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表妹王玲玲

早上,丁宏难得的一次早起,他站在阳台上,有种跳入泳池的冲动,可是泳池那么浅,总给他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冲动是魔鬼,为了小命,也为了那股已经压抑不住的冲动,他跳了,只见一个庞大的黑影跳到了离阳台七八米开外,来了个垂直降落,砰的一声,泳池瞬间翻江倒海般涌起了一阵阵巨大的浪花。

那么大的动静,把已经起来的三女和菜花吓了一跳,菜花本来是坐在阳台上的休闲椅上喝茶看风景的,被这一声巨响吓得把茶都泼到了白西装上。

四人都往泳池看去,只见丁宏一动不动趴在水里,吓得赶紧跑下来泳池边,三女二话不说就噗通噗通噗通三声,如同三条美人鱼入水,快速地游到丁宏身边,打算把丁宏翻过来拖上岸。

谁知在这大家都精神紧绷的时候,丁宏动了,把三女吓得尖叫起来,晓晓一不小心直接滑倒在水里,被呛了好几口水,丁宏眼疾手快,一把捞住晓晓用公主抱把她抱离水面。

晓晓咳了几下就回复过来,见自己被丁宏抱着,羞得满脸通红,立刻娇嗔道:“哥,快把我放下来,我没事了。”

“哦,没事就好,你们怎么都下来了?”丁宏疑惑道。

秋秋一见丁宏还那么疑惑不清的样子,直接叫道:“还不都是你,一大早就想不开,跳个水都那么大动静,人家二楼跳下来都没你动静大。”

“呃,这个……这个貌似好像似乎,哥哥我还真是从二楼直接跳下来的,不信你们去阳台看看,拖鞋还在阳台上呢。”丁宏信誓旦旦道。

“哥,你脑袋是不是被砸晕了,二楼阳台离这有三四米,你跳楼还成,跳水?你这是青蛙附身啊!”秋秋一副你骗你小孩子的表情道。

雨点赶紧打圆场转移话题“哥,你一大早就趴在水里一动不动干什么,都吓死我们了,你看,我们都冲下水来救你,还被你吓了一跳。”

“哎呀,这都是我不好,这不,太激动了嘛,晚上就可以见到如烟了,所以脑袋一热,就跳下来了,然后我想试试自己能憋气多久,于是就趴在水里,发觉你们靠近了我才起来的。”

这时,菜花在旁边的柜子上拿来了几条毛巾,在泳池旁叫道:“老大,你们快上来,早上天气凉,别感冒了。”

四人上来后秋秋边擦边问:“菜花,我们都下去救老大了,为什么你没下去?”

菜花吓了一跳,断断续续说道:“秋秋,我……我,我不会水,我就是传说中的旱鸭子。”

“不是吧,菜花,你个富二代竟然不会游泳,你就没带女孩子来泳池过?”

“有,但我只看她们游,我就站在浅水区看。”

秋秋顿时又开始想整菜花了,对着菜花道:“你来看看,这水位有多深。”

菜花不疑有他,屁颠屁颠跑到泳池旁,看了一下,的确是有个水位标,不过字不大,看不大清楚,他只能弯腰下去看,谁知秋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抬起玉腿,一脚把菜花给踹下水去了。

“啊,救命啊,我不会水啊,救命啊我快淹死了,快来救救我…………”

只见菜花躺在水里,身体倾斜,双手不停的拍着水面,溅起一阵阵浪花,眼睛紧闭,在那大喊大叫。

“咱们要救他吗?”

“需要吗?”

“要不要我去呼叫儿童救援团来救他?”

“要不我去外面捡点石头来砸他,这货太气人了,这是浅水区,小孩子玩的区域,要是坐起来水位最多也就到他脖子。”

丁宏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还在扑腾的菜花喊道:“菜花,你在不停下来泳池的水就被你溢光了。”

菜花这才停止挣扎坐了起来,发现水位竟然才到他脖子处,顿时尴尬了,不好意思说道:“我……我这……我,唉,我不活了我。”

“那好,我明天看报纸,看看月下集团少东家淹死在只有半米深的泳池浅水区能造成多大轰动。”

“哥,咱们要不要送铂金?”

“我觉得烧辆跑车吧。”

“还是别墅好。”

菜花喊道:“还有美女。”

丁宏回应道:“好,我烧三百六十五个让你天天当新郎。”

“谢谢老大,还是你对我好。”

“三百六十五个如花,这造型可不好挑啊。”

“老大,我想好了,我还是不死了,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我还没好好欣赏过呢,不能白来这世上一遭,我还没好好报效祖国,回馈社会呢,我还要好好侍奉双亲,结婚生子,为菜家开枝散叶,让儿子当官,来光宗耀祖…………”

几分钟后,菜花才发现泳池周围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了,丁宏和三女早已经坐在餐桌前享受服务员送来的丰盛早餐了。

郁闷的菜花只能回到自己房间,换了酒店提供的睡衣,来到餐桌前,又被苦逼的打发去打电话让服装店送衣服过来。

几人来到车行,经理一行人都来门口迎接,经理羡慕的走上前来,恭敬地说:“丁先生,你们的朋友王小姐已经来了,正在洽谈区等你们。”

“好的,谢谢了王经理,咱们过去吧。”

王林带着几人来到昨天坐的那个位置,只见一位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的美女坐在那玩着手机。

秋秋连忙打招呼道:“大姐早。”

晓晓和秋秋也跟着打招呼,可是美女没理会三人直接走到丁宏身边伸出手,丁宏以为是要和自己握手,也跟着伸出手来,可是美女却直接绕过丁宏的手,一把掐在他腰间,边掐还边狠狠地说:“小胖纸,你死哪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么害怕吗?你个死胖子,下次要是在敢抛下姐姐,我就让你好看。”

美女的举动把在场的人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风流债?始乱终弃?还是另有隐情呢?众人脑洞大开,想象着各种可能,同时疑惑地望着两人。

美女一看大家都眼神,知道这几人误会了,急忙解释道:“你们那是什么眼神,丁宏是我表哥,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秋秋,晓晓,雨点,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哥失踪了一个礼拜了,我这次就是回去去老家找这家伙的。”

“主人,我刚刚查到,你在这个世界有一个表妹叫王玲玲,是你唯一的亲人,今年十九岁,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相貌完全吻合,她的微博空间里你对她的称呼叫她巫婆玲,她叫你小胖纸,她一直想当兵可是你不让她去,怕她吃苦,你想让她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她可是练过国术的,主人,你自求多福吧。”大哈适时地在丁宏脑海里给他脑补了眼前美女的资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