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精力旺盛的四少

夜如烟手捂着额头对着雪儿道:“雪儿,我说得没错吧,这四个家伙就是精力旺盛,从小闹到大,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哥四个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过,找到一人就可以找到四个,当初家里还怀疑他们有那个啥倾向呢,但后来他们四个都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为了讨那个女孩的欢心,四人把京城闹得满城风雨,家里见他们没那倾向,高兴得让他们胡作非为,要不是我堂哥和堂弟,他们早就被那群联合起来的二代三代揍成猪头了,不过那一次也打出了我们五虎之家年轻一辈的名声,现在在京城几乎没有谁会主动找他们麻烦。”

雪儿听完如烟的介绍后满脸羡慕道:“还是你们好啊,无忧无虑,还有那么多伙伴一起成长,以后我可以加入你们吗?不过不能收我入伙费哦。”

“雪儿,你这傻丫头,谁收你入伙费啊,怎么被你这一说,就有种上山自立山头的感觉啊。”

四少在一边点头附和着夜如烟。

四少纷纷讨好雪儿道:“雪儿丫头,你要加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对对对,谁忍心拒绝你啊。”

“咱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雪儿的到来?”

“没错,要庆祝,必须庆祝,我立刻去定位置,就明珠会所怎么样?”韩尊立刻要打电话去酒吧定位置。

夜如烟立刻阻止道:“你们少来了,那么嘈杂的环境进去就被炸晕了,而且现在那么晚了晚睡对女孩子不好,咱们明天一起去大吃一顿来庆祝。”

邪少立刻醒悟过来:“啊,对不起,姐,是我们太激动了,忘了你不能太操劳。”

韩尊:“呵呵呵,姐明天就罚我请客,我们不是故意的。”

沐漓和东方少荣也向如烟道歉。

“没事,没事,姐姐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吃嘛嘛香,牙口比你们还好。”

雪儿为了帮四少解围接话道:“如烟姐,明天月冠和周星争夺战你打算抢哪一个啊?”

“雪儿,咱们争那个做什么,又不能当饭吃,那是劳民伤财,今天大家都花了不少钱了,以后不能这样了。”夜如烟无所谓地说道,其实她才不关心什么月冠和周星呢,她是为了方便丁宏寻找,不然她又不缺钱又不想成名。

“姐,我赞成丫头,必须争。”

“我也赞成,不争月冠也要争周星。”

“我也赞成,就当送姐第一份工作的礼物。”

“我也赞成,姐你刚刚直播,正需要人气,我们兄弟这几年也存了点钱,不说花个千万不眨眼,但百万还是能做到的。”

四个人都来劝夜如烟,夜如烟想想也是,既然能很快出名,那就争吧,越出名歌曲就越能流传出去,丁宏就越能找到自己。

“好吧,不过大家量力而为,还有不能煽动观众,咱们几个是自愿的,要是煽动别人那就是圈钱了。”夜如烟答应了,但还是强调大家不能鼓动观众,一切只能处于自愿。

众人齐声答应道:“遵命,姐。”

“你们啊,这是把姐姐我架在火上烤啊,很晚了,你们是要留在这还是去酒店?”

“姐,你忍心赶我们出去啊?”

“只有三间房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雪儿,晚上别回去了,就和姐姐一起睡吧?”

雪儿兴奋道:“姐姐有吩咐,雪儿莫敢不从。早就想来了,不过不好意思开口。”

“姐,你和叶姐明天出不出去?”

“怎么了?”

“明天我们想借你们的车去海都大学,好久没来了,也不知道里面变化大不大,好怀念那种浓浓的读书气氛。”

夜如烟白了四人一眼:“我看你们是想看看里面美女变化大不大,怀念里面美女身上的味道吧,男人就没一个是好东西,别玩太过分啊,叶姐把车钥匙给他们吧。”

“好的,不过咱们只有三辆。”

雪儿掏出了一把特斯拉钥匙道:“我这也有,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上。”

四人连忙扑过来,争先恐后的要接过钥匙,沐漓和东方少荣争不过如狼似虎的韩尊和江邪,只能在后面干巴巴的看着,最后还是韩尊抢到了,抢到了钥匙的韩尊为了引开江邪的攻击,大喊道:“姐那还有一辆拉贡达,手快有,手慢无啊。”

这一喊,果然成功把江邪的战线转移,由于江邪离得近,上前两步就抓到了拉贡达的钥匙,赶紧跑开。

桌上只有剩下一部兰博基尼和保时捷帕拉梅拉了,沐漓和东方少荣两人也开战了,不过是文战。

只见两人竟然玩起了剪刀石头布,三战两胜,把在一旁看戏的五人雷了个外焦里嫩的,结果沐漓赢了,东方少荣只能垂头丧气的拿了保时捷钥匙,然后往后走,越走越快,当离开众人三四米远时突然加速,向客房冲去,当房门要关上的一刻开口道:“姐晚安,雪儿晚安,叶姐晚安。”砰的一声,把门锁死。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中计了,马上也往客房冲了过去,三人跑向不同房间,砰砰砰三声关门声,三人都把门关了,不过这时只听咔嚓一声,江邪一脸悲愤的走了出来,“叶姐,你什么时候搬到这间了,我居然选错了,只有睡大厅的命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你们这都玩出境界来了。”雪儿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边笑还边抹眼泪。

四少如此折腾打闹,把三女逗得前俯后仰,看得江邪如同石化了一般,暗道睡大厅也有睡大厅的好处。雪儿也暗暗庆幸“自己能找到一群那么快乐那么善良的朋友,我该好好珍惜这种纯真的友谊,或许是老天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吧,唉,不想那么多了,不然就影响了自己美好的心情了。”

叶纹帮江邪搬来枕头和被褥后也进房休息去了,夜如烟跟着雪儿去她家拿了套睡衣,两人也一起进房间去了,只留下江邪一人在客厅睡沙发了,江邪把沙发移到落地窗前,躺在上面,看着外面灯火通明,五彩缤纷的装饰灯渐渐地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