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宏掏出了根精美的雪茄,学着电视上的那些黑社会大佬用雪茄剪剪了一头,拿起地上的电棍用电弧点燃了雪茄,可是派头的确是十足,但这人嘛,只吸了一口的丁宏就被呛得鼻涕眼泪齐流,不停地咳嗽起来,引得夜如烟一边帮他顺气,一边心疼地抱怨道:“没事学老外抽什么雪茄,乖乖抽你的过滤型香烟,看看,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丁宏听了夜如烟的抱怨,心里的甜蜜冲淡了被呛的难受,直接把雪茄丢在地上踩灭了,又掏出了一包炎黄国的极品香烟,点了一根,朝着那扇贴着副总经理的门走了过去,本想装逼的开门走进去,谁知道门却紧紧锁着,外面想打开除了钥匙还可以输入指纹,可是丁宏不愿意就这样让大哈解锁,他让几人离远点,他要暴力破门。

就丁宏这比兵王还强大五倍的身体素质,堪比一只大象啊,只见丁宏对着大门就是一脚,“砰”的一声,没有踢开,感觉没面子,就又跳起来一脚蹬在门上,这次门还是不给面子,没开,可是却变了型,众人心中像是一万头驼羊奔过,这还是人吗?还是这门质量有问题?

想到这江邪在丁宏第三次踢门前把他拦了下来,说道:“姐夫,你休息一下,换我来。”

丁宏:“你确定你来?”

江邪:“确定。”

丁宏摊了摊双手,无奈道:“好吧,不过要小心。”

江邪自信满满来到门前,对着门来了一个正蹬,本以为就算没把这变了型的门给踹开,至少也要来个五雷轰顶般的响声才是,可是这一脚如同踹在了厚厚的水泥墙上一样,甚至连声音也没有多大。

最震惊的要数四少了,江邪的力量有多大,他们之间最了解,惊的不是踢不动门,而是丁宏这货到底有多大力气。

远处,穿来了若有若无的警笛声,为了赶在警察到来了之前冲进去,丁宏只好动用大哈了不到五秒大哈就已经把门锁打开了,丁宏来到江邪身边,安慰道:“你踢错地方了,这是纳粹国制造的新式防盗门,得踹在把手下面,那里是中空的,你再试试。”

江邪半信半疑,右飞起了一脚,“砰”的一声,门果然被踹开了,四少才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丁宏力气大到非人类,而是有诀窍的。

众人鱼贯而入,把雪儿拥在中间,进去一看,只见一个长得有些帅气的年轻人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一副强压着惊怒的样子,旁边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妖艳女人惊恐的看着众人,躲在年轻人后面不敢吱声。

年轻人看见了在几人中间的雪儿,恍然大悟,一张脸立刻狰狞了起来,拍着桌子咆哮道:“黄心雪,你这是要干什么,这是我工作的地方,你给我留下,其他人立刻给我滚出去。”

丁宏看都不看这年轻人一眼,一手拉着如烟,一手拉着雪儿,直接走到办公室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经过四少和闹闹身边时给了他们一个眼神,意思是看你们的了。

“这是谁啊,好大的口气,我韩尊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滚字赶出去的。”

沐漓在旁边加了一把火:“尊少,看来咱们几个只能在老家才能唬人啊。”

闹闹走到办公桌前,单刀直入道:“怎样才肯放弃雪儿。”

年轻人藐视地看了一眼闹闹,转头对着雪儿冷冷地道:“雪儿?叫得那么亲密,黄心雪,你这是几个意思?”

雪儿有点害怕但又鼓起勇气和那年轻人对视起来:“吴天,我今天是来和你解决事情的,不想和你吵架。”

“解决事情?我看你这是来谋杀亲夫吧!你看看,你带来的这些阿猫阿狗的,一个个的都那么凶神恶煞的你就不怕噬主吗?”

“也只有你这种人才会把自己的兄弟朋友当成狗。”

“那不正是他们想要的,只要把我伺候得舒服了,他们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

“你太自以为是了,当你遇到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连一个靠得住的朋友都没有,那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是有多悲哀了。”

“我不需要什么朋友,我有的是钱,只要有钱,要什么没有。”

原来这个年轻人叫做吴天,一直强迫雪儿要嫁给他,遭到雪儿的拒绝后,就利用了雪儿的家人来胁迫雪儿。

雪儿和这个叫做吴天的人针锋相对了起来。

这时丁宏开口了:“打扰一下,那个谁谁谁,你很有钱吗?”

“你说呢,在全国年轻一代,我至少能进前十。”吴天骄傲的说道。

“噢~……”

正等待几人恭维崇拜的时候,给他的吴天他的是其他几人戏谑的回应。

就在吴天正要发飙的时候,办公室电话铃响了,吴天接起电话,还没说话,里面就传出了一阵急促的声音:“吴总,不好了,咱们门口被堵住了,董事长进不来,正在下面发火呢。”

“谁那么大胆?怎么堵住了门口?下面的门卫都是干什么吃的?你立刻把他们辞退了,一群废物。”

“吴总,堵住门口的是九辆超跑,那些人现在正在您办公室呢。”

“我知道了,你告诉董事长一声,黄小姐正在我办公室,他就明白了。”

“好的,吴总。”

挂掉电话后,吴天立刻变了一副嘴脸笑眯眯地对着雪儿道:“心雪,等等爸妈都会来,你就不要再闹了好吗?咱们夫妻两的事回家后再说可以吗?”那变脸的速度简直可以拿到了影帝奖了。

“吴天别叫得那么亲热,我还没和你那么熟,请叫我黄小姐或是黄心雪。”

“你……”

吴天刚想要说什么,从门口走进来一对中年夫妻,一进来就用一种凌厉的眼神来回扫视着众人:“怎么回事?,雪儿,你怎么带你朋友来着胡闹?”

“吴伯伯,我是来告诉你们,我不会嫁给吴天的。”雪儿直截了当的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胡闹,婚姻大事岂容儿戏,这种事情不是你一个小丫头能决定的,要谈,让黄老弟来和我谈,还有,这不欢迎你的朋友,你让他们出去,你不准走。”雪儿的话把中年男子起的吹胡子瞪眼睛,直接下令赶人了。

丁宏看见正主来了,该是开始谈判的时候了,拍了拍手把注意力都引了过来:“好了,你们人都到齐了,咱们也来说正事吧,那个谁,哦,老吴,来,坐这,咱们来谈谈这事。”

老吴还没开口说话,吴天就跳出来,指着丁宏叫嚣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爸坐那,是想的就赶紧滚蛋,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吴天一说完,老吴就把他呵斥到一边,对着丁宏问道:“是在下眼拙,老弟是……?”

雪儿急忙站起来介绍到:“吴伯伯,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还有坐在这的这位女士就是京城五虎之家的人,那四人就是京城四少,站在他们身旁的是我朋友资产过十亿的一个隐形富豪,这位站着的女士是夜小姐的管家,至于我身边这位是……”雪儿为难的看了看丁宏,再看向夜如烟。

夜如烟和雪儿对视了一眼,明白了雪儿在为难该不该讲出她和丁宏的关系,就开口说道:“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夜家的女婿,怎么样我们够分量和你谈了吧?”

老吴在雪儿介绍到四少和夜如烟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办了,急忙应道:“够了够了,来来来,几位小友,这里太拥挤了,咱们到会议室去谈,那位置比较大。”

说完就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带头走了出去,经过门口秘书的时候,暗中示意,让秘书联系雪儿的父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