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夜如烟是想和丁宏腻在一起聊天的,不过除了她,另外几人都只会吃不会做,只能自己动手了。

丁宏见夜如烟进入了厨房,也跟着进去,他可舍不得夜如烟一个人辛苦。

海鲜的做法还是比较简单的,原汁原味才是王道

大闸蟹:清洗干净,直接加生姜用白水煮熟。

蒜香九节虾:把虾从背后破开,不要切成两半,留着做后一层皮,取出泥肠,然后把虾粘上用淀粉和蒜泥等调味料调成的糊,用平底锅煎炸。

清蒸大龙虾……

清蒸石斑鱼……

海蛎煎……

鲨鱼片羹……

白灼章鱼……

银鱼羹……

红烧刺参……

雀巢香螺片……

清蒸鲍鱼……

………………

丁宏和夜如烟两人配合默契,微波炉,电磁炉,烤箱,煤气灶火力全开,不到七点半,一桌令人食指大动垂涎三尺的全海鲜宴就出炉了。

当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被摆放在餐桌上时,门铃响了,原来的四少回来了。

这四人一回来就直扑餐桌,大喊道:“姐,你们不厚道啊,偷偷聚餐也不叫我们。”

“就是,亏我们还推掉了校花的邀请……”

东方少荣话还没说完就被沐漓捂住嘴。

“咦~!有客人,这是……闹闹?”

“哎呀闹闹,你怎么在这?”

闹闹还没说话,旁边的雪儿就鄙视地看四少一眼说道:“你们四个家伙白天就看不见人影,刚刚我们去买菜,差点就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买太多了吗?不可能啊,市场有负责运送到家的啊。”

“是我们遇见绑架的了。”

“啊~!什么,绑架?那你们怎么样,没事吧?姐呢?姐在哪?”

听见四人在外大呼小叫的,夜如烟刚好在切最后一道菜,直接出来看看情况,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拿着一个大海螺,那形象要多彪悍就有多彪悍。

夜如烟这形象把四少惊得张大嘴巴,都想不明白夜如烟怎么会在厨房,难道这些菜不是酒店送来的,而是……

“姐,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怎么?怀疑啊?”

“不是,姐,这不是没见过你下厨嘛,好奇对纯属好奇没有别的意思。”

“对对对,姐那么漂亮贤良淑德,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谁去了姐,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兄弟们说是吧。”

“对对对。”

“没错。”

“附议”

“就你们嘴甜,这次就放过你们。”

韩尊:“对了,姐,那些不开眼的混蛋抓住了吗?”

夜如烟:“抓是抓住了,不过,一时间审不出什么来。”

沐漓:“怎么回事?他们有后台?还是受过专业训练?”

夜如烟:“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们现在应该没有一个是清醒的。”

四人都惊恐得看着向叶纹,叶纹知道四人在想什么,就解释给他们听:“我只打倒两个,闹闹打倒一个,小姐一个人就打倒了四个。”

这次四人的下巴就差没直接掉到地上了,闹闹拼命打倒一个是可以,叶纹打倒两个很正常,怎么夜如烟能一个打倒四个,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夜如烟:“还有最后一个拿枪的,让叶姐给你们讲述一下吧,具体原因等等我再告诉你们。”

当四人听完叶纹讲述事情的经过时,齐齐向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叶纹把手指指向厨房,“”刷“”的一下四人都冲向了厨房,当四人看向厨房时都愣住了,看见了一副他们没想到的画面,只见夜如烟夹起一片炒好的螺片,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了一个胖男人的嘴里。

四人的出现打破了二人世界的温馨,丁宏转过身来,对着四人呵呵直笑,夜如烟就尴尬了,羞得满脸通红,却又假装没事一样,对着四人道:“我们刚刚只是在试菜。”

四人齐声道:“哦。”

夜如烟:“不然不好吃就白费功夫了。”

四人再次齐声:“哦。”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我朋友,丁宏,直播的时候你们见过了。”

四人还是其实道:“哦。”

夜如烟被四人的反应刺激到了,厉声道:“你们哦什么哦,除了哦就不能给点其他反应啊,人家第一次来你们就是这样欢迎的吗?看来得让大哥教教你们什么是待客之道了。”

四人一听夜如烟抬出夜如龙来,浑身打了一个机灵,立刻变了一副嘴脸,个个点头哈腰对着丁宏恭维起来。

沐漓:“姐夫,欢迎光临,很高兴认识你。”

邪少:“姐夫,你果然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啊,我都自惭形秽了。”

东方少荣:“姐夫,你……你……好话都让前面的这两个货给说了,我只能多叫两句姐夫了,姐夫,姐夫,姐夫。”

韩尊:“姐夫果真乃神人也,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丁宏和夜如烟听四人左一句姐夫,右一句姐夫的,都不知所措起来,还好丁宏反应快速,对着四人道:“最后一道菜大功告成了,咱们到饭桌上聊,不然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说完直接把香螺片递给东方少荣,拉着夜如烟逃似得跑出了厨房。

众人坐在餐桌前,四少,叶纹,闹闹和雪儿七人都不住的看向丁宏和夜如烟,把两人看得浑身不自在,夜如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对众人说道:“别看了,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不然你们应该会在无知中郁闷死,你们想的没错,丁宏就是我男朋友。”

“哐当,哐当~”

一阵筷子汤匙掉在桌上的声音,七人当场石化,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夜家虽然是一个很民主的家族,但是很多事是身不由己。夜家在军方也算是一方大佬了,老爷子虽然没有在元帅的行列里,但在炎黄过那也是有数的大将之一,两个儿子也都是将军,大儿子夜文是中将,镇守在北方国界;二儿子也是中将,而且是炎黄国最年轻的中将,镇守着炎黄国的东南沿海。

就是这样的一个军旅世家,动一而发全身,谁都希望拉拢他们,拉拢了夜家,那韩家,沐家,东方家和江家也就自然偏向谁了。

而且五虎之家第三代只有一个女孩,那就是夜如烟,机会只有一次,娶到了夜如烟,,等同于得到五个大家族的支持,虽然五虎之家一向不玩这些勾心斗角,但在他们这个位置上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