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中,萱萱突然的感受到丝丝的冷意向周边袭来,她蓦地睁开了双眼,见一双充满了阴冷的眸光的黑衣人,正向这边走来,她顿时吓得脸色一片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要做什么?”萱萱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身体扑通扑通的向后退去。

“你既然什么都看到了,我就不会让你活到明天天亮。”黑衣人甲阴冷十足的说道,那鬼魅般的语气令萱萱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我……你们到底是谁?到底来做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求你不要杀我……”萱萱吓坏了胆子,一双有神的大眼睛噙着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黑衣人甲,颤颤的说道。

不要杀我啊,我可不想做个冤死鬼,至少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死了岂不是太冤了。

萱萱咬牙暗自的嘀咕道。

“大哥,先杀了她,她看到了我们就得死。”黑衣人丙走上前来,冷冷的说道。

“不……我……我刚刚是感觉到了一丝冷意才……才突然的醒来的,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情啊……”

祥云涧,你个大混蛋,你个大笨蛋,你的隆德殿都被人给盯上了,你还不快回来,还不快来救我,该死的,你究竟在哪?

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往下落,萱萱害怕的咬牙臭骂道。

“原来是个怕死的女人。”黑衣人甲轻蔑的勾起了一抹唇角,不屑的说道。

“哼,人的一生哪有不怕死的?古人云,死有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就看这一生死的值不值了,我若因为你们这些小小刺客而轻易死去,那我岂不是太不值了!”萱萱挺起胸来,回瞪他一眼。

祥云涧你个傻子,怎么还不回来?

“三弟,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继续?”黑衣人甲余光一瞥身旁的黑影,冷冷的怒斥道。

“好,你继续跟这个小美人拉呱,我继续。”说完,黑衣人丙闪电般的消失在眼前。

“哼。”萱萱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

呸,你当他是谁啊?拉呱(聊天)?跟这个吃人的魔鬼拉呱(聊天)?我不想活了,我只想暂时的保住我这条小命。

“姑娘,你说我该怎么杀了你呢?”黑衣人甲邪魅的一笑,道。

“最好的办法便是……你把我打昏过去,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萱萱眼珠一转,自作聪明的赔笑的说道。

最好让外面巡逻的侍卫看到,将你们统统包围起来,你们就难逃一死。

“你倒是聪明,可是我偏偏不喜欢玩这么简单幼稚的游戏,如果你明日醒过来,难保不会对祥云涧说出今夜的事。”黑衣人甲邪魅的说道。

竟然把我当三岁孩子耍,真是岂有此理!

若不是看在你是个姑娘的份上,我早就一刀把你劈了。

“你们今夜一定是为了刺杀皇上的吧?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因为我跟祥云涧也有仇啊,他杀了我全家四百余口,呜呜,只可惜,我是个女孩子,没有办法为全家报仇,只有……只有采取这种办法来接近祥云涧,才会有机会刺杀他呀……呜呜,爹娘啊……你们死的好惨啊……呜呜……”萱萱撒下瞒天大谎,背着他,暗自掐了一把大腿,豆大的泪水簌簌而落,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

你要再不相信我,我就没辙了,拜托大哥,你赶紧的滚吧,我看见你,就忍不住的打哆嗦呀!

呃,貌似这个可怜的身世有些像雍正年间的吕四娘哦,亲爱的吕大娘,不,巾帼女英雄,现在我为了天竺国的皇上,不惜借着你悲惨的身世保住一条小命,希望你在天有灵能够保佑我顺利通过哟,我会在人间多为你烧柱香的,拜托了,拜托了!

“你……全家四百余口都被祥云涧给杀了?你来这里……就是为了伺机报仇?当真吗?”黑衣人甲微蹙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自然当真了,呜呜,我可怜的爹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萱萱一边拼命拼命的挤着泪水放声大哭一边从手指缝里偷偷的瞧着黑衣人甲的神情……