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五虎之家都对夜如烟疼爱有加,长辈都视如己出,同辈的哥哥弟弟都呵护有加,之前的夜如烟一出生就被查出心脏有问题,跑遍了整个世界都没有办法,最后还是用炎黄国的国术才保住了姓名。

尽管是这样,当夜如烟到了二十岁时,还是有络绎不绝的人来提亲,都被夜老爷子推辞了。

现在,夜如烟突然说有了男朋友,这无亚于是一场地震,这还是小地震,要是传到京城,那可就热闹了。四少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很快就恢复过来,反正只要夜如烟喜欢,他们就支持,想通后又是一口一个姐夫地叫着。闹闹和雪儿则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夜如烟找到了男朋友,他们只有高兴和祝福。

最苦的就是叶纹了,这件事告诉夜家长辈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让她十分的为难,大家都打打闹闹地,只有她在那愁眉不展。

夜如烟看出了叶纹的为难,就开解她道:“叶姐,没事的,你就如实的说出来吧,反正迟早要知道的,你说出来了我反而有准备了。”

叶纹感激道:“小姐,谢谢你的谅解。”

夜如烟:“叶姐,你这就见外了,你也不要老是小姐小姐的叫了,不是跟你说了,叫如烟,你不是佣人,你是我们的大姐。”

叶纹听完夜如烟的话感动得两眼泪汪汪的,赶紧转过脸去,偷偷的擦干了眼泪,笑着对夜如烟和四少说道:“承蒙小姐和几位少爷看得起,叫我一声叶姐,那我也不矫情了,你们就是我在这世上的亲人了。”

丁宏可不想他们再继续聊下去,不然要是提到以前的事,夜如烟接不上来,那就不好玩了,虽然可以借着失忆为借口,但用多了就容易引出是非,所以他就对众人说道:“好了,大家齐聚一堂,那么欢乐的气氛就不要破坏了,咱们先祭五脏六腑,有事咱们边吃边聊,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沐漓:“对对,姐夫说的是,大家先吃饭,我都快饿扁了。”

几人本想喝点酒助兴的,可是丁宏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四少是特战队的,也没有喝酒的习惯,大家就用饮料当酒,照样打成一片。

当众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夜如烟突然出声示意大家安静:“咳咳,大家静一下,听我说,其实今天的这场意外不是针对我的,是针对雪儿的。”

“什么,针对雪儿丫头的?”

“针对一个女孩动用了那么多人,还带着枪?”

“这是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还是让雪儿和你们说吧。”

雪儿把自己的事情和众人讲述了一遍,然后带着歉意道:“今天那些人是来抓我的,我基本待在这里没出去,这的安保又做得很到位,保安又都是退役军人,所以他们没有机会进来,只能在外面等待时机抓我了,是我连累了如烟姐你们。对不起”

夜如烟安慰道:“雪儿,你这傻丫头,没事的,趁现在,咱们兵强马壮的,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明天就去找那个渣男解决,要是解决不了,后天你就和我们一起到京城去,刚好我爷爷大寿。”

丁宏:“对,早点解决,就不用天天担惊受怕的,钱不是问题,不过处理这种事,我不在行,狠角色还是让四少来当吧。”

“为了雪儿的幸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为了雪儿的自由而战,义不容辞。”

“雪儿的事情,绝不推辞。”

“我去,怎么好听的都被你们说了,我又找不到词了,拼了,为了雪儿的幸福,为了雪儿的自由,雪儿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义不容辞,绝不推辞。”沐漓:“哇靠,少荣,你丫的就是复读机啊。”

江邪:“不,他纯粹就是一只鹦鹉。”

韩尊:“说他是鹦鹉,那太抬举他了,这货简直就是八哥。”

东方少荣和沐漓,韩尊,江邪的一番话,又把大家都逗乐了,气氛再次回到之前打打闹闹时那般热烈。

“对了,姐夫,你到底要多少钱啊?”

“对,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呃,这个怎么说呢,只要有价钱的东西,我都买得起,比如说,国外的那些古堡,只要它的主人想卖,我就能买得起,如果国家需要造火箭,需要资金,我一个人就可以把缺口填上。”

沐漓:“你就是一个发光的移动金库。”

韩尊:“要不咱们动手抢了吧,咱们拼死拼活的才那么点奖金,把姐夫绑了,咱们立马成了土豪。”

江邪:“要不试试?”

东方少荣:“我看可以。”

丁宏看着四人心想要是不露一手给你们看,到时候不被你们欺负死啊,就对着四人笑了笑道:“你们可以试试哦,少年,我看好你们。”说完直接拿起桌上的餐叉,很随意的弯成了螺旋形,想了想有把叉子捋直了,然后又折成五角星。

这一手,把除了夜如烟以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难怪能举起一个可以盖住人的大钟。

四人立刻跑过来围住丁宏,捏肩的捏肩,捶腿的捶腿,然后对着丁宏献媚的问道:“姐夫,你这力气好大,怎么练的啊?”

其余三人也一副求知的样子在旁边点头附和。

丁宏这时有开启了装逼模式:“哈哈哈,我就是传说中的天生神力,你们别看我胖,我可是很厉害的哦。”

“那姐夫你经常吃什么东西?有没有吃过什么比较特别东西。”

丁宏故意装作思考的样子,过了一会才对四人说:“特别的啊,有,我吃过你们姐做的龙虾宴,啧啧,那芝士焗龙虾,想想都流口水,还有那沙拉龙虾……”

“噗……”

“噗……”

……

丁宏的话还没说完夜如烟几人就忍不住笑喷了。

四人见从丁宏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丁宏还没说完四人就不约而同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夜如烟:“你们啊,都多大了,还相信小说里的那些什么丹药啊奇花异果的能增长功力什么都啊,太不现实了。”说完还瞄向了丁宏,心里暗暗想到也就这家伙运气好。

丁宏似乎也感应到了夜如烟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都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