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凌在江湖上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组织,说起这个血凌,真是令人闻风丧胆,却不知道这个血凌是何来历?多年来,朝廷派出多少人马来围剿血凌,可没想到,没等官差上山一步,却早已被血凌的人全歼于山下。凌山上,地形险峻,沿途设有五行八卦之陷阱,若无熟人指路,恐怕没等到爬上山头,就早已死了。我祥云浩这么多年来从未踏足过江湖,怎么会招来这些人?”祥云浩渐渐地冷静下来,望着窗外盛开的桃花,深思沉吟道。

“慕嵘,再给我查,这里面一定有蹊跷,还有,萱儿她真的死了吗?本王可不信。”祥云浩蓦的转过身来,眯着那双犀利的鹰眸,冷峻的说道。

“是,王爷。”

“砰。”的一声,从窗外突然的射进一枚镖,祥云浩顺着镖头射过来的方向看去,那枚不知来历的镖射在了太师椅旁的一根柱子上,镖头上还插着一张字条,祥云浩一怔,连忙的走过去,将那枚镖头拔下来,取下那张字条,一看:“萱儿在皇宫。”

“王爷,那上面写的什么?”慕嵘好奇的问道。

“这上面说,萱儿在皇宫。”祥云浩看着这张字条,静静的说道,神情中充满了疑惑。

这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消息?有何目的?

“萱儿姑娘没死?在皇宫?那放火的人与萱儿姑娘的失踪岂不是有着密切的关系?”慕嵘拧着眉头,疑问道。

“有没有关系,的确可疑,萱儿会在皇宫?那么,究竟是谁掳走她的?又是如何知道萱儿在本王府中的?也许有人假借血凌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人是他救走的,火也是他放的,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给我们传递消息的人又是谁?”祥云浩紧皱眉头,深思道。

“王爷,您看,这字条当中的字迹,清晰,娟秀,还带着一股女人的芳香味道,看来这是一个女人所书。但萱儿姑娘身陷皇宫,王爷又岂能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当今皇上,她这么做的用意究竟是什么?”慕嵘紧紧的盯着这字条,言辞犀利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挑起事端,那么,这个人究竟又是谁呢?慕嵘,你派几个心思细密的手下进宫去打探一下,看看有什么状况?”

“是,王爷,奴才这就去。”

翌日清晨,隆德殿那张金色镂空大木床上,一双又长又密的睫毛轻轻的颤动了几下,灵动的眸子眨了眨,这才醒来。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大好漂亮啊!”萱萱瞪大了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金碧辉煌的天花板由衷的赞叹道。

“你若是喜欢,可以天天的睡在这里。”耳边,突然的传来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那是祥云涧。

“啊,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我……我……我这是又在哪里?我的衣服呢?你把我的衣服丢到哪里去了?”萱萱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祥云涧,一手飞速的从一旁扯过一床被子遮着自己的光洁的身体。

不用说,她又让他占尽了便宜,她又是恼恨又是脸红的垂下了头,心底间却莫名的涌上了一丝喜悦。

真好,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你不记得了吗?要不要朕好心的提醒你一下?”祥云涧冷哼一声,脸色很不悦的瞪着她。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忘的倒真快。

“我不记得你在我身边啊!”萱萱低着头,红着一张小脸,小声的说道。

我只记得,当我在四王府昏睡过去,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呀!

“哼,是吗?那么,是谁跟朕说了一夜的甜言蜜语?又是谁跟朕亲密了一晚上?你说呀!”祥云涧紧紧的抓着她的臂膀,不停的摇晃着她,企图让她彻底的清醒过来。

难道那些话都是假的吗?他决不相信。

“难道……是我吗?”萱萱被他摇得七荤八素,一阵晕眩,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她微微的抬起头,轻轻的说道。

“废话,不是你还是谁?你以为朕跟空气睡了一晚上吗?”祥云涧仍旧不客气的大声说道。

“……”这一次,萱萱保持了沉默,深深的埋下了头,那是因为羞的她整个小脸就像熟透了的苹果,红通通的。

“不过,朕倒是非常喜欢你,非常的爱你,你愿意做朕的爱妃吗?”祥云涧看到她害羞了,唇边不经意的浮出了一抹笑意,暴躁的性子也随之缓和下来,他轻柔的将她拥入怀中,极温柔的说道,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我……”萱萱怔住了,她没想到他会这样的问她,她的头紧紧的埋在祥云涧的怀中,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能从他强烈的心跳感受着他浓浓的爱意,这一刻,她心动了!

“说话呀,你可不是哑巴。”祥云涧双手捧上她的小脸,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

“你再不说话,朕就要对你不客气了。”祥云涧的眸光邪肆的瞄向萱萱那微微露出来的雪白的酥。胸,一脸坏笑道。

“啊,不要。”萱萱顺着祥云涧的目光望去,正见他色迷迷的瞧着那种地方,她一面惊叫一面又将被子往上拉去。

他怎么可以这样呢?羞死人了。

“还不回答我吗?”祥云涧又是追问。

“我……我答应好不好,你饶了我吧!”萱萱无奈的苦着脸求饶道。

我可不要你再这样色迷迷的看我了。

“干吗弄得自己这么紧张嘛?放轻松些,放轻松些……”没等他说完,他一手野蛮的拽掉萱萱手中的锦被,一手将她拉至怀中,看着怀中心爱的女人,水眸含情、粉面桃红、红唇欲滴,他实在把持不住的吻上了她的红唇,再次掀起了一片火热……

“皇后娘娘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