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这东西居然还会走路

病毒源树再次受创,它又一次嘶叫起来,顶部的紫红色大嘴一张一合,粘稠的液体从嘴缝留下。

祝野退后几步,警惕的看着剩下的六根触手,他突然很想直接把那个恶心的大嘴斩了,只是顾忌到对方的触手还有六根,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病毒源树嘴上停下动作,六根触手同时发动攻击,祝野把120点的敏捷发挥到极致,脚下不停移动,在窄小的阳台空间中灵活闪动。

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一连挥出了三剑,同时斩断了四根触手,其中一剑同时斩断了两根。

病毒源树躯干不停抖动,根部突然发力,竟然直接从花盆中蹦了出来,粗壮的根茎支撑着身子,竟然开始移动了起来。

“我去,这东西居然还会走路!”祝野应对的十分轻松,抽出闲情吐槽了一句。

阳台的空间不大,也就是七八平米而已,外面又有防盗网拦住,唯一能够离开的空间就是一个一米多宽的走道。

然而走道那里已经被祝野拦住,它根本就出不去,粗壮的根茎就像是灵活的小脚丫一样,在地面不停的点动。

病毒源树似乎是知道不可能从眼前这个人手下逃得出去,动了半天的根茎停了下来,两根触手打向防盗网,想要突破这里从三楼直接跳下去。

“这东西还挺聪明。”祝野轻笑一声,哪里会给对方机会,来这里就是为了抓它,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跑了。

病毒源树的触手已经用来拉扯防盗网,祝野也不用顾忌,一个快步向前,直接一剑斩向大嘴。

大嘴的防御力并没有它的根部跟躯干那么强大,冰魄剑一剑直接斩断,绿色的液体犹如血液一般,从躯干顶部喷射而出。

大嘴在地上滚动了几下,没了动静。

祝野眼看机会来了,一口气斩断了对方仅剩的两根触手,随后又是一剑斩向了根部。

那是他之前斩了一半的地方,现在顺着那个伤口砍下去,没有丝毫的阻碍,直接断成了两截。

祝野用冰魄剑在病毒源树的大嘴、躯干、还有根部之间来回拨弄了几下,并没有发现杜楠所说的拳头大小的病毒结晶。

他也不担心对方会跑掉,根都被砍断了,算是彻底的断了生命气息,于是他走回了客厅里,却看到了血淋淋的一幕。

小男孩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丧尸,长发女人的身子也被吃的残破不堪,破碎的身体倒在了地上,肚子上裂开一个大洞,肠子滚了一地,地面上也满是血液,整个客厅里充斥着刺鼻血腥味。

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陷在墙壁里的菜刀拔了出来,只是他被小男孩给逼到了角落里,一屁股坐在那里瑟瑟发抖。

丧尸吃人他不是没有见过,今天下班的时候就亲眼见到过,但是现在被吃的是他的妻子,而吃人的那个则是他的孩子,现在他的孩子吃完了妈,又准备吃他这个爹了。

杜楠看着这一幕,轻笑一声,脸上带着畅快,似乎是对这个男人的处境感到很开心。

祝野反应过来,想要上去救下中年男人,却被杜楠拉住,他冷声说道:“不许救他!”

“你放开我!”祝野管也不管,一把甩开了杜楠的手,就要上去斩了那个男孩丧尸,杜楠却在后面大喊道:“前世就是他杀了我,同样也是他设计陷害了我的恩人!”

祝野脚下一顿,杜楠继续说道:“你救吧,就算你现在救了他,他也活不了多久,刚才你的宠物喷出的毒液,已经沾到了他的身体。”

祝野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中年男人的一只脚已经漆黑一片,整个脚掌都被腐蚀殆尽。

“救我……救救我……”中年男子察觉到了祝野有想要救他的心思,于是朝着他呼喊,希望对方真的能够救自己。

男孩丧尸同样也感受到了这边的动静,之前他只是挑选了离得自己较近的中年男人,但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一股让他感到危险的气息,所以只是把他逼到了角落,并没有扑上去。

被病毒感染之后,初期会有三种变化,一种就是直接变成丧尸,另一种就是抵抗住了病毒所带来的精神风暴,成为觉醒者。

最后一种则是感染体,他们同为丧尸一类,但是却拥有着智慧。

男孩丧尸很明显成为了感染体,保留着智慧,因此感受到了中年男人身上,毒彩蛇喷射出的毒液所带来的危险气息,所以才没有在一开始就直接扑上去撕咬。

男孩丧尸看了一眼祝野,盯着他手中的冰魄剑看,同样从上面感受到了危险气息,他又将目光转向了杜楠,顿时嘴角上咧,一个狰狞的微笑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四肢着地,极速转身,放弃了中年男人,扑向了杜楠,祝野立刻反应过来,猛的上前一步,速度飞快,手中冰魄剑斩落,一剑砍断他的头颅。

小男孩的身子无力的摔落在地面,脖颈处猛的喷射出血液,溅了杜楠一身,他的头颅在地上轻轻滚动,最终停在了中年男人的身边。

“啊!”中年男人怪叫一声,丢下手中的菜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一只脚已经因为毒液的腐蚀,彻底的失去了脚掌,扑腾一下又摔倒在地。

刚才因为过度的紧张,直到这时候才感应到腿部的疼痛,又是一阵阵怪叫,双手抱了上去,又立刻松开,但是为时已晚。

手掌上已经沾染到了毒液,同样开始腐蚀。

“哈哈哈哈!”

杜楠顿时狂笑了起来,笑声有些狰狞尖锐,直刺人耳膜。

他癫狂的笑着,朝着中年男人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菜刀,一脚踹到了他的头上。

中年男人本就因为剧痛,抖动不已,在这一踹之下直接扑倒在地。

杜楠狂笑着,抬起脚不停的踩踏着中年男人的脑袋,踩的他的脸都因为撞击变得破烂不堪,但杜楠并没有停下。

他坐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高高举起手中的菜刀,猛的砍了下去,顿时鲜血横飞,猩红的血液溅了他一脸。

杜楠伸出舌头一舔黏在脸上的血液,又一次癫狂大笑,手中落刀的速度变得更快,不停的砍着。

中年男人的身体已经彻底被毒液麻痹,感受不到任何的直觉,就连一次声音都没有发出,只是一直瞪大着双眼,大张着嘴巴,血液不停从嘴里流出。

每一次落刀,他的身体就会自然的抽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