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宝山看着宁乐一步一步走过来。

“拼了!”

宝山紧咬牙关,这宁乐虽然厉害,但他在牢里呆过一段时间,又不一定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想到这,他主动出击,掌心摊开,便要直切宁乐手臂中路,想要抢得先机,先发制人。

宁乐看到宝山走来,一把抓住了宝山的手臂。

而后一拳。

“砰!”

宝山连忙去躲。

躲开了一下,宁乐一拳再一次打出。

宝山反应倒是机敏,那拳头便是砸向了宁乐的拳头。

“啊!”

宝山发出了惨叫声。

宁乐再一拳下去,宝山只觉得拳头有着撕裂般的疼痛,哪里有机会再去躲闪宁乐的这一拳?

宁乐打过这一拳之后,强行压制住心中的负面情绪,如果压制不住的话,他很有可能杀了宝山。

啪!

他将宝山扔在了地上。

宝山捂着肚子,紧咬牙关,难以起身,只是一拳,只是一拳他竟然就浑身满是疼痛,站不起身来。

要知道,宁乐可是以一个人打过十个精英人物,他虽然在牢里呆过,和王强那种人比起来,又怎么是一个档次的。

“这——”云波和那个女人身体瑟瑟发抖。

他们被吓怕了。

在他们眼里,宁乐就是魔鬼!

他们不知道宁乐会如何对待他们两人,但回想起宁乐将那几个小混混打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时候,就一阵颤动,宁乐如果想要杀了他们,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知道,他刚才可是说过要废了宁乐。

宁乐如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

“你别过来!”云波身体发抖着,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更是一脸惨白。

当人所依仗的东西化为乌有,神色想来也和他们差不多。

“砰砰!”

两道声响。

宁乐将云波和女人这两个麻烦打昏倒在地。

而随即——

他靠在墙上,大口的喘息。

紧咬牙关,额头上的汗水啪啪的滴落。

倒并非是因为这几个小混混,和王强那些人比起来,这几个小混混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经验,想要击败轻而易举,只是这些人,还不足以让他累的大口喘气。

他之所以这般,是因为脑子里的负面情绪,那负面情绪冲击的脑子越来越痛,仿佛要爆发了一般。

魔障!

魔障!

这就是他师傅所说的魔障。

负面情绪的常年积累!

一直积压在内心深处。

“哈!”

宁乐靠在墙壁上,一脸痛苦,他绷紧了神经,紧握的双拳发出骨头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汗水洒落,他一直强忍着魔障冲破脑海意识的痛苦,只为了不让那负面情绪主导脑海,他听他师傅说过,负面情绪一旦爆发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疯子!

他还不想——

变成疯子。

呼吸紧促,喘息不止。

……

一直过了十分钟左右。

宁乐的呼吸,方才缓和了一些。

不过,他的面容依旧冷冷的,每当回想起他姐姐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和脑袋就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负面情绪更是如潮水一般滚滚流出,好在那负面情绪已经被他强行压制了下来。

“解释!”

宁乐喃喃自语。

他要回到家,听他姐姐给他一个解释,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需要向他姐姐要一个解释,因为,他只是他姐姐的弟弟。

……

宁彩心接到了自己最好朋友的电话,在西餐店吃完饭之后,便回到了家里,那个朋友本来打算让她多聊一会,被她婉言拒绝了,她害怕时间太晚,宁乐会担心她,如上一次那般,两日都没有回来。

她不想这种事情在发生。

换上拖鞋,宁彩心露出白嫩可爱的小脚,下意识的喊了一句:“小乐!”

她想要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回家了没有,毕竟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我在!”宁乐的声音响起。

宁彩心听到宁乐的声音,只觉得宁乐声音有些不太对劲,比起以前,沙哑了很多。

“难道是上火了?”宁彩心心里暗自想着,旋即走进屋子,道:“小乐,你上火了吗?如果上火的话,我帮你去买一些药!”

“不用!”宁乐抬起了头。

这个时候,宁彩心看到了宁乐的脸。

宁乐就坐在床上。

“小乐,你到底怎么了?”宁彩心美目看向宁乐,只觉得宁乐身体上下有了什么不对的地方,无论是仔细一看还是乍一看,都只觉得宁乐浑身上下没什么变化,可是,她很敏锐的发现了不同。

是神情。

看得出,宁乐的脸上神情与往日大为不同。

“小乐,你怎么了?”宁彩心再一次问道。

“没什么!”宁乐微微吸了一口气,道。

“你别这样,别让姐姐担心,好吗。”宁彩心连忙坐在宁乐旁边,问道。

很少,不是,从来没有见到宁乐这个模样,自己这个弟弟很少生病,今天这是怎么了?

宁乐摇了摇头,道:“今天你去了西餐厅?”

“对!”宁彩心诧异的点头。

“那个人是谁!”宁乐问道。

他还是无法掩饰心中怒气,那是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那个人?”

“就是,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人!”宁乐说道。

“是我同学!”宁彩心回答道。

“你们是什么关系!”宁乐再一次问道。

“很好的朋友关系!”宁彩心如实回答道,自己这个弟弟,今天到底怎么了?

“很好的朋友关系?”宁乐怒色上涌,轰然起身,咬牙说道:“好到什么样的关系?你喜欢他?”

好到,他可以和宁彩心做那种亲密的举动?像是情侣,很讽刺,像是有一根针在刺着他的心,让他难以忍受那强烈的疼痛,他脾气很好,以至于,很少发火!

但是,他忍不住,忍不住心中怒气!

为什么!

宁彩心看到宁乐的表情,脸上惊慌失措,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小乐,你今天怎么了。”

“西餐厅,有咖啡,有红酒,也有牛排,更有西方音乐。很浪漫!也很有情调!”宁乐一字一顿的说道,他说话很慢,像是从牙缝里逼出来一样,而说罢这话,他转身就走。

“那个人很好看,祝你们幸福!”

天知道,他说出这话,到底有多难。

话音落下,宁乐将门狠狠的关上,他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

宁彩心看着宁乐离开,那一声砰的关门响声,不是在她耳边徘徊,而是在心里,重重的,像是给予心灵重大的打击。宁乐,就这么走了?不曾说过一次再见,也不曾安静的关上门,而是摔门离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彩心浑身无力的瘫在床上。

“他走了……”

宁彩心喃喃自语。

她抓着自己的胸口,揉捏的衣衫凌乱,她那里好疼。

“好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