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小的不行老的来

星程娱乐掌门人见已经赢了丁宏,以为把丁宏有一次送入地狱,整个人都疯狂了,人人都说他和丁宏年纪相仿,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丁宏年纪轻轻就闯下了那么大一片基业,可是他却是败家,只会坑爹,他不服。但现在他打败了丁宏,又赚了十亿,扣去七七八八的也还有五六亿,所以他疯魔了,进入了疯狂的发泄模式,还把他们父子两坑了丁宏的事都抖了出来。

“你这该死的混蛋,原来真是你坑了我哥,我哥亏待过你们父子了吗?,没有我哥你们父子能有今天吗?你玩弄公司旗下的艺人出了事都是我哥出面帮你调节的,教训你那么多次你还死不悔改,要不是你那个混蛋老子三更半夜跪在我们家门口,谁管你死活,还有你挪用的那是普通公款吗?那是马上要给剧组的资金,就因为你挪用了,使资金没到位,剧组没法拍摄,造成了公司巨大损失,没追究你就不错了,你还恩将仇报,最该死的是你。”

玲玲听星程娱乐掌门人讲出了坑丁宏的经过,气不打一处来,把他的龌蹉事情一件一件讲出来,好让大家知道事情的始末。

“好了,玲儿,别生气,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你看,他这不就自讨苦吃了,坑爹坑到千古留名,遗臭万年了。”丁宏说完又刷了个十亿的歌神,把在场的观众都玩得不要不要的。

“原来守护超级神豪是扮猪吃老虎。”

“神豪不带这样玩人的,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

“我就知道邪恶是战胜不了正义的,神豪守护必胜。”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不是只向高利贷借了十五亿,你怎么还会有钱,不可能,是了,你一定是作弊,对,你作弊,一定是有人在后面帮助你的,你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这次不算,你把钱还给我,你作弊,这次不算。”星程娱乐掌门人直接被丁宏这十亿给炸疯了,胡言乱语起来。

“对付你们呵呵,我何须作弊,我本不理会你们父子两,但你们却自己跳出来,你说换你你会怎么做?还有,我丁宏的妹妹也是你能碰的?你算哪根葱,对了,你似乎还不知死活的想要指染如烟,种种罪行,你的罪是罄竹难书啊你是罪无可恕啊,天理迢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既然此刻报应来了,谁也救不了你。”

“丁宏,不,丁叔,我是你侄儿啊,您救救我,我父亲可是和您称兄道弟的啊,之前我都是和您开玩笑的,您别介意啊。”

“哥,别信这人渣的,他们父子这样对你,太可恶了,如烟姐姐,你劝劝我哥吧,他总是嘴硬心软,容易相信人。”

“玲儿放心,你哥哥已经不是以前的丁宏了,相信他会处理好的,咱们静观其变。”

“对啊,巫婆玲,对哥哥那么没信心啊,要学学你如烟姐,看她,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最重要一点上她对哥哥有信心。”

“玲玲姑姑,以前是我该死,我不该鬼迷心窍,你就放过我吧,我这次借了十几亿的高利贷,换不了我就完了,星程娱乐就完了,这可是丁叔辛辛苦苦一手打造的啊,不能毁在我手上是吧,玲玲姑姑,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我保证以后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你求我也没用,当初你们是怎么陷害我哥的,他净身出户了你们又是怎么羞辱他的,你们知道我和他相依为命,就拿我做威胁,让他承认那几个明星是他潜规则的,让他替你背负了骂名,如果不是我哥的好友王栋梁刚好从部队回来,在半路相遇了,那群打手是不是会要了我哥的命,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你,我有什么理由说服自己放过你。”

妖精发雪儿:“这种人渣该死。”

暴走的秋秋:“对,不能放过他。”

小海豚:“蛀虫,危害社会。”

慕容:“祸害。”

有点小呆:“好可恶的人啊。”

四少和闹闹,菜花也都支持玲玲不放过,在场的很多人也跟着声讨起来,都要求严惩不贷。

“丁叔,您等等,我爸想和您视频通话,请您给个机会。”

“好吧,见见老朋友也好。”

五分钟后星程娱乐掌门人那部份的视频上出现了一个苍老的面孔,两眼无神,强装镇定,一来就急切地对着丁宏道:“丁宏老弟,几天不见,你更胜往昔啊。”

“托你的福啊,要是我一直待在公司里,不就成了你这个样子了,你看看你,才几天,你就成了这个样子,唉,年少不知精贵,老来面临奔溃,你看看你们父子俩,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好色,儿子更是色中饿鬼啊。”

“呵呵呵呵,是是是,丁老弟教训得是,是老哥我为老不尊,教导无方,以后还要劳烦老弟帮老哥多多管教才是。”

“喂,老狐狸,你少来这套,你这套感情牌要是拍摄下来都可以成为不少于四十集的连续剧了,要是简化了,都能当做经典教案来用了。”

老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呃,这个呃,玲玲,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我这不还……”

“不什么不,还不是想妖言惑众,想来博同情,哥,别听他的,不然他使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三绝杀你又抵挡不住了。”

所以人都被玲玲的话惊呆了,头上似乎有一只乌鸦飞过,还哇哇叫了几声。

“哈哈哈哈,玲儿你想笑死哥啊,还惊天地泣鬼神的三绝杀,哈哈哈,哦,对了是哪三绝杀啊?”丁宏被玲玲逗得前俯后仰,完全不顾那老头怨恨的目光。

“不就是那深闺怨妇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嘛,这你都不知道。”

哐当~

砰~

咳咳~

一阵阵鸡飞狗跳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出来,从几个小屏幕上可以看见夜如烟那强忍着的笑意,脸都憋红了,闹闹更是一口喷出一下不知名的白色液体,四少也集体趴窝,东倒西歪的坐在地上。

而丁宏这边,沙滩上各种各样的声音,酒杯和盘子掉落到沙子上发出的呲呲呲,也有尖叫声,原来是旁边的人呆住了,手中的酒水饮料不小心撒到了旁边的人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