这你就别来凑热闹了。”

东方少荣:“韩尊,京城的你看上了哪个,我们帮你,至于这,你的戏份到此结束了,你下去领盒饭吧。”

韩尊气急败坏的地说道:“你们见色忘义,以多欺少,说好的有妞一起泡,有仗一起打,现在你们见到美女就把我排挤在外,姐,你就看看他们三个,这简直就是破坏组织和谐嘛,该一个一个抓起来打哭。”

当韩尊说完,只见三人摩拳擦掌,面**笑,朝着韩尊靠近,把韩尊包围在中间。

“韩尊,帅尊,你小子还敢告状,嘿嘿嘿,兄弟们,把他绑了塞床底下,别让他出来祸害。”

沐漓和东方少荣对视一眼,趁韩尊正和江邪对峙,两人快速禽住韩尊的双臂,一人再一脚,把韩尊双脚踢离地面,江邪快速贴地滑行前进,打算抱住韩尊的双腿,韩尊快速张开双腿,打算把江邪用剪刀脚夹住,可是在有心算无心,而且四人都经常这样闹,早习惯这些套路,沐漓把韩尊被擒住的手交换给了东方少荣,和江邪一人包住一脚,三人一同发力,把韩尊死死压在地上。

只听韩尊叫道:“哎哎哎,兄弟们,我不捣乱还不行吗,我只看看丫头本人,我坚决不破坏。”

沐漓:“韩尊少爷,你坑我们还坑得少啊。”

江邪:“就是,你那嘴如果在古代,都能不费一兵一卒说动人家投降。”

东方少荣:“我不说了,拿绳子去。”

东方少荣还没站起来,就见一条宽大的布条扔到旁边。

江邪也没注意是谁拿过来的,直接拿起来,奸笑道:“帅尊,为了哥几个的幸福,你就委屈一下,晚点就放你出来,现在你就好好享受这一场捆绑盛宴吧。”

江邪说完就动起手来,这双手犹如穿花蝴蝶,翩翩飞舞,让人眼花缭乱,整个大厅就只听见绑绳子的咻咻声和韩尊的叫骂声。

不一会,韩尊的叫骂声变成了呜呜呜呜声,原来身子已经困好,连嘴都照顾到,这韩尊都被捆绑成一个大粽子了,这姿势就和日国的那艺术工作人员丝毫不遑多让。

东方少荣道:“江邪,你这捆绑艺术有进步啊,比韩尊这货好多了。”

江邪:“韩尊,这是报你上次把哥困住塞进车后箱的报复,你瞧瞧你,都是什么技术,上次差点没把哥勒死。”

换来的是一道哀求的眼神和呜呜的叫声。

沐漓道:“咱们难得抓到韩尊一次,要拍照留念的快拍,姐,麻烦你帮我们四个合照一张。”

当沐漓说完,注意力都放在韩尊身上的三人这才转过头来,却看见夜如烟旁边站着雪儿丫头,两人在旁边正笑眯眯地看着四人打闹。

沐漓:“雪儿丫头,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雪儿:“就在你们开始抓帅尊的时候,你们身手好厉害,好像电视里面的特种兵。”

三人都尴尬的嘿嘿嘿直傻笑,还有一个呜呜的声音。

夜如烟:“好了,你们就放过帅尊吧,别把他绑坏了,你们京城四少就是这样招待第一次见面的美女的吗?就没见过你们正经的时候。”

“雪儿,别介意,他们四个从小就都闹惯了,走咱们到那去坐,不然这四个家伙等等会让你连喝水都能喷出来。”边说还边回头对几人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快把韩尊放开,正经点。

三人立刻麻利的解开了韩尊身上的绳子,韩尊爬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报复三人,而是故意戏谑道:“看你们三个干的好事,我一直提醒你们丫头就在你们后面,你们就是不听,活该,这下大家都一起丢脸了,哈哈哈,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这货有提醒吗?”

“好像有。”

“他怎么提醒的啊?”

“好像是呜呜呜呜的。”

“啪”,沐漓直接给了江邪脑袋一巴掌:“他那是提醒吗?分明是发情的野狼。”

东方少荣:“不好,一级警报,那货靠近目标。”

江邪:“快,别让那骚包抢先了,不然不知道怎么黑咱们的。”

沐漓:“还说啥,走。”

三人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韩尊身边,把韩尊夹在中间不让先接触雪儿。

江邪:“雪儿,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邪,家住京城,今年20,还没女朋友……”

江邪话还没说完,就被沐漓挤到一边。

沐漓:“好了小邪,你介绍够详细的了,该我了,你好小雪,鄙人姓沐,单名一个漓字,现居……”

东方少荣有样学样,一屁股把沐漓给撞到一边。

东方少荣:“沐漓,你这文涛涛的都酸的掉牙了,等你讲完,天都亮了。小雪你好,我叫东方少荣,你叫我少荣就可以了。”

韩尊:“雪儿丫头,我不认识他们,你看这三个都是山上刚刚从无人区来的,让你见笑了,我叫韩尊,江湖人称帅尊是也,本来我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但我想人生在世必须得轰轰烈烈地活一场,所以我就靠实力自力更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