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夜路遇险

三人挑挑捡捡,买了十三四样海鲜,不是最好最贵的,全是丁宏最喜欢吃的,美其名曰群仙宴(群鲜宴),夜如烟把海鲜让市场送货部在六点的时候送到她住的小区那,她与雪儿,叶子三人空手晃荡回去了。

十月的天黑得比较早,才快六点,天就开始暗下来了,三人从菜市场回去,要经过一条一百多米长的彩钢板围墙,不然就得多绕三倍的路程。

当三人走到彩钢板围墙的中间时,旁边的两片彩钢板被人移开了,里面冲出了八个壮汉,把三女围在中间,叶纹展现出了对如烟和雪儿的呵护,张开双臂,把二人如同母鸡护小鸡般的挡在身后,同时大声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我们小姐可是京城五虎夜家二小姐,你们要是敢动她一下,后果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兄弟们,听到没有,夜家二小姐,哈哈哈,你以为夜家二小姐是阿猫阿狗啊,随便在哪都能让我们遇见啊。”一个壮汉一副你忽悠谁呢,别当哥是白痴的表情得意洋洋的看着三女。

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提着一个袋子低着头走了过来:“让让借过。”

一个壮汉挡在了那人身前:“小子,只能怪你自己不长眼了,来了就别走了。”

“老幺,赶紧料理干净,免得夜长梦多。”

一个脸上有条蜈蚣一样的疤痕光头壮汉催促道。

“小子,别怨我,放心,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说完拔出了一把同体黝黑的匕首,舔着舌头就往那人靠了过去。

不知何时,夜如烟手上已经拿到了一根一米多长插在地上的镀锌圆管,正准备去救那人的时候,只见那个人抬起头来三女都吃了一惊,这不是自嘲自闹自疯癫吗?怎么会在这。

雪儿惊呼出声:“闹闹快跑!”

只见闹闹摆起手臂直接把手上的袋子甩了起来,啪的一声,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命中了老幺的面门,直接把把那个老幺给拍蒙了。

闹闹得势不饶人,抄起袋子,直往老幺头上招呼只听“啪啪啪咔嚓”正在和老幺啪得欢的闹闹停下来了,两手抓住袋子把里面的东西抖了出来,“噗噗”几声,掉了一地砖块。

在众人惊愕之时,“砰”的一声,把众人下了一跳,原来是那个老幺倒在地上的声音。

“老幺~”

“你们几个马上废了他。”刀疤脸说完直接跑到老幺那去看那老幺是死是活了。

“你们三个傻妞,还不快跑,我干不过他们,能跑一个是一个。”闹闹伸手又捡了两块板砖拿在手上,向着几个大汉冲了过去,可是冲得快,回来得更快,闹闹被最前面的一个大汉一脚给踹飞了三四米,直接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这时那个刀疤脸对着三女说道:“黄小姐,你劝劝你的朋友们不要反抗了,我不想辣手摧花,伤到了你我们也不好交差。”

雪儿一听,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了,强忍怒意道:“我知道是谁让你们来的了,我旁边的这位的确是夜家二小姐,你们得罪不起,你背后的那个人也得罪不起。”

刀疤脸:“对不起,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其他不考虑,你们再不配合,我们就来硬的了。”

夜如烟和叶纹听了几人的对话,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些人是雪儿的那个未婚夫派来的,是来强行带走雪儿的。

夜如烟哪见过这种强行抢人的事,气得二话不说,抡起镀锌管就砸。

叶纹既然能被派到夜如烟身边,那身手肯定是不错的,见到夜如烟冲了出去,赶紧跟在后面保护着。

几个大汉早看见了夜如烟手上的镀锌管,但谁会在意一个拿着钝器的弱女子,大不了挨一下,就能顺势抓住她了。

可是他们往常的经验在夜如烟身上不适用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大汉打算硬抗这一击,他把力量都集中在左臂上,没有肌肉于钢管的碰撞声,只听“咔嚓”一声,随后整个人被这一棍扫得整个人离地,来了个120度转弯,脑袋和地面接触了,躺在地面一动不动,显然是晕过去了。

“你们几个一起上,不要在节外生枝了。”

刀疤脸见自己的兄弟三番两次被人撂倒,觉得脸上过不去,虽然是对付三个女人,但是不得不全力出击了,不然等等不知道又会发什么意外。

可是意外又发生了,没人注意到的叶纹直接一个侧滑转身一个高鞭腿,“啪”的一声撂倒了一个,立刻冲向第二个人。

夜如烟也毫不示弱,挥起了钢管砸倒了另外三个,只剩那个刀疤脸愣在了走向雪儿的半路上。

见夜如烟和叶纹向着自己逼近,刀疤脸慢慢向后退去,当他推到另一面的土墙边无路可退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伸手在怀里掏了几下,拿出了一把手枪来,指着夜如烟道:“站住,把武器放下,我这可是真枪。”

几人见到刀疤脸掏出了手枪,都大惊失色,叶纹直接把夜如烟和雪儿拉到自己的身后,对着刀疤说道:“这是闹市区,你敢开枪,你也跑不了,你进去了,夜家能让你在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夜家,哈哈哈,我还有退路吗?我这次把事情办砸了,我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能把黄小姐带回去,我们还能有条活路。”刀疤脸已经顾不上其他,只想把黄心雪带回去交差。

夜如烟一面让二哈报警,一面给丁宏传了信息,把现场的视频和地点发给了丁宏,丁宏刚好接近了事发地点,他让夜如烟坚持一下,先稳住对方,他好偷袭。

收到信息的丁宏火急火燎的加大了油门,引得旁边的车和人一阵鸡飞狗跳。

只见丁宏换了特斯拉,无声的引擎才好发挥出偷袭的真谛。不到一分钟,丁宏就来到了这条街的一头,本想偷偷摸过去,但是那么长一段距离,想不被发现很难,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丁宏左顾右看,都没有找到什么可以用的东西,他只好爬到水泥墙后面的小区,顺着水泥墙来到几人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