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雪儿的新生

众人随着雪儿的父母走到楼下,刚到楼下,警察也来了,很巧,领队的是打过一次交道的宋局长。

宋局长一见到夜如烟,急忙跑上前来恭敬的说道:“夜小姐好,您怎么会在这?”

夜如烟:“宋局长,你好,我陪朋友来谈一些事情,现在谈好了,我们有事,先走了,你先忙吧。”

宋局长:“好的,夜小姐请慢走。”

正当雪儿要被她父母拉上车带回去的时候,夜如烟急忙喊道:“黄叔叔,请稍等一下。”

雪儿的父亲疑惑的看向夜如烟:“夜小姐,还有事吗?”

夜如烟走上前去道:“是这样的,明天是我爷爷的大寿,我想带雪儿过去,今天就会出发。”

雪儿的父母一听明天是夜家老爷子的寿辰,心里一惊,但听说要带雪儿去,心里又是一喜,连忙说道:“可以,可以,是该去给老爷子拜寿,不过这时间有点紧,夜小姐能否等等,我给雪儿准备一下礼物,总不能空着手过去吧,这不合规矩。”

夜如烟急忙道:“不用不用,黄叔叔,雪儿能去就是一个很好的礼物了,老人家身居高位,送贵重的东西反而不适合,你说是吧。”

“呵呵,还是夜小姐考虑得周到,雪儿,你就跟着夜小姐他们去吧,要记得礼数,不用让人笑话了。”

“真的?你们不把我带回去了?”雪儿惊讶的问道。

“唉,对不起孩子,是我和你爸错了,我们太利益熏心了,没考虑过你的感受,你长大了,我们也老了,你也该有自己的生活圈了,你这些朋友很不错,可以交心,你要好好珍惜。”雪儿的母亲拉着雪儿的手一阵感叹。母女俩在那唠唠叨叨讲了十来分钟,知道黄父不耐烦催促了,母女俩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看着劳斯莱斯载着雪儿的父母渐渐远去,几人突然不约而同的暴起了一阵欢呼,雪儿更是喜极而泣大喊道:“givemefive。”丁宏几人立刻热烈的回应,一个个跑过去和雪儿击掌以庆祝雪儿的重生。

丁宏更是疯狂叫道:“为了祝贺雪儿的解脱和新生,咱们下午就去做慈善,如烟直接开播,好不好?”

“好~”

众人听说是做好事都一致同意,大家都兴致勃勃跃跃欲试。

“走吃饭去,我请客,咱们边吃边讨论等等的活动。”闹闹说完推着四少往车子那跑去,留下丁宏四人在后面看着他们打闹嬉笑,随后也跟着他们一起去开车了,他们没注意的是楼上有三个人正在用怨毒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九人九辆超跑,一路风骚过市,时不时的引起路人的一阵口哨和惊叹,还有几个穿得很时髦的妖娆美女朝着开启敞篷的四少和闹闹抛媚眼,惹得很多大妈在一旁直骂不检点。

十一点半,众人来到海都最高酒店,国际金融贸易酒店,楼层高达九十九层是世界十大七星级酒店之一,素有东方明珠之称,海都政府接待外宾都是指定这里。

九人来到酒店的最高层九十九层——云霄殿,一个十分威武霸气的名字,这里是整个酒店最豪华的一个包间,说到豪华其实也不尽然,只能用特别来形容,到这里来只能乘坐无框电梯,通过一个圆柱形的电梯通道直接升上来,整个房间是一个圆球形,犹如水晶球一般,据说是用玻璃钢和高强玻璃纤维等材料做成的,在强度上已超过了钢材料。

这个包间只有在正中间摆放一张特大的透明玻璃餐桌,能同时容纳二十人用餐,在晴空万里的时候,你可以鸟瞰整个城市,夜晚可以看见一个五光十色的国际大都市,也可以仰望璀璨的星空。

重点在于多云的天气,四周云雾缭绕,你的前后左右和上下都只有云,你会产生错觉,自己似乎是站在云上,那是一种何等的感觉,更不用说在云端上吃着美味佳肴了,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九人延续了今天早上的好运,开启了装逼模式的丁宏直接对着服务员说要最好的包间,哪知服务员素质还真没得说,很用心的询问了经理,得知今天的云霄殿还没有人预定,跑过来和众人说明费用和情况。

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原来在第九十九层用餐单是服务费用一个人就要九千九百九十九炎黄币,而且要整数来算的,丁宏九个人,但要上去就要算十个人的服务费,也难怪丁宏他们临时来还能订到云霄殿,这一般的富豪还真消费不起,一顿饭还没吃就要先付十万或者二十万,也只有那些顶级富豪才能承受了,但整个海都的顶级富豪虽多,但也不可能天天有人来消费吧。

今天刚好是多云的天气,云雾缭绕,几人本来愉悦的心情看见如此风景,更是增添了几分。

烤乳猪(听音乐,经常运动,会跳水)五千炎黄币。

鲍汁扣驼掌单价五百炎黄币。

一品梅花参单价五百炎黄币。

金牌乳鸽(每只都是参加过比赛获得过第一名的后代)单价两千炎黄币。

极品两头包禾麻(十分罕见)每司马斤(约合655克)五千炎黄币。

红烧金山勾翅价值十万炎黄币。

…………

……

一顿饭下来费用不少于二十万炎黄币。依旧是没有饮料的宴会,但笑声依然不减,大家享受着这美味佳肴与体会着这人间仙境。

闹闹举起装满果汁的杯子大声说道:“为了雪儿丫头的自由干杯。”

夜如烟也站起来道:“此时此景正好映衬雪儿又有一个好的开始,好的人生,干杯。”

沐漓:“只要感情好,不管喝多少;只要感情深,假的也当真;只要感情有,什么都是酒。雪儿恭喜你。”

韩尊:“一条大河波浪宽,端起这杯咱就干。雪儿恭喜你。”

东方少荣:“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雪儿,恭喜你。”

江邪:“这回被少荣抢先了,轮到我词穷了,友谊天长地久,饮料拿来当酒。雪儿,恭喜你。”

众人集体站起来,由于桌子太大,碰不到杯,全都跑到雪儿身边,集体干了一杯。

“Cheers~”

雪儿脸色潮红,十分激动道:“谢谢大家,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今天的自由,不管未来如何,你们都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不,是兄弟姐妹。”

重要的是我会爱你的.

因为我害怕寂寞.

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我变的恍惚了.

感觉这就该是我.

最终的幸福.

其实你真的是挺脑的,

在我耳边大呼小叫.

可你又是我掌中的宝.

我心上的骄傲.

是我灰心的时候,

带给我希望的药.

你有那么长的睫毛.

眨一眨眼泪就往下掉.

我的心开始如刀绞.

每一次我都罪责难逃.

我这乖乖的坏坏的丫头.

是我心上甜蜜的伤口.

你是对的,我是错的,

反正规矩都是你定的.

我那不胖也不瘦的丫头,

你总拼命找减肥的理由.

这种日子很有奔头,

只是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相守.

你有那么长的睫毛.

眨一眨眼泪就往下掉.

我的心开始如刀绞.

每一次我都罪责难逃.

我这乖乖的坏坏的丫头.

是我心上甜蜜的伤口.

你是对的,我是错的,

反正规矩都是你定的.

我那不胖也不瘦的丫头,

你总拼命找减肥的理由.

这种日子很有奔头,

只是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相守.

…………

……歌声在云端飘扬,感情在云雾里升温

众人齐声唱出《丫头》来表示对雪儿的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